微言微语

辛丑牛年的祈愿

音频 10:11
Des habitants de Pékin marche dans la rue Qianmen, le 11 février 2021, avant le début des célébrations du Nouvel-An lunaire, qui marque le début de l'année du buffle le 12 février.
Des habitants de Pékin marche dans la rue Qianmen, le 11 février 2021, avant le début des célébrations du Nouvel-An lunaire, qui marque le début de l'année du buffle le 12 février. AFP - NOEL CELIS
作者: 桑雨 | 桑雨
49 分钟

辛丑牛年伊始,朋友圈充满各种祝福于祈愿,就用朋友圈一位70后诗人朱建业的诗《新年祈愿》来开局,他在诗中写道:

广告

诗人朱建业的诗《新年祈愿》来开局,他在诗中写道:

我祈愿新的一年

雾霾里长出蓝天白云

杀伐中白鸽翩翩起舞

污染的江河恢复清澈

贫瘠的土地生机勃勃

甚至 地沟油里都能

熬出真诚和善良

我愿时间终止于苦难

而重启于幸福

我愿万物灵魂的歌唱

穿透肃冷的冬天

拂去苍老的浮云

我祈愿看到

所有苍生相爱的样子

像新生的婴儿般

清新、纯粹、干净……

庚子年的最后一周,社交平台在向两个人致敬,一个是新冠病毒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二月六号是他去世周年祭,另一位是北京出版人耿潇男,二月九号她因言获罪被中共当局判三年监禁。 都说这世上没有从天而降的英雄,只有挺身而出的凡人。正如网友张以荣发帖所说:“在举国欢庆除夕之际,不能忘了那些为了这国的文明进步而失去自由的英雄,特别是不久前刚刚入狱的张展女士,刘艳丽女士以及刚被庭审的耿潇男女 士!.…~ 是他们不屈不饶的抗争和无私的付出,捍卫着这国的文明底线,他们是这国真正的脊梁,他们是黑夜里一缕微弱的星辉,照耀着中华大地,指引着我们前行的方向!

李文亮2020年2月1日在接受《财新》专访时说:“一个健康的社会不应该只有一种声音”,这句话将永远伴随人们对李医生的祭奠,成为对所有声音必须姓党的当下中国现状的持久鞭挞!

一位网友在李文亮去世周年祭日发帖说:“去年买不到白烛,问妈妈要了一支红烛,在阳台点燃,静静地坐了许久。 我曾经很多次都有说过,祭奠和纪念李文亮医生,并非是纠结于他,到底是不是英雄,而重要的是,他是一个时代,一个世界史上的坐标。 他的样子总会渐渐地模糊,省略,但是他起始的事情,却总在历史的长河里滴水。 有些故事,你不提,情绪自然的安逸,有些事情,你一回忆,就会涌上很多复杂的心情。 悲悯,愤怒,困惑,无可奈何…… 一个并没有怎么远离的时代,却又像所有的那些历史事件一样,似乎隔了很多年很多年。 李文亮医生的身后,是那些原本不属于死于这个时间线的偌大的人群,熙熙攘攘,结伴离开这个让人痛恨又深爱的世界。 这些人,有你完全不认识的,也有可能是你的亲人。我们如何去一一区分每个人的心情呢? 无法区分。 放眼整个世界,这一年都是告别的一年,和家人告别,和友人告别,和文明良知告别,和曾经的自己告别。 如果是这么多的告别,应该有些什么值得我们记下来,以文字,语言,以每个人的记忆去刻录下来? 人类的文明在记录里苟延残喘,在行文中懂得隐晦和掩笔。 去年的阳光,今年还在冷冽的风里淡淡的灼烧。 只不过,冷清地街道,陆陆续续迎来匆忙,在擦肩而过的来来往往里,有些人眼里只有明天的赶路, 有些人回望着昨日垂泪。

要记得那些离开的人们呀! 要记得那些悲痛的狰狞呀! 要记得所有不屑的嘲笑和歌颂呀!”

《我走了,带着一张训诫书》

作者:安静的萍

天还没亮,我走了!

我走的时候,渡口很黑,无人相送,只有几朵雪花落在我的眼底。我一思念,它们便从眼眶滑落。

黑夜真黑,黑得让我想不起万家灯火。我一生追求光,我自诩很明亮,但我拼尽全力,却什么也没点亮。

谢谢你们,昨夜冒着风雪来看我的人!谢谢你们整夜不眠,像守望亲人一样把我守望!可是脆弱人间,没有奇迹。

我原本平凡而渺小,有一天我被上帝选中,托我将他的旨意转告苍生。

我小心翼翼地说了,于是,有人劝我不要惊扰太平,他们说:你没看见满城繁华开得正艳吗!

