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文化艺术

撑破天,撑破地,撑到春暖花开的新轮回- 记巴黎 Asia Now 当代亚洲艺术沙龙

音频 12:35
巴黎 Asia Now 当代艺术沙龙
巴黎 Asia Now 当代艺术沙龙 © Asia Now
作者: 安东尼
25 分钟

法国的新冠疫情在迅速回潮里起起伏伏, 今天3万多人阳性,明天1万多人阳性,后天2万多人阳性,咖啡馆关门,街头宵禁;企业破产,员工失业, 国债高企等一系列指标清楚地指向宏观经济在调控中的短期稳定和中长期的不确定性。在艺术品市场低迷面前,商家们有两种选择。要么像巴黎最主流的Fiac沙龙那样,干脆取消。这样,排除了经济风险和卫生风险。 要么像10月20日开幕的 Asia Now, 抓住 Fiac 失约的机会,把欧洲与亚洲当代艺术有关的商家组织到一起,冒着风险赌一次,至少让社会看到艺术品经营者和他们的联合平台在最困难的日子里也不放弃,艺术家在,艺术品在,画廊在,沙龙在。大家明明知道现在的社会气氛完全不利于销售,他们还是要用所有的力量撑着, 相互鼓舞,共同面对,保护乐观。

广告

从在Asia Now 上亮相的作品内容上,我们看得出来,无论从是平台组织艺术家的思路还是艺术家创作的思路,都反映出对社会新秩序、艺术新体系的呼唤。虽然这种呼唤并没有特别具体明确的指向,但是艺术界作为社会的一个组成部分,和在新冠疫情导致的经济重创里夹缝中生存下来的各行各业一样, 都用自己的方式提示社会运转体系朝更适合人们生存,甚至更能满足幸福感的方向改变。

德国策展人杨天娜为一位德国藏家在“交流模式”展场( Format Exchange )物色了艺术家田德熙。 德国藏家从事理财工作,她要找目前还没有市场的好艺术家,她来提供这些艺术家到 Asia Now 当代亚洲艺术沙龙展出的场地费用。杨天娜负责判断什么是好,由她推荐和组织田德熙的展览。田德熙一直以来为巴黎著名的艺术家做助手,同时他为自己安排了一个可以尽可能少受都市那种忙碌和烦躁的当代平民生活伤害的田园环境,保持了创作者诗意的精神空间。他用助听器,用孔雀毛,用树枝,用铜铃做成的作品,寄情于物,浓缩了他细微的体验,作者希望让材料的脆弱和敏锐,唤起观众对他的体验的身临其境,分享一份诗意。从展览组织的角度,杨天娜要帮助田德熙, 要让这位还没有什么市场的艺术家冲破现有艺术市场体系的藩篱,尽快撑到在市场上飞起来的那一天。

Thomas Ballouhey 是策展人 Morgan Morris 介绍给我认识的设计师。他用工业铝板通过具有平面设计感的纹理打磨和手工感的切割做成架子,用沙子和胶水把塑化材料做成粗犷的巨型玩具般的多用插座组合,灰黑相间,在材料的阴沉中表达出一种作者对传统概念里的工业感,和对这种工业感的有目的的, 有方向性的,有局限的,有克制的装饰。 但是Thomas Ballouhey感兴趣的并不是作品的视觉效果本身, 而是把他对材料的改造和对实用功能的疏远作为一种改良实践的实证说明,告诉观众,你们自己也可以参与改变,按照你们的喜好,你们的需要,你们的冲动去改变习以为常的东西,让它们在另一种机理,面目和体量里,在形态和功能的新的关系里找到适合你的生存空间的恰当。和田德熙不同,Thomas Ballouhey 在作品里几乎没有透露任何对感性激素的追求,他在一群扮演天真烂漫的童心设计师的舞台布景式的作品群中,表现出特别冷静的思考: 他要观众看到怎么变革, 他暗示观众去完成属于他们自己的变革。

艺廊主王柳飒是巴黎的华人画商。 世界当代艺术的经营有一套天不怕,地不怕的魔幻,更有配套的完整的系统。既然欧洲和美国的系统可以决定好的艺术家里谁能成为全球艺术市场的明星,那么在欧洲的华人画商能不能成为这个系统的一部分,也能够让好艺术家们在华人画商那里出人头地呢?这种希望暗示着变革性的,改良性的发展和进步。王柳飒为她经营的艺术家的作品的集体展出取了一个题目叫“黄色思考”,将谢磊,赵端,田德熙等7位旅欧艺术家的作品放在一起,将艺术家们在各自不同语境里的创作拿出来配合“黄色思考”里的黄。和其他画廊主一样,在眼前的社会条件里,王柳飒对这次 Asia Now 的经营没有多大把握,但是她要参与,要和其他画商一起,撑着。

艺术是社会里一个层面的镜子,在我们正在经历的充满不确定性和不稳定的社会现实里,艺术也在挣扎中呼唤更适合生存的转型升级的声音,艺术的声音并不强大。但是滴水成河,海纳百川,和其他在困难中的行业一样,相信艺术界也有撑破天,撑破地,撑到春暖花开的新轮回的耐心和力量。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