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柏林飞鸿

德国2020年回顾:默克尔迎战新冠

音频 04:29
Podcast
Podcast © FMM
15 分钟

2020年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引导德国人民艰难迎战新冠病毒的一年。2021年9月德国举行国会大选时,将是默克尔卸任总理之时。届时,默克尔担任总理近16年。2020年因此是默克尔执政最后的完整的一年。这一年,默克尔留下了许多战斗的足迹,但新冠病毒到年底还没有被战胜。

广告

今年1月,中国武汉疫情严重时,德国从武汉及周边地区成功撤侨。2月份,德国发现了少数病毒感染,但受感染者很快得到隔离和治疗,最后平安无事。但到了三月,从意大利和奥地利度假回来的旅客带来感染,德国疫情开始四处爆发。默克尔3月18日发表电视讲话说:“形势严峻”,警告人们艰难时期的到来。这一演讲到年底被图宾根大学评为2020年最出色演讲。它打动了很多人。人们开始减少交际,尽量呆在家里。

3月底,德国开始实行交际禁令,并曾债抗疫。5月间,又开始松动管控措施。德国的感染人数由春天的一天数千人降到了夏天的1百,2百人,而且德国的病亡率较低,德国由此成为很多欧洲国家的楷模,受到人们的羡慕。新冠病毒虽然还在,但德国的夏天还是比较轻松,安定。

但到了10月份,感染数据很快上升,新冠疫情出现第二波,而且第二波比第一波来势更为迅猛。10月21日,德国卫生部长施潘被感染,10月23日,德国单日确诊感染又过万。默克尔要求紧缩管控措施。10月底,德国再次紧缩交际禁令。但疫情继续蔓延。默克尔再敲警钟。到了12月16日,德国又下达了更严格的封锁规定,德国的债务也创历史新高。但疫情还是控制不了,每天感染人数持续上万人。直到12月26日疫苗运到并逐步开始注射疫苗,人们的紧张心态才开始有所缓解。

《莱茵邮报》认为,2020年是默克尔任期以来最艰苦的一年。《世界报》则认为,默克尔卸任后,我们的欧盟将是另一番风景。《明镜》周刊则认为,新冠病毒是默克尔的最后决战。

《明镜》周刊写道,明年九月二十六日德国大选日将是基民盟政治家默克尔总理生涯终结之日。到时,她将执政近16年,比创纪录的科尔总理只少几个月。一个时代即将过去。默克尔任期内最大的挑战和包袱是新冠病毒。但它使默克尔变得比以前更受欢迎。新冠病毒一年,默克尔的声望始终很高。多个民意调查都显示了这一点。公民对默克尔迎战病毒大流行充满信心。默克尔是迄今为止新冠危机最大的赢家。就在谈判伙伴在数小时后全都晕晕乎乎的时候,默克尔仍然全神贯注。别人都还在睡觉的时候,她已经醒来了。但66岁的默克尔也只是一个人。在整个国家因为新冠病毒而受到煎熬的时候,这位全国最高危机处理员自然也得艰苦作业。她卸任前的最后决战对手就是新冠病毒。

到了年底,民调显示,德国卫生部长施潘成了人气最旺的政治家,把默克尔挤到了第二位。德国《每日镜报》分析说,在新冠危机时期,德国度过了很多混乱期:口罩混乱,检测混乱,疫苗接种混乱。在这混乱动荡时期,人们需要一个让人安定的领袖人物。施潘通过他的行为和姿态。给人们带来了安定和扶持。他不象巴伐利亚州的索德尔那样,一直教训人们。施潘从来不这么做。他多次请求人们原谅。他的话语让人们变得镇定,对德国的卫生系统充满信任。他再混乱中尽力做到最佳,并且倾听他人的意见。他成了救火员,赶来灭了火。他显示了新的执政风格。

但抗疫战斗还在继续。《焦点》周刊则看到了默克尔在年底迎战新冠危机时的一个弱点。该刊写道:大家都在期待新冠疫苗的到来。但是德国大部分人要到2021年12月才能等到疫苗。为什么要等这么久?因为默克总理无所作为。她把疫苗配额谈判交给欧盟委员会。而欧盟委员会则出卖了自己。为了控制病毒,德国必须有60%-70%的公民接种了疫苗。也就是说,德国需要1亿到1.2亿剂疫苗。但布鲁塞尔做出了错误的决定。德国所得疫苗才不过是美国的一个零头。如此继续下去,德国还必须三次封城,才能控制病毒。

1月16日,基民盟将选举党主席。新主席是否将和默克尔唱对台戏还是将扶持默克尔,默克尔能否在卸任前彻底战胜疫情,凯旋卸任,这已是人们关注的话题。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