为了让全世界继续相信现世安稳,我只好守口如瓶,还用鲜红的指印保证——我说的话都是童话,戴花冠的致命皇后从来不曾下凡作乱。

就这样,天下继续熙熙攘攘,谁也不知道,巨大的悲伤即将把城门深锁。

后来,上帝大怒山河失色,我也病了。再后来,我的家人都病了。我们像千万片雪花一样,你一片,我一片,各自飘零。我曾以为,只待春江水暖,我和家人便能再度重相逢。到那时,我们就坐在鹅黄的油菜花田,把花儿一朵一朵地数,把日子一分一秒地过。

等啊等啊,我只等来了昨夜小雪,上帝摸摸我的头,爱怜地说:乖,跟我走吧,人间不值得!

我一听就泪落如雨,虽然人间苦寒,上帝温暖。但我怕过了奈何桥,偶尔回望吾乡,再也望不见一家老小。

其实,我的风骨早就被拍死在一纸保证书上。我继续阳光朗照地活着,歌颂生命,赞美松柏,那是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而今,我的肉身也死了。

在我成为一粒尘埃之前,我又静静地怀想了一遍故乡的黑土白云。多想回到小时候啊,风是尽情飞舞的,雪是洁白无瑕的。

活着真好,可我死了。我再也无法抚摸亲人的脸庞,再也无法带孩子去看东湖春晓,再也无法陪父母去看武大樱花,再也无法把风筝放到白云深处。

我曾依稀梦见我尚未出世的孩子,他(她)一出生就眼含热泪,在人潮人海中把我寻找。对不起,孩子!我知道你只想要一个平凡父亲,而我却做了一个平民英雄。

天快亮了,我要走了,带着一张保证书,那是我此生唯一的行囊。

 谢谢世间所有懂我怜我爱我的人,我知道你们都在黎明等候,等我越过山丘!可是,我太累了。

此生,我不想重于泰山,也不怕轻于鸿毛。我唯一的心愿,就是希望冰雪消融之后,众生依然热爱大地,依然相信祖国。等到春雷滚滚,如果有人还想纪念我,请给我立一个小小的墓碑吧!不必伟岸,只须证明我曾来过这个世界,有名有姓,无知无畏。

那么,我的墓志铭只需一句:他为苍生说过话。

    

庚子岁除,丑牛将至,霾毒未散,病毒复扰,千家裹足,万户倚门,翘盼朗日晴明,还我康乐人间

春节来临,一定要为这位最美丽的女人献上一束花![玫瑰][玫瑰][玫瑰]

——你并不孤独![合十][合十][合十]

网友:向耿潇男女士致敬

除夕日,在这里为自己、为家人,为还在黑暗中忍受苦难和不公的同胞,为那些努力点亮烛火照亮黑暗的人们、为那些排除各种阻碍奋力前行的人们,献上祷告和祝福!

女人是一个时代的风向标,耿的个人魅力确实不一般!——耿xiao男:“我是老板,其他所有人都是按我的指令所做,希望减轻员工的处罚,能把所有责任集中处罚在我身上,我将不胜感激”!

诗人也也在一首题为【明智的女囚】的诗中这样写道

我真正喜欢上这个女囚

是从她放弃辩护开始

太明智了 我爱上了她的明智

我知道她有没有罪

她也知道自己有没有罪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定罪者有没有定罪的资格”

“这不是我说不的地方”

明智者的明智之处是明白自己

应该做什么,不必做什么

这世间,明智皆由‘l代价”置换

这世间,有一种“代价”往往价值连国

(也也2021-2-9

心悦白云4

侠女耿潇男的庭审视频在被浏览86214次之后,被法院删掉了。怕啥? 敢审判,怕被看?

李承鹏:这位女士平时很仗义,见识也很高,

这次独自扛下所有的罪,从容,坦然。

我很敬重她。

张雪忠ZHANG Xuezhong

在权力不受制约的专制国家,不公正的事情有可能降临到任何人身上,但那些为公义挺身而出的人,总是要比常人承受更多的迫害与磨难。在敬佩之余,也祝愿耿潇男女士身体健康,内心平安。

网友高氏兄弟在一首题为《致耿潇男君》的诗中这样洗到:

庚子风沙劲

潇潇暮雪凉

男君吞罪狱

义勇史流芳

Gancheng Wang

当这国的优秀女儿前赴后继地走进监狱,中共暴政还有什么可怕!

