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艺术

赵端和王柳飒

音频 13:27
赵端在王柳飒艺廊 ( Galerie Liusa Wang ) 的个展 Cent titres ( 一百个标题 )现场
赵端在王柳飒艺廊 ( Galerie Liusa Wang ) 的个展 Cent titres ( 一百个标题 )现场 © Galerie Liusa Wang

女艺术家赵端正在华裔艺廊主王柳飒那里开个展。在一年一度的法国国际当代艺术展销会 (Fiac)和今日亚洲艺术沙龙 ( Asia Now)之前,在巴黎这两个最重要的集艺术家、艺商和藏家于一堂的盛会期间举办个展,艺廊主对艺术家的信任和支持不言而喻,明确而坚定。

广告

之前,赵端在王柳飒的艺廊已经举办过两次个展,第一次取名“逃逸线”,第二次取名“零点”;这次取名 “一百个标题”, 法文叫 Cent titres,正好是 “无题” 的谐音。

因为王柳飒有组织有计划的推举,因为在巴黎前辈大艺术家那里的口碑,赵端和她的工作自然一点一点地走进了巴黎艺术系统的视野。

这是一位在中国东北部重工业城市沈阳长大,在那里学习过前苏联的写实绘画的旅法第一代移民艺术家。和来自中国中原河南的王柳飒那瓷器一般精致的脸不同,赵端的形象,一眼看过去,就像雕塑家做头像的泥塑小稿,轮廓细节已经很粗犷地造了出来,但是还没有法文里讲那种的 finition , 就像最后的润色工序还没有完成的样子。她讲起话来,还有淡淡的东北口音,在中国全力推广与集中领导、统一指挥的核心型政治制度相匹配的标准语音的今天,在赵端这个年纪,她的口音也给了她一份残留的野性,非常难得。当她对你有兴趣,想跟你交流的时候,眼睛里会散发出麝香的味道,那张雕塑小稿版的缺乏精致的陶土质脸庞瞬间会幻化成让人难忘的,上瘾的那部分身体。很奇怪的。

刚来法国的时候,赵端嫁了人。我问赵端,你那时是组建了自己的家,还是走进了丈夫的家。赵端很明确地告诉我,她走进了法国丈夫的家。那个时候,和多数追剧的中国人一样,赵端也被你死我活的宫斗剧本包围着,吞噬着,消磨着。 在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实验资本主义时代,中国泱泱一片小老百姓们感觉在丛林里走投无路,整天想的就是怎么才能做到不被自己的同胞伤害,怎么要比自己的同胞更绝,怎么才能 比自己的同胞得到更多的资源分配。所谓怎么,就是拼体力,拼智力,拼感情,拼美色;人本身的一切自然资源都要用到争夺稀缺的文明资源的斗争中去。那个时期,中国的治理体系还没有提出再分配,小老百姓只有在娱人的宫斗戏中寻找灵感,借鉴办法,搬到生活里活学活用 ,梦想着在大浪淘沙中鲤鱼跳龙门。赵端说,到了法国的夫家之后,她发觉完全不需要这些,顿时她的日子轻松,好过,感觉到非常陌生的安全与温暖。她开始享受其乐融融的天伦。

但是婚姻里的异国情调只是一个方面。对眼神里散发麝香味的赵端来说,婚姻的根本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后来,她和一个巴洛克音乐家组成了一对男人和女人。巴洛克音乐是极简的对立面,无比繁复,在繁复里见节奏,见花腔,见诡异,见心计,见情调。这和赵端现在的艺术正好合拍。

现在的赵端实际上是一个行为艺术家,所有展示的作品都是她的行为工作的痕迹和有设计感的展陈。当你在痕迹里闻到了麝香味,你就抓到了她的行为的初衷,抓住了灵猫的一部分魂。

赵端象巴洛克作曲家写乐句小节一样,先写出一个单元造型结构,很基础,很简单的那种。然后拿这个小节的不断重复来写句子,用句子的不断重复来写篇章。就像麝香不断地分泌出来,余香袅绕,时而飘洒,时而缤纷,非常迷惑人。但是作者赵端非常清楚,她要的是一个区块链, 她的劳作,也是一种分泌,分泌出来,帮区块链组成方圆。

