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世界报

刘少尧案:“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一)

音频 05:54
法国世界报
法国世界报 RFI
作者: 阿曼亭
16 分钟

浙江华侨刘少尧三年多前在巴黎的家中被来到家里执行任务的警察用枪打死,巴黎上诉法院星期二就这一案件做出了裁定,维持预审法官在2019年7月的决定,对涉事的警察不予起诉。刘家人已经宣布,他们将继续司法斗争,将这一案件上诉到最高法院。在刊出这一消息的同时,法国世界报周二也刊出了自己对这一案件的调查。

广告

世界报指出,刘少尧是于2017年3月26日晚上在他自己的家中,在他孩子们的眼皮下,在具体情况不清楚的情况下,被警察开枪打死的。

世界报根据该报看到的司法卷宗指出,虽然警察方面和刘家所说的版本经常相矛盾,警察方面说是正当自卫,刘家则说是警察失误,但是,双方的说法都凸显了这一点:那天晚上,位于刘家公寓门两边的双方(刘家和警方),都是“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世界报写道,事情开始于那天晚上大约20点13分,当时住在同一座楼7楼的一个以前是警察现已退休的邻居给警方打电话说,一个“中国疯子”手里拿着刀子,嘴里用中文喊着他不明白的话,在楼道里转悠。这名邻居说,在他喊叫之后,这个中国人走了,他也不知道当时他所说的“中国疯子”人在哪里。世界报说,这名邻居是经常给警察局打电话的人,在事发前几个月里,他给警察局打了56次电话。

当时,处理日常打架斗殴之类事件的警察都在处理事情,没有闲人,所以,是专门处理抢劫贩毒这样案件的反犯罪大队的3名警察被派往刘家。他们当时穿的是便衣,胳臂上戴着警察的臂章,所带的武器中,除了他们的手枪,还有一个冲锋枪(HK G36)。

20点26分,他们来到了住在6楼的刘家的门前。他们喊门并说自己是“警察”,但刘家人说没有听到他们说“警察”,不过,这一点,有录音证实警察说过他们是警察,另外也有证人的见证。刘家人通过门上的猫眼可以看到警察胳臂上的橙色臂章,但这没有减缓刘家人的担心。刘家人就他们不给警察开门表示,假警察太多。

刘家人不给开门,警察就开始踢门,刘少尧则在里边顶着门。警察说,公寓里边传出的喊叫声,让他们担心,担心是不是拿着刀的人在行凶。警察说,他们不知道里边发生了什么,里边传出的是中文,他们就决定把门砸开。

手里拿着手枪的警察V和身上背着冲锋枪的警察G两人一起撞门。公寓里,灯被熄灭了。当门被撞开的时候,背着冲锋枪的警察G随着撞门的力量,跨进了黑乎乎的公寓里。警察G对仍在门口处的同事说,他被刀砍了,警察V就随即开了枪,刘少尧随即倒地。

离刘少尧几米远的他的一个女儿说,她没看见她父亲拿刀砍,警察方面说,警察G随着撞门的力量进门后,站不稳,而且他身上的冲锋枪太长,影响他自我防卫,所以,在警察G喊他被刀砍后,警察V才开了枪。

后来,打开灯后,警察寻找所谓的刀,刘的一个女儿说,是剪刀,不是刀。确实,警察始终没有找到刀,只找到了一把剪刀。刘的女儿说,刘拿剪刀不是针对警察的,是刘正在开鱼,用刀刮鱼鳞,可是,分析显示,剪刀上没有任何鱼的DNA。最初报警的邻居说,刘手上拿着刀,刀刃有多长,可是,这把剪刀的刀刃只是邻居说的一半长!

随后,急救很快就赶到了,刘少尧在21点时被宣布死亡,警察G腋窝处的刀伤长1.2厘米,缝了一针。

这期间,刘的孩子们被集中在一个房间,直到晚上22点时,警察叫孩子们把消息告诉他们的只会讲中文的母亲。他们的母亲在一家餐馆工作,警察大约在20点45份时到餐馆叫回了母亲,母亲随后在楼下的警察的车里等待。

听到丈夫死亡消息的刘太太忍不住哭喊,她后来对法国公民权利捍卫专员说,警察听她哭喊还叫她小声点儿。

各位听众,由于世界报的这篇文章太长,今天的报摘就暂时到这里止笔,下次继续。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