刘艳丽:湖北人,2020年4月24日/“寻衅滋事罪”/四年。

张    展:陕西人,2020年12月28日/“寻衅滋事罪”/四年。

耿潇男:四川人,2021年2月9日/“非法经营罪”/三年。

董瑶琼:湖南人,因泼墨习像第三次抓紧精神病院。

李翘楚:许志永妻子/煽颠罪~

问非轩辕:她被判监三年。不少朋友在感叹“好人没好报”。在此国,“好人没好报”才是符合现实逻辑的。好人,见苦难而心悲悯,遇不平则怒拔刀;做好人就意味着将承担更多,也就意味着将受到更多的伤害。我常在想,既然好人没好报,那为什么还要选择做一个好人呢?以前我给自己的回答是:因为我把自己当人。而在一个溃败的、不把人当人的环境里,一个人如果要求自己做真正意义上的人,那他就极可能成为我们所认为的好人。

除夕日,在这里为自己、为家人,为还在黑暗中忍受苦难和不公的同胞,为那些努力点亮烛火照亮黑暗的人们、为那些排除各种阻碍奋力前行的人们,献上祷告和祝福

这些女子,这个时候本来是应该陪着家人,享受着天伦之乐,但是,他们现在却身陷囹圄,扛下了所有的罪!

——一个需要英雄的时代是悲哀的!

《我听得见我看得见》

我听见远方静谧的幽谷传来野狼在夜空的绝唱。

我看见天空的雄鹰在蓝天白云间自由地翱翔。

我听见山坡的荒冢冤魂在夜深人静时嘤嘤地哭泣。

我看见午夜的荧火在坟茔间徘徊游荡。

我听见苍生在嘶哑着喉咙无力地呐喊。

我看见病榻前无数哀鸿彷徨无助的泪光。

我看见萨达姆被人民送上了绞刑架。

我看见卡扎菲被乱枪射进胸膛。

我看见齐奥晒西裤夫妇双双倒下。

我听见远方传来枪炮隆隆如春雷般炸响。

我知道黑夜漫长,

但,天一定会亮。

我知道公鸡已被刽子手掐断了脖子,

但谁也阻止不了明天会升起太阳!

祝愿新的一年里

老有所养,不论贵贱!

病有所医,不论贫富!

幼有所学,不论户籍!

人人平等,不论身份!

今晚,多少人在装着欢度春节

作者:甘典江

今晚,有人装着在贴春联

祖先的门神,还保留着千年不变的姿势

不喝酒的人是很傻的

放鞭炮的家伙,在驱赶自己的孤独

讨债的大哥,请你千万不要恶意

我练着书法,抄这样的句子

当为贫寒的人和孤儿伸冤

当为困苦和穷乏的人施行公义。

屏幕上,很多面孔陌生了

哪一首歌,都唱不出熟悉的旋律

就地过年吧,我远方的兄弟

姐姐,今夜我不想朗诵浅浅的诗

在公众号上发表文章,越来越纯洁

他们的相声,越来越通俗易懂

所有的节目都要沉潜体悟

活在当下,内心的驱动非常重要

先知没有了,远方是骗人的抒情诗

姐姐,请饶恕我吧

今晚,我想告诉你,丑到极处的石头

根本没有审美的价值

我们都是废都的读者

我们最擅长的,就是把两只无地彷徨的蝴蝶

编排成一部中国特色的协奏曲

2021-2-11除夕之夜

《坐待天明》

 作词:徐锦川

在广袤的大地上有一双双眼睛,

在最黑最黑的夜里(我们)期待着光明。

清清的溪水流淌,

密密的树林低声。

是什么捆绑了我们的身躯,

为什么我们得不到安宁。

来吧,把孱弱的人扶起,

来吧,把昏睡的人唤醒。

看哪,那万古苍穹,

自由,是那颗最亮最亮的星。

江河会冲刷出新大陆,

阳光照耀着海岸线,

我们坐待天明!

风雨如晦,坐待天明。

鸡鸣不已,坐待天明。

坐待天明——我们坐待天明!

你看那曦光,已经照进了我们的眼睛。

千秋

著作人/王锦江

我穿夜行衣归来

僧侣见我一身鳞光

盗贼见我遍体火焰

天神见我的灵与肉皆是钉伤

这沉睡的老祖国啊

洪水退尽

高墙崛起

废宫里祼醉的疯皇帝

集香木而歌

井边悬刃的屠夫

在等待那颗逆天的脑袋

星空酝酿着响雷

洗罪洗冤的夏日雪

将中止狂热而荒悖的造物史

马是马,鹿是鹿

猛兽是猛兽

无数讷讷的木头人

排成枯槁的森林

或许,它们已然死亡

忠烈与奸诈

不写在脸上

风扯开十亿张纸面具

哭喊声碰撞坟场

谁也逃不出巨大的监牢

疯皇帝,屠夫,木头人

我从另一个梦境归来

我的老祖国

依然,白发三千丈

鬼话一箩筐

每逢佳节倍思亲

Original 右手墨迹 右手墨迹2 Today

又是一年除夕夜,电视里全国上下都是欢度佳节的喜庆气氛。似乎只有这些务虚的东西才会全民共享,真正实际的比如财富、福利却从未全民共享过,想想真是悲从中来。

记得去年春节前一天武汉封城湖北封省全民禁足,当武汉人都因为恐慌挤进各大医院的时候,武汉的定点医院被挤爆了。病人没日没夜的排队,医护没日没夜的加班,殡葬车殡仪馆没日没夜的运转,但人不是机器,他们有血有肉有情感,会难过会愤怒也会崩溃。

