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思想长廊

自然法的捍卫者雅克·马里旦第十三节  自由人所构成的社会

音频 11:21
法国思想家雅克·马里旦
法国思想家雅克·马里旦 © Wikipédia Roger-Viollet

[提要]只有自由人才可能成为一个具有人格者,因为自由是人格的第一要素,所以人们追求的理想社会,必然是一个由自由人构成的社会。这个社会所信奉的价值是非物质主义的,因为它相信,人类社会所取得的物质进步,不能掩盖人的精神价值的首要性。

广告

问:马里旦论人权,总是强调人的精神性生活要高于物质性生活。他的逻辑是什么?

答:你的这个问题引出的讨论,关系重大,因为这涉及到如何定义人权。1929年,国际法学会在纽约颁布了《国际人权宣言》,其中第一款就是“每一个国家都有义务承认,每一个人都有对于生命、自由和财产的平等权利”。就是这第一句话,确定了人权的最核心内容。它所讲的三项平等权利,生命、自由和财产,有一个实现的次序。第一就是生命权,因为只有一个活人才能拥有权利,这是首要的自然权利。然后是自由,这是一切权利的枢纽。没有自由就没有权利。因为自由就是人类的活动、行为和选择。它是主动的和自主的,有了自由权的人,才能去生产、创造、积累属于自己的财富,才会产生财产权。所以人权宣言的第二款和第三款都是讲人的自由权。那就是“每一个人都有自由地践行那些与公共政策和良善道德规范相兼容的信念、宗教或信仰的权利”。这就是在规定精神生活的自由权利。这种规定的依据,就是马里旦所说的,“一个人的灵魂比由肉体和物质性的事物构成的整个宇宙,拥有更多的价值。除了上帝之外,没有任何东西高于人的灵魂,灵魂拥有永恒的价值和绝对的尊严”。

问:但马里旦这是从信仰的立场来强调灵魂的呀?

答:没错。但同时,人可以没有宗教信仰,却不可以否认精神生活。因为只有精神生活,才能显示出自由人格的重要性。奴隶也可能可以吃饱饭,但是他没有自由的人格,这和猪可以吃饱,在性质上是一样的。所以人的自由权利中,必不可少的言论、集会、出版、新闻等等自由,实际上规定的都是人的精神自由。前些天法国发生的残杀教师案,其恶劣程度,远高于普通的谋杀,因为这个罪行针对的是人的言论表达的自由,是liberte d'expression,所以它不仅针对肉体,而且针对精神。所以法国各界都极为重视,将之称为对共和国基本价值的攻击。这个共和国的基本价值,恰恰是精神性的,是它在规定共和国的性质。正像我们在前面说过的,一个真正的共和国,也就是被马里旦称为commonwealth 的共和国,是一个由自由人格者组成的社会。听友们应该知道,在中国这个人权状态极其恶劣的国家,当局也谈人权,但他们避开人权的基本要素,避开自由这个人权的核心,而强调所谓发展权。前不久他们还试图把发展权放入联合国文件,但是最终被大多数民主国家否定掉了。大陆当局用强调发展权来偷换人权的基本概念,因为发展是一个没有规定的概念,它是完全外在于人权观念的,只是它可以成为一个借口来阻止和抹杀人权中的自由内涵的实现。似乎只要社会处于发展过程,人的自由就可以被搁置和被剥夺。

问:看来谈人权问题,要牢记自由这个观念。

答:这一点确实极为重要。因为它涉及到人与国家,人与政治社会的关系。在极权国家的意识形态中,一定会强调国家的发展为先,而个人自由是不存在的。所以马里旦强调,“人基于他身上的某些特征而高于政治社会”。他说,“我是基于与共同生活的某种联系,而成为国家的一份子。但我同样基于与比共同生活更为重要的事物的联系,而拥有某些既不是由国家授予,也不是为国家而存在的权利、价值和天赋。所有这些东西都存在于国家之外”。他的意思就是要强调,人除了进入社会的物质生活关系之外,还拥有不可剥夺的精神世界。因为有这个世界,他才可能去追求信仰自由、言论自由、思想自由等等基本人权。你是一个人,有社会生活的需要,有参与共同体的需要,但你不能被社会吞没,成为社会中堆积的材料,你是以你的完整人格而立于社会的。而且,这个完整的人格,会与其他完整人格一起组成社会的共同善。这就是说,每个人格向善的努力,使每个人有超出当下社会的能力和责任,也就是有应该如何的选择。 一个负责任的公民,会推动社会向共同善的目标前进,才有社会的完善和进步。如果任由国家吞噬个人,那么这个国家就可能是践踏人权的黑暗之地。我们看看人类的历史就能明白,人的自由恰恰是在不断反抗各类国家的压迫下实现的。所以即使在崇尚自由的民主社会,也仍要不断警惕权力的侵蚀,捍卫自己的自由人格。

问:那么马里旦心目中的理想社会是什么性质的呢?

答:他确实有一个理想模式,这个理想模式是,“人们之所以聚集在经济共同体之中,最核心和最基本的目的,就是要保护民众的共同善。由此使得每一个具体的人(不是某个特权阶级的人,而是所有人),都能够真正达至文明生活所特有的独立性。这种独立性同时也通过在经济上对劳动和财产的保护,政治权利、公民德性以及心灵教化等方式加以保证”。马里旦有一个重要的想法,就是,“政治的使命,本质上是一项文明和文化使命。人所拥有的那些根本的祈望,就是祈望自由的扩展和自主”。他这话的意思是说,只有当政治生活不再是权力斗争,不再是征服与统治,而成为提升社会文明程度和推动文化发展的工具时,政治才是有意义的。密特朗总统就受马里旦这个思想的影响,当选共和国总统以后,曾专门找人讨论过政治生活应该如何服务于民族的文化生活。

问:看来马里旦是一位绝对的理想主义者。

答:是的,不过大多数重要的思想家都是理想主义者。他们都是从不同的角度来思考,究竟怎样的生活才是属于人的生活。而人又应该做些什么才能无愧世间有灵的造物这个地位。马里旦的理想是,“法律和正义以及它所蕴含的公民友谊和平等,是社会结构、社会生活以及社会和平的核心原则。自由和博爱理念所激发的共同使命,其最终的目的,旨在建立一个互助互爱的家园,而使人免于奴役和痛苦”。好,今天我们先谈到这儿,下次我们具体谈一谈一个拥有人格的人,他该具有何种权利。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