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为造出艺术新轮回的身躯合力播种

音频 13:11
文化艺术
文化艺术 RFI

当一个财富分配的周期行将结束的时侯,各行各业的人靠什么来调整来找到更适合自己生存的方式 ? 有的在抱怨现有体制的堕落;有的像用了兴奋剂那样,在很局部的一个点上拼命挣扎;有的认命逐渐放弃重生的希望。但最近我在艺术界里见到一个有意思的人,她给了我启发,让我想到我们需要集体创作,如果说政治界有政治协商的模式,艺术界可能也需要一种多行业多技能合力发挥作用的一股力量,去成就由艺术链里某个领域很难独自去做好的事情,在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互动里,为下一阶段的复苏合力播种。

广告

这个人是Barbara Hunz, 一位从银行业转到人才猎头业的德国人,收藏家。这位藏家最先让我产生好奇的原因是,她以卖场赞助人的身份到巴黎来参加 Asia Now 亚洲当代艺术沙龙。她找了两位策展人:Julia Ritterskamp 把她熟悉的旅欧的乌克兰艺术家 Aljoscha的作品介绍到沙龙里来展售,Martina Köppel-Yang 把 Hunz 夫人不曾关注过的旅法华人艺术家田德熙的作品推介给藏家们和观众们。

和Hunz 夫人谈话前,其实我已经和她见过一面。那是在 Asia Nows 沙龙开幕的那天她资助的展场“交流模式”的现场。 一种像从身体里飙射出来的液体状的塑化装置超低空地悬浮在人群的头顶。这是Aljoscha的作品,他关注生物体的起源和转世轮回中的道义。巴黎艺术家田德熙在乌克兰艺术家喷射型的一发不可收拾的作品边上,安静地找块墙面,在捡来的砖头里刻意挑选出有作品感的色彩组合,然后在上面用两片长棍面包夹住一根黑乎乎的阳具般的炸弹。

人群中一位有一个严肃的面庞,穿着珊瑚红网状丝袜的女士, 在注意观察来看展览的每一个人。站在作品前,她也像一件作品,这就是Hunz夫人。Hunz夫人戴着玫瑰色口罩,当她靠近我说话的时侯,我从蕾丝抽纱绣的洞孔里看到了鼻子和嘴,原来这不是真的口罩,就像老底子宫廷舞会上的面罩,透过面罩,你可以感受到气息和心声。那里有一种格律般的严肃,有阅历留下的年轮,更有天不怕地不怕对规则的不屑一顾。但Hunz夫人同时又有很严谨很职业的一面,她写了两封邮件跟我确认见面时间。

在展场外遇到一位长得像古典音乐家的中年男士,Hunz 夫人跟他讲,第二天 Agnès B 基金会的人会来看。等中年人离开后,她告诉我刚才那位就是乌克兰艺术家Aljoscha。她收藏艺术已经很有经验了,Aljoscha就有作品被安置在Hunz夫人的办公室里。但是她并不满足于做收藏家。

Hunz 夫人找杜塞尔多夫的策展人谈,找巴黎的策展人谈,找Asia Now的主人 Alexandra Fain谈,她用一个需要感谢Alexandra的价格拿下了场地,她和她请来的两位策展人共同决定,谁都不从展场上艺术家卖作品的收入里提成。换句话说,这一次她们在画廊集体展销的沙龙里不把自己当画廊。她们要支持艺术家,把钱都给艺术家。

那Hunz 夫人要做什么呢 ?Hunz夫人觉得, 下一个阶段世界的权力和经济的重心在中国,所以她要在还没有被市场注意到的中国艺术家那里物色好的创作者,好的作品,她尤其对巴黎美院里的中国学生感兴趣。

Hunz 夫人对那些在困境中,在劣势里能活下来的艺术家们感兴趣,因为这些人生命力强。

Hunz 夫人认为,现在的社会处在临终关怀期,因为这个社会只知道自我欣赏,不知道自我批评。如果我们不会自我批评,就不会有发展。

Hunz 夫人说,她的猎头公司的工作实际上成就了她一个社会网络。她很喜欢把不同的人联系起来,推动艺术。

猎头公司有很多企业主客户,Hunz夫人说,她会把她支持的,她看中的艺术家和作品推荐给她的客户。

Hunz 夫人对Agnès B 基金会的朋友要参观展场非常兴奋,她一直用“我们的展场”来形容她的艺术新事业的里程碑。

Hunz 夫人实际上是一个艺术界的外人将艺术放进自己的生活和工作环境里来考察,同时又把自己对社会环境的认识献给艺术事业 。她要抛砖引玉,寻求各种社会资源来成就她对艺术品走向她创造的潜在市场和这个潜在市场可能开拓的更广阔的潜在市场群努力。她用最经济的成本拿到展示平台,用最经济的成本吸引合作伙伴,她要靠平台和伙伴找到新的平台和新的伙伴,像滚雪球一样让她的星星之火在一块她眼中的荒芜里燎原,闪烁,绽放。

我们把目光投向艺术界内部: 过去30年的艺术附加值里很大一部分是泡沫,是国际金融游戏者用来套取新贵热钱的道具,这类被哄抬的作品既没有典型性的时代意义,更没有真正服务到广大人民的精神生活;那么能够为当代社会政治和经济生活带来启发, 能够在艺术手段创新上让人眼睛一亮的好作品怎么样才能从被金融魔术深度污染的老套路里活下来,怎么样能够熬到疫情和经济困境后艺术市场的新轮回呢?

我们把焦距往艺术界外看:从Hunz夫人那里,我看不到财富分配周期末艺术界遭受泡沫污染的重创之后,仅仅靠她的憧憬和潜在的模式如何能扭转乾坤。但是当我们把Hunz夫人的努力看作是合力的一部分时,那就有趣多了。

我说的合力,是各行各业的人把他们自己的生活经验,用他们自己的社会关切作为视角来看艺术,同时把他们的专长,他们的特有的能力贡献一部分给艺术。 当各行各业都有一个喜欢艺术,收藏艺术,同时又憧憬在艺术界开拓一片试验田的Hunz夫人,那么艺术作品的附加值将在一个由阶层丰富多元的社会大众眼里产生出来,这要比单一的几个国际财团领袖和金融魔术家靠老套路打造的附加值更具有典型性时代意义, 更能准确地反应社会不同的兴趣点和利益点,不同的价值取向和它们之间的关系。这个时侯的艺术也更贴近生活,更有力量。

从 Hunz 夫人欲言又止的计划里,我看到了希望。如果有更多的人像她那样,用自己的生活去看艺术,又本份地将自己的世界观与艺术结合起来,冲动地,兴奋地将自己的聪明与经验调动起来,导演般的,指挥家一般地搭建艺术的平台,用很经济的办法素描出一个辉煌的艺术市场的未来,那么艺术的春天,艺术市场的春天还远吗 ?

我告诉Hunz夫人,当各行各业里都有几个像她这样的艺术赞助人,梦想家就好了, 大家一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为造出艺术新轮回的身躯合力播种,那样的话,艺术界和艺术市场将会多么丰富,多么多元, 多么有生气啊! 团结起来,明天会更美好 !

Hunz 夫人说,听到我的话,她要哭了。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