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Franck Sorbier - 来自平民的高级定制王子

音频 13:06
Franck Sorbier 2021 春夏高级定制 Muse en Scène 舞台上的缪斯
Franck Sorbier 2021 春夏高级定制 Muse en Scène 舞台上的缪斯 © Franck Sorbier

在巴黎卢浮宫附近,离路易十四的财政部长马扎兰故居你牛公馆不远的一条小街上,Franck Sorbier 用一台缝纫机不停地改造一块丝料的机理。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一刻不停。本来很轻薄的丝纱,很平滑的缎子,到了他手里,被摆弄出 Pierre Soulage  画面里的那种强烈的机理质感,或者转化出象日本折纸艺那样的雕塑感。他和夫人 Isabelle Tartière Sorbier 通过这种脱胎换骨过的布料,在绘画,蕾丝,刺绣等手工装饰工艺的点缀下,把各色各样的服装技术放进季节性的主题里。有的时侯是芭蕾主题,有的时侯是刀子脸豆腐心的性感坏女人主题。季节性的风尚由他们推出的主题带动,就好像一首歌,一句诗句,有乐感,有抒情,随时透露出对生活的热爱。

广告
Franck Sorbier 与 Isabelle Tartière Sorbier
Franck Sorbier 与 Isabelle Tartière Sorbier © LIN Zuqiang
这一季情况有点复杂。因为出现了旷世疫情,到处都在闭关封城,Franck Sorbier 的高级定制没有办法象过去那样在舞台上走秀发表,只好拍一段视频。疫情中,Sorbier 定的调子叫舞台上的缪思 Muse en scène,  在法文中靠谐音制造了一个双关语,乍一听,好像是舞台上的神女,但又有一点精心编排给你看的意味。

这个法国女神是 Catherine Wilkening, 过去是影视演员,现在是雕塑家。Sorbier 让他这一季的高级定制服, 一套一套,围绕着漂亮而深沉的中年雕塑家的生活展开。雕塑家一会儿坐在巫师们用的镜子前,穿着一件乳白色的提花丝裙,Franck Sorbier 用瓦朗谢纳蕾丝和刺绣,做出蜂窝状机理和玫瑰花饰: 女神一会儿和猫一起晚餐, 穿的是一件十九世纪男装里的那种燕尾上装,阳刚气里点缀着女人们喜欢在内衣蕾丝的矫情;上个世纪50年代,摄影家Richard Avedon 拍过女人和豹子的大片,今天 Franck Sorbier 让猫咪和它那简直会喷射感情的女主人一起,借用男性力度的调子做万种风情的女人。

这就是 Franck Sorbier 的创作。 Sorbier 这个受到前巴黎时装工会主席 Jacques Mouclier 关照和提携的设计天才,已经不是过去那种青春萌动的模样,而是长得就像普鲁斯特那个当医生的哥哥,深沉,含蓄。和他那位忙进忙出,忙里忙外的太太 一起,每一季都要用服装作诗,又要忙着去找写下一首诗要用的材料。更重要的是去找维持经营的钱。

他们的高级定制服装很贵,一件衣服,从两万多欧元到五六万欧元, 那是很平常的事。 他们为富人做衣服,但他们自己不是富人, 他们也不属于拥有高级定制品牌和雇佣高级定制设计师的富人。他们属于他们自己。

高级定制时装,在今天这种财富分配失衡让人们时不时回忆起法国大革命之前的水深火热的平民生活的年代,它的处境有点复杂。

在一般人的眼睛里,这些价格昂贵的衣服工艺珍稀,费时费力,美得夸张。

实际上,在19世纪,高级定制时装基本上就是量体裁衣的定制女装。因为裁缝师傅会提前把下一个季节的样式设计出来,同时把面料和装饰工艺都做得更考究一些,家境殷实的女士们就会向裁缝师傅定制。后来因为服装工业在技术革命后能够通过工厂流水线大批量生产,所以制衣行业将料子和工艺更讲究的定制服装称为高级定制。然后,保留这种定制服装的样式,但简化点缀和装饰的工艺,选价格更便宜的布料进行标准化量产的服装,就是成衣。这是满足了社会上对服装的讲究不那么极致,不想在装扮上花天价预算的普罗大众准备的。对服装业来说,高级定制是小生意,成衣才是大生意。

后来,因为标准化量产的成衣的做工也越来越复杂,面料也越来越高级,所以高级定制时装就越来越往奢侈和精贵的极端冒进。有时侯,只是一件只穿一次的晚装,要动用5到6个绣娘几个月的绣工来完成。加上设计,打版,裁减,缝制,蕾丝,流苏,面料织造等道道工序所花的人力物力,高级定制不食人间烟火的昂贵也招来了当代越来越激化的社会矛盾中金融魔术吸金和财富垄断造成的人口众多的受害者的仇视。

