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国世界报

刘少尧案:“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二)

法国世界报
法国世界报 RFI
作者: 阿曼亭
11 分钟

在本次的法国世界报摘要节目中,继续摘播世界报有关巴黎华人刘少尧被警察枪击死亡一案的调查。在上一次的节目中,摘播了世界报有关事情发生经过的描述。相关的文章强调,刘家人的说法和警察方面的说法经常是相互矛盾的,但是,双方的说词中有一点是一致的:在公寓里的刘家人不知道公寓门外的楼道里发生了什么,在公寓门外的楼道里的三名警察也不知道公寓里边发生了什么。

广告

世界报指出,事件发生后,司法机器很快就启动了。法国国家警察监察总局(IGPN),也就是警察的警察开始对案件进行调查,在一个星期的时间内听取了刘家人和警察双方的说法,同时,巴黎的华人社团也进行了相当规模的集会,要求正义。4月5日,这一事件被立案调查,使用的罪名是“具有公权力的人员故意施加暴力,导致过失杀人”。

调查人员对刘少尧的剪刀进行了检查,发现剪刀上根本没有“鱼的DNA”。刘家人的说法站不住脚了,因为刘家人说刘少尧当时拿着剪刀是在杀鱼刮鱼鳞准备晚餐。刘家人的律师(Maître Lumbroso)则对刘家孩子们当晚被集中关在一个房间里提出质疑,认为警察们有可能利用这个时间掩盖了犯罪现场。警察监察总局和预审法官则对刘少尧的精神病史和三名警察的反应是否过度提出质疑。

世界报的文章写道,2012年初,刘少尧曾经因从阳台上朝院子里扔电脑和椅子而被送进过医院,当时医生的诊断是,刘少尧有妄想症并长期酗酒。

2016年9月,刘少尧的那个住在7楼的和他关系很差的邻居曾经到警察局报案,刘少尧指责这个邻居不解决他的反复出现的漏水问题,邻居则说刘少尧拿着窗帘杆子威胁他。两个月后,有录像显示,刘少尧在住宅楼的停车场上试图用铁棍子拦住门不让人过,随后他被赶来的警察护送回家,没有出事。

刘少尧的孩子们说,他的“酗酒”只是每周喝两三次啤酒。刘少尧去世当天的毒理学报告显示,他的每升血液中的酒精含量是0.71克。这一剂量和当晚在厨房垃圾桶中发现的两个大罐的喜力啤酒是一致的。

调查人员就刘少尧的精神病史和酗酒提出的众多问题特别让刘家人感到震惊。刘的一个孩子对预审法官说,“我不能接受向我提出这些问题,因为我们是受害者,我们的父亲不应该死,”刘的孩子还说,人们去寻找和他父亲的过去有关的一切,但却不去了解开枪者为什么要开枪。特别是在他父亲过世的当天晚上,媒体就报道他父亲以前的病史,巴黎人报更是在标题中说,一名警察被刀刺伤,其同事杀死了袭击者。

世界报表示,警察监察总局和预审法官并不是对警察V开枪的动机不感兴趣。他们也疑问:穿着防弹背心、带着武器、训练有素的三名警察面对拿着剪刀的身高大约一米六的五十多岁的刘少尧,是不是反应过度了。

调查人员问开枪的警察V,你为什么不试着不用枪来制服刘少尧呢?警察V说:“因为我不想让自己被刺伤。”如果警察V知道刘少尧拿的是剪刀他会怎么做呢?警察V回答说“还是一样。”

为什么警察没有使用非致命的武器,比如棍棒或者是泰瑟电击枪呢?回答是,因为反犯罪大队不使用tonfa棍,三名警察也没有权利使用泰瑟电击枪,但前去刘家的三个警察中有两人有权携带突击步枪。

在警察的救援干预行动中应不应该携带突击步枪呢?警察说,他们必须得带着这支突击步枪,因为当时是恐怖袭击警报期。前去刘家的第三个警察D说,他们的反应是专业的。

法国公民权利捍卫专员雅克·杜蓬(Jacques Toubon)关注了这一案件。他在2020年7月要求对警察使用突击步枪的情况给与明确的界定”,以避免造成“不成比例的后果”,尤其是在解决家庭事务的时候。杜蓬还希望对三名警察及其上司进行纪律处分,因为“他们缺乏判断力”,在照顾刘的家人方面也不细致。

杜蓬要求内政部两个月内给他回复,但截至11月16日,依然没有回复。三名警察也没有受到纪律处分。只是开枪的警察V被调到法国南部去了。警察G和警察D仍在原来的位置上,他们也仍然没有使用泰瑟电击枪的权力。11月中旬时,这两名警察在另一起案件中被指控警察暴力。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