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世界报

如果中美发生冲突 欧洲舆论会倾向于中立

音频 05:42
法国世界报
法国世界报 RFI

世界报专栏作家阿兰·弗拉雄(Alain Frachon)周四在该报上刊出文章指出,面对中国,美国和其欧洲和亚洲盟友的利益不一定会是趋同的。如果中国和美国发生冲突的话,“欧洲的舆论”会倾向于中立。

广告

文章写道,到本世纪中叶,中国应该会成为地球上占主导地位的经济大国。这将是很久以来第一次,主导世界经济的大国不是民主国家。同时,美国将努力保持其战略优势。如果中美发生冲突,美国指望其盟友尤其是欧洲盟友能够给与帮助。但是这些欧洲盟友的态度却是迟疑不决的。

概括地讲,未来几年的地缘政治形势应该类似于这种还会有其他参与者加入的三方博弈,尤其是即将到来的下一个经济巨头将是印度。

但是,世界报的文章指出,国际形势中最亮的,仍将是美中之战。拜登总统治下的美国外交,是继续与中国进行多方面的对抗。拜登跟随其前任奥巴马和特朗普的脚步,虽然奥巴马更有战略头脑,而特朗普则更疯狂。

美国新任国务卿布林肯1月19日明确地表示说:“毫无疑问,中国给美国带来了史无前例的最明确的挑战,从来没有哪个民族或国家这样过。”布林肯在参议院接受听证谈到中国时,不论是就维吾尔人的境遇问题,还是就香港的民主人士,还是就台湾问题,新冠病毒问题,或者是就南中国海的争议问题,布林肯都重复了特朗普团队的说词。

世界报文章表示,布林肯和特朗普团队的区别在于方法。在与北京的对峙中,特朗普是一个拥有超大自我意识的超级民族主义者,他希望单独行动,而拜登则想拉着美国的传统盟友尤其是欧洲一起行动。

美国总统拜登希望召开一次民主国家峰会。我们还不太知道这个自由世界的聚会会是什么样子。但是拜登意识到了美国形象的退化,这是特朗普时代的遗产,也是2003年伊拉克战争以及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等一系列危机的后果。

在《金融时报》上,美国前国务院高级官员政治学家安妮-玛丽·斯劳特(Anne-Marie Slaughter)给拜登团队提出了很好的建议,她说,“做起事来,要像是美国的新领导层,而不是让人感觉到又回到了以前。”为什么?因为欧洲开始在政治上存在了。今天,我们可以看到,欧洲意识开始有了初始的轮廓。

另外,一系列的民意调查显示,大部分欧洲人(60%)认为,2030年之前,由于华盛顿政治体系的疲惫,中国的强盛将会超过美国。更多的人甚至认为,欧洲不可能永远在自己的防御问题上指望美国,有必要开始建设欧洲防御。这种心态在本世纪开始的时候并不存在。最明显的变化是德国人的看法。特朗普让德国人就美国保护的自动性提出质疑。

文章还指出,在整个古老的欧洲大陆以及英国,都有一种“中立主义”的情绪:在中美发生冲突的情况下,“欧洲舆论”倾向于保持中立。简而言之,美国和欧洲之间的团结是不能保证的。欧盟27个成员国中的大多数欢迎拜登入主白宫,欢迎美欧关系恢复平和,但德国总理默克尔警告说:“不要想象我们之间只有和谐,会有分歧的。”

世界报的文章还表示,面对中国,美国的欧洲和亚洲盟友的利益不一定会趋于一致。华盛顿的盟友东京和首尔已加入了十多个亚洲国家和中国签署的没有美国的贸易协定。欧盟在没有征求拜登团队意见的情况下已经与北京达成了投资协议。美国新总统则单方面决定,限制美国联邦政府采购中的外国竞争。不可否认,华盛顿和盟友是存在具体的利益分歧的,但这并不会让美国和欧洲在面对中国时无能为力。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