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遗产

欧洲考古日,明星高卢人

音频 04:53
阿斯特里克斯系列第38作:"维钦托利(高卢人首领)的女儿"
阿斯特里克斯系列第38作:"维钦托利(高卢人首领)的女儿" © Reuters/Pascal Rossignol摄影

6月18日至20日法国举办了欧洲考古日系列活动,古老的高卢人再次成为明星,有关其文化的研究也展览也在法国风靡走俏。在本期节目中,让我们拿起望远镜,根据费加罗报的综合报道,近距离看看有关高卢人近30年间的重大发现与争议点。

广告

法国总统马克龙早前曾一不小心说出了“法国人是顽固拒绝变化的高卢人”这种争议言论,事后还为此道歉。那么高卢人到底是谁呢?这些人在两千年前用双足走遍了目前法国大部分的国土面积,他们与凯尔特人之间的界限一直不是很清晰。法国国家考古预防性研究所主席多米尼克-加尔西亚表示,高卢人和希腊化,之后又罗马化的凯尔特人相比,他们与地中海世界的接触几乎是同等水平的。加尔西亚说,“凯尔特人的文化可以被看成是一种基础,在这基础之上又叠加了地中海影响,一种新的文化诞生了”。“根据最近几年的考古发现,我们认识到,高卢人并不是一个一成不变的身份,它和其他族群都是不断被塑造,互相塑造,不断演变的身份”。法兰西公学院的一份研究报告则指出,凯撒征服了高卢,高卢的边界就这样随机地因莱茵河的存在而得到了界定。报告称,“日耳曼人是凯尔特人的一种,然而高卢大战爆发后,日耳曼人从地理上来讲并不处在战争进行处,这影响到了他们与高卢朝着不同方向演化的命运”。

在人们的印象里,高卢代表着强硬,野蛮,独立,抗拒罗马化,直到凯撒的到来。如果你也这么想,那可是大大低估了第二次布匿战争之后,罗马文化对高卢的渗透影响深度。古罗马和古迦太基之间有过三场大战,即三次布匿之战。“布匿”,来自于当时罗马对迦太基的称呼“布匿克斯”。事实上,高卢在罗马经济与文化影响下,与我们所认知的野蛮相去甚远。而后面凯撒发起的征服高卢大战,也因此披上了高卢一方“捍卫罗马市场,保护罗马商人利益”的色彩。考古出土的双耳瓶数量之多,可以向今人还原高卢人对意大利红酒的消费演变:公元前200年左右,到公元前150年之间,高卢大地上运输的意大利红酒从占总酒精量的20%,跃升至80%。

罗马对高卢的影响,不仅仅只有红酒。加尔西亚表示,在布尔多涅-弗朗什-孔泰大区摩尔旺地区自然公园的布弗莱山的考古人员,发现了罗马式样的建筑,然而该地可是高卢人的世界。无论是生活方式,经济,文化,甚至公元前二世纪钱币的发行方式,各领域都体现出一个事实:高卢人早就进入了罗马世界圈。随着考古工作的深入进展,研究人员们越来越惊讶:凯撒时代来临之前一个世纪,来自罗马的影响早就深深刻在了高卢人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也更好地解释了,为什么后来高卢会被罗马所兼并。

高卢人是一个民族,但5百万到2千万高卢人分散在大大小小60多个独立的城邦里,从来没有形成一个整体的行政单元,更别说中央式的管理方式了。加尔西亚表示:“从来就没有过高卢国家政府,也没有高卢统一的民族行政单元,但是在不同的高卢人城邦之间,有过文化与经济领域的交流来往,乃至分享,与组织”,而高卢人城邦之间的组织性协同合作,助推产生了它们的融合。这一现象在地中海其他地区也十分常见,例如希腊,例如伊特鲁里亚。加尔西亚称,“这些城邦联合体之间的关系十分复杂,各自的政治组织上十分多元化,但共享着一种聚合的愿望”。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