记得去年的大年夜,当所有人都跟家人在一起吃年饭、看春晚的时候,武汉定点医院有些医护因长时间加班,加上巨大的心理压力,在办公室里抱着同事崩溃大哭;做完手术劳累了一天却联系不上领导的医生在电话里委屈的哭泣;还有辛苦加班到深夜,回到办公室发现桌上只有几桶泡面,官员却公开对外表示湖北物资充足的医生的悲愤。还有成千上万的武汉人因为试剂盒紧缺,无法确诊只能等躺在医院走廊的病人们,他们很多人还没来得及确诊就已经去世。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领导们的奢靡安逸。比如武汉中心医院的前任书记蔡莉,别说除夕夜那么多医护加班加点共同战役的时候她不在医院,就算是那么多同事住进ICU时她也没去过医院。甚至在李文亮、江学庆等几位医生去世她被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时,被上面责问时,她才去了医院。

就算去了还要给自己的办公室装花洒、装风暖,因为她怕冷。好像这个世界就只有她怕冷、怕死,别人都不怕冷更不怕死。或者说她认为只有她的命是命,别人的命都贱如草芥!否则在病毒泛滥的时候怎会禁止医护穿防护服、戴口罩,又怎会拒绝送到家门口的捐赠物资?!

虽然春节是中国最重要的节日,是亿万国人不远万里也要和家人团聚的日子。去年在这个特殊的节日里,还是有那么多义士为了给武汉医护运送物资,急匆匆的抛下家人就上了路。

我记得除夕当天武汉就有很多医生在朋友圈求援,因为封城之前的武汉卫健委并没有提前储备紧急物资,致使奋战在一线的医护们,别说防护服、氧气管了,就连上战场要用的口罩和护目镜都急缺。

不管地方治理能力多低,中国人向来是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医护们朋友圈一呼喊,民间立马有人联系物资、有人联系货车、有人联系运送,到晚上的时候广州民间筹措的物资车已经开到武汉,却因为没有通行证而无法进城。

不知道那个时候的领导们,是在吃年饭还是在看春晚,反正那辆物资运送车在高速口等待的时间要比从广州开到武汉的时间长的多。而物资车多等的每一分钟都是医护们用生命抗疫的每一分钟,也是患者和死神搏斗的每一分钟。

直到今天我们都不知道那些筹措物资、运送物资的义士到底是谁,叫什么名字,但我们应该记住,在武汉最艰难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是他们最先伸出了援助之手。在那个时候也许几车物资解决不了整个武汉的问题,但它却点燃了孤军奋战的医护们的一点希望。也让全世界都看到,当大灾大难来临时,出手最先最快最高效的永远是民间力量。

2021年的春节马上就到,因为疫情防控需要,刚入腊月官媒就开始鼓励就地过年,告诉人们要支持国家政策,要就地过年,还通过严查核酸检测结果等政策阻止工人返乡过年,字里行间都充斥着强迫返乡的傲慢,认为他们就应该奉献牺牲。

直到张文宏公开说“就地过年是人们为配合防疫做出的牺牲”得到网友普遍支持的时候,官媒才转变了话锋,承认就地过年是人们配合防疫所做的牺牲。

在官媒的观念里,普通人似乎只有奉献牺牲的义务,却从来没有共享成果的权利。如果我们默许了这种观念的存在,就是在默许权力对我们的侵害。

又是一年除夕夜,去年的事情还历历在目,希望去年那些在一线拼命的医护们今年能跟家人团团圆圆,好好吃顿年夜饭;希望去年奔波在路上的义士们今年别再奔波劳碌,能够欢欢喜喜过大年;希望那些在疫情期间坚持送货的快递员、志愿者们,平安喜乐多好人有好报;还希望那些逝去亲人的人们,能够在对亲人的思念中给自己一个拥抱,平平静静的过个年。

最后让我以在朋友圈转发最多的薪酬牛年祝辞来结束今天的节目,祝愿新的一年里

老有所养,不论贵贱!

病有所医,不论贫富!

幼有所学,不论户籍!

人人平等,不论身份!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