这个方圆有意思吗? 你不明白它们的意思吗 ? 赵端会在自己大腿的某个部位拓印下皮肤和毛孔的纹理,仿造她劳作的方圆区块链局部,让观察她的人看到她身体里最原生态的单元细节和她设计出来的小节单元的形态有多么神似 ? 你要是再迟钝一点,赵端会偶尔提起,她在彷徨时刻,会画自己的私处,就像她在画区块链一样,不断重复,不断画, 一张一张接着画,画她的私处的机理,画她私处的表情,画她私处的味道。只是王柳飒这次没有展出赵端对自己的身体的私处的描写。

麝香不可以用纯的,只有用淡的,用很小一部分,拿来和其他香料结合,麝香才能起作用。古代巴洛克音乐里可能有比较妖精的内幕, 但是取一点点妖野时刻酣畅的芬芳,放进章法和节奏的回旋里,才能高级。

于是在新冠疫情期间,赵端请来了100个人,多数是熟人,甚至朋友。那是在一个有很多交际禁忌的时刻,那是在一个人类陌生的病毒横行的时刻,那是在一个不听法国政府话可能会在瘟疫中送命的时刻,赵端用她在法国学会的无宫斗的温柔宁静和在中国养成的有组织有计划的心思,说服大家去她的工作室当模特。一对一,眼睛对眼睛,呼吸对呼吸,麝香对绵羊,麝香对狐狸,麝香对公鸡,麝香对老虎,麝香对孔雀,麝香对贵族,麝香对平民,麝香对法国人,麝香对中国人,她拉着对方的手,用她在沈阳学到的写实绘画办法,很享受地把客人的脸画到了客人的手上。画的过程中,窃窃私语,有的没的,写实的,意向的,东家的苦难,西家的世外桃源,你的,我的,我们的,他们的,中国的,法国的,她都说,都让对方说。画完以后,她就像把自己大腿上皮肤的纹理拓下来那样,把客人手上的写实肖像也拓下来。一百个客人,一百张肖像,好像要在她再跳一次龙门之前,把成了名的前辈艺术家当初在埃菲尔铁塔,在蓬皮杜广场画头像的经历也拓一遍一样。她把这一百个头像取名一百个题目。

实际上,一百个人,一百个题目,也许不够,只是开始。就和赵端用自己的肌肤纹理来影射的人工设计的区块链元素一样,可以一直扩大和继续下去, 也许一直做到一个可以被解释成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图腾。

但赵端说,她对现在的世界,我们生活的时空非常不理解,不知所措。她没有答案,只能走一步看一步。只是在艺术工作上,她好像找到了方法,有了自己的套路。但这个路数究竟是什么,她欲言又止,一下把眼神里的麝香收了回去,好像有顾虑一样。

和赵端一样,支持赵端艺术工作的艺廊主王柳飒也是来自中国的第一代移民。出身于邓小平时代得到中国政府允许先富裕起来的政商精英家庭,她曾经在北京中央戏剧学院学习舞美。这是一位完全不想把精明秀给任何人看的巴黎华裔少妇, 却很实际地在你还没有来得及注意的短时间内把事业在能出成效的对的路数里推进。无论是经济资源,文化资源,还是人脉资源,面面俱到。她在上个世纪红极一时的法国大画廊破败之后的高级地盘找到一个曲径通幽的空间,离蓬皮杜咫尺之遥。

非常明显,她在做一个目前不能有任何盈利的艺术商业平台的实验工作。作为民间的艺术商业平台创建人,王柳飒在摸着石头过河,看看艺术品店铺如何通过知识分子型的升级来创造高附加值的经营。她开垦的是海外华人中文化商业的一片处女地,拿她自己的话来说,她在播种。作为华裔,她要在海外中国人没有经验,没有先例可循的艺术附加值和文化附加值经营平台里,摸索规律,开发自己的路。

在推举了好几位欧洲青年艺术家的同时,她与赵端这位沈阳来的艺术家合作,她相信赵端的潜力。她用她的中国理性,用在法国人那里捕捉到的逻辑,用她富家千金的财力,用她的信心,来成就赵端的商业市场。

这位看起来瓷器般精致的女人,有一种不易被人察觉的淡淡隐忧,但是和赵端的巴洛克似的组织和计划比起来,她更有一种义无反顾的底气和信念在贯穿着和支持着她。她在工作中快乐着,在工作中,隐忧风轻云淡地飘走。 时不时一阵精贵难得的麝香味飘来,一天赵端说要柳飒出钱给她度几天假, 她要寻找灵感;过不了多久赵端又说,晚上要住在柳飒家客房,可能要和巴洛克情人保持一晚上的距离。柳飒笑一笑, 谁让她和蓬皮杜这个超现实主义的大仓库是邻居!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