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报纸摘要

“分裂主义的致命陷阱”

音频 04:43
法国总统马克龙近照
法国总统马克龙近照 © AP - Ludovic Marin摄影
作者: 呢喃
15 分钟

在今天的法国报刊摘要当中,一起来关注世界报与回声报刊登的一些评论对法国政坛与公民社会关注度和争议度极高的反分裂法草案和相关风波的分析。

广告

法国世界报在社论里刊发了一篇题为“伊斯兰左倾主义:维达尔,达马南,危险的游戏”的评论。文章开篇谴责法国高等教育部长弗雷德里克-维达尔要求法国国家科学研究中心对“伊斯兰左倾主义”现象展开调查,以“区分出什么是科学学术研究,什么是斗争活动和观点”。社论写道:“不知道是被什么虫子叮咬过,高等教育部长维达尔居然在没有进行任何前期咨询的情况下,在2月14日对国家科学研究中心提出这种要求”:当然,维达尔的要求,遭到了国家科学研究中心情理当中的驳斥,研究中心回复称,“‘伊斯兰左倾主义’这个词汇,不符合任何科学现实”,而众多大学校长也对维达尔部长的做法表示震惊。世界报指出,“维达尔部长直接针对的是学术自由,这是一项不可估量的民主财富,维达尔她本来应该是作为保卫者,来维护这一自由的”,而且“她也应该知道,国家科学研究中心不负责对各个高校进行审查”,“更何况,无论一些开展斗争的大学教员如何在进行研究之前就总结出了结论,无论人们如何混淆伊斯兰运动人士和被压迫者,无论何种情况,这些社科辩论的控制权,都不应该属于国家”。

法国总统选举的日子越来越近,世界报在社论当中指出,政府的种种行为,似乎都在给极右翼制造票仓,无论是内政部长达马南和极右翼领袖勒庞的辩论,还是维达尔部长的上述丑事,“伊斯兰左倾主义”正在变得越来越争议,工具化。虽然维达尔部长事后被总统府爱丽舍宫规训,内政部长达马南却对她表示支持,而总统马克龙本人则保持沉默。世界报指出,如果再这样纵容部长们,马克龙的下一场大选可能会出问题,并引述了一份民调,指出“现如今70%的受访民众希望对现状作出改变”,而且左派的分化已经不容小觑,下一场大选,这一部分的弃权现象可能会更严重。社论最后认为,“在这个已经被大流行病撼动的国家,马克龙是在玩火”。“这个国家急需的是对健康,教育,经济,气候,欧洲等议题进行清晰的辩论,来决定未来,而不是蛊惑人心或不负责任的政治人物的操控,更不是与极右翼的挑逗”。

回声报则刊登了一篇题为“分裂主义的致命陷阱”的时评。评论中指出,无论是关于少数派的分裂主义,还是关于宗教的分裂主义,这首先是刽子手对未来受害者们制造的陷阱,这将把受害者们推向一种身为某一族群,需要作出自我声明的境地,而这会让人们变得更加分裂。需要不断提醒的是,不存在什么白人族群,什么黑人族群,什么犹太人族群:只有一种族群,那就是人类族群。而剩下的,只不过是刽子手为了让受害者感到自己被藐视而制造出来的幻象。为了让受害者也相信这套理论,刽子手们会把这些人指定称为某一种不同的族群,好对他们进行特殊的评价,特殊的对待。这种把戏自从远古时代就有,到现在仍然有受害者不仅受害,还组织一些辩论,不仅不要求被同等对待,平等对待,还要求被视作从本质上来说和人不同的群体。

这种现象越来越多,少数群体自我声明,称自己是另外一种族群,然而他们不知道的是,接下来,事情会很难办,如果已经自我声明,把自己视为不同的一群人,那么还如何参与公民社会呢?如果已经为自己贴了标签,那么除了不同点,他们还有什么值得被关注的呢?如果已经把自己和别人区分开来,那么还如何理所应当地要求不因肤色或者其他,而被歧视呢?评论指出,少数群体需要拒绝被看作是弱势群体,需要为自身而自豪,因为不同而自豪,这至关重要,但并不是以另外一种种族而不同,因为人类并不存在种族之分,人与人之间的区别差异,可以有很多。国家也需要向每一个个体提供机会,赋予他们同样的权利和义务,而现如今,全世界的政府都做得很糟糕,法国做得尤其糟糕,公民社会需要不断以团结,开放精神,流动性等等,来做得更好。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