什么叫财富垄断? 用非实体经济的买空卖空的金融魔术吸金,用艺术创造力做幌子虚设附加值吸金,用垄断为工具打造资本和实业结合的排他性帝国吸金,用各种手段避税来为加速财富集中到自己身上并产生次方级膨胀,通过这种财富膨胀来主导为此受到伤害的社会群体的命运,这就是财富垄断。

当服装业里不断兼并的巨头对资金,对原材料,对工艺,对设计进行集中统一部署,用新时代具有垄断吸金特色的资本主义创造的附加值将一件成衣类纯棉印花T恤标出相当于法国最低月收入三分之二的800欧元的价格的时侯,人们对他们推出的高级定制时装有一种强烈的抵制心。因为这个时侯,人们透过高级定制时装的精贵,找到了财富垄断的符号, 质疑极端奢侈品的生产和消费的同时,表达了对当代财富分配失衡的愤怒。这和18世纪吃不到面包的法国人诅咒不停地透支消费奢侈品的 Marie Antoinette皇后颇有几分相似。

这个时侯的高级定制和高级定制这个行当刚刚出现的时侯的本怀已经完全不一样了。

高级定制的初心就是在构成丰富而多元的社会里,为家境殷实的人,换句话说,社会经济地位相对比较高的人群,提供品质好一点的,更加个性化的美服。但是当财富垄断下的贫富差距越来越两级分化的时侯,社会阶层不那么丰富和多元了,整个趋势是,你如果不是巨富,那你就是在静悄悄地被巨富们各种避税和金融游戏压缩成穷人。 能够象当初那样消费高级定制的殷实家庭越来越少,要么严重老化,老到不愿意抛头露面参加社会活动,要么严重弱化,从殷实家庭变成低级中产家庭,根本无力消费老一辈们还能享受的生活。

成衣的高档化也给高级定制带来了巨大的压力。一件工艺考究的 Yoji Yamamoto 的高级成衣可以标出 8000 欧元的价格,相当于法国最低月收入的6倍多。连 Yoji Yamamoto 自己都在感叹不知道什么人才买得起他的衣服。当量体裁衣的高级定制如果在工艺上和在价格上都比 8000 欧元的 Yoji Yamamoto的成衣低的话,高级定制的巅峰感是不是需要改写呢 ?

在和 Franck Sorbier 与他夫人 Isabelle Tartière 的谈话中,我明显感到他们最关注的是高级定制服装能不能守住巅峰感需要的材料,工艺,制作条件,设计里的高级,能不能做到与被大精品集团并购走的老牌高级定制一样高级。个体经营的高级定制在运转上没有与大集团并购的老牌高级定制那样的经济支持和集中统一调配的工艺材料资源。他们时刻在找资金与拼品质的路上挣扎。现在品质是拼到了,因为 Franck Sorbier  被法国文化部命名为法国高级定制界唯一的工艺大师, 但是资金,他们还要不停地去凑。

我告诉他们,殷实家庭是人民的一部分,也是近代历史上高级定制出现时服务的主要对象,这是初心。在财富分配越来越失衡的今天,殷实家庭的数目确实被挤压了不少,但是从绝对数量上来讲,仍然比巨富的数量多。

为什么不进一步开拓为殷实家庭服务的高级定制呢? 为殷实家庭服务的高级定制是人民的高级定制。

Franck Sorbier  夫妇说,人民的高级定制,在一些人的耳朵里可能会变成庸俗的高级定制。我说,戴安娜王妃被英国人成为人民的公主,因为她得到了民心。为人口依然比较广泛的殷实家庭打造的高级定制,是高级定制的本怀,一定会受到人民的喜爱的。既然 Franck Sorbier  是高级定制界唯一的工艺大师,完全可以放下包袱,为更广大的殷实家庭的美好生活造福。他可以做打造人民的高级定制的王子。听到这里,Franck Sorbier 夫妇说,他们会很高兴做打造人民的高级定制的王子。

这一季,他们的女神不是巨富,而是一位平时不敢问津高级定制的女雕塑家 Catherine Wilkening。Franck Sorbier  夫妇送了女雕塑家一件让她心花怒放的裙子,也让她以能够承受的价格买到过往几季里还剩下的高级定制作品。 女雕塑家最近在做一系列圣母与男人的阳具的雕塑,她天马行空地活在自己追忆超现实主义似水年华的日子里。她的作品让我想起了 Louise Bourgeois, 那位90多岁手握巨大的阳具雕塑的艺术家。 我对Franck Sorbier  夫妇说,我也希望你们可以继续做下去,象Louise Bourgeois 那样,生生不息地工作到将近一百岁。

*******************************************************************

Franck Sorbier 和 Isabelle Tartière 专访 (法文)

Interview de Franck Sorbier et Isabelle Tartière Sorbier 2021 OK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