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成国:法国和新喀的高危选项

音频 05:18
2020年10月公投时支持独立的新喀里多尼亚人
2020年10月公投时支持独立的新喀里多尼亚人 © AP - Mathurin Derel摄影

今天是5月26日星期三,新喀里多尼亚地区民选代表们受法国总理卡斯泰邀请已抵达巴黎。马克龙的任期会在新喀里多尼亚走完去殖民地化全程当中收场吗?面对中国在南太平洋的着墨,法国政府有所顾虑,民选代表们须在巴黎对总理的诸多疑问作答。新喀里多尼亚全民公投的走向,是今天法国各大报刊的重点内容,因为或许今年年底,或许最晚2022年9月,那里将进行第三次,也是最后一次独立公投,独立的可能性并不小,法国需要做好万全准备,从前殖民宗主国的身份,转换成合作伙伴。

广告

世界报指出,法国政府与新喀里多尼亚民选代表的工作会谈秘密文件共有44页,其中至少33页研究的是下一次公投若是独立派获胜,应当如何应对。这没什么可惊讶的,毕竟相比留在法国,独立出去才会出现更大的不确定性。而且独立的可能性也并不小。2018年11月4日的公投当中,有42.33%的新喀里多尼亚人选择要独立;2020年10月4日那次公投,有46.74%的民众要独立。不过,新喀里多尼亚在经济上对宗主国的依赖程度很高,自身在该区域贸易的介入度很低,且法国对新喀里多尼亚的经济扶持在2020年占到了该地生产总值的18%,若选择独立,这一切都要重新谈,新喀里多尼亚人也不再拥有欧盟公民的身份,无法自由进入欧盟。另外有关新喀里多尼亚镍矿的前途,若独立出去,法国对其提供的贷款,担保,免税机制,雇佣利好等一系列矿产开发管理战略,也都要重新谈。该秘密文件当中指出,由于独立对新喀里多尼亚经济将不可避免造成冲击,预计将有一万到七万名新喀里多尼亚人将选择出走,该地总人口目前为28万。

新喀里多尼亚民选代表团抵达巴黎的消息也是今天费加罗报的头版头条。当天费加罗报的社论也对新喀里多尼亚持续了三十年的政治动荡与不确定性做了评论。社论写道:“阿尔及利亚和其他非洲国家从法国独立出去已有六十余年,科莫尔,吉布提和瓦努阿图也从法国独立出去差不多四十年,如今,这个太平洋中心的法国一块领土,是否也会独立?前两次公投的结果,新喀里多尼亚人选择了留在法国,但选择独立和选择不独立的百分比差距很小…马克龙在2018年直白地说:‘法国若是没了新喀里多尼亚,将不再是原来的法国’。的确,法国有相当多的利益要捍卫:比如全世界四分之一的镍矿储量,比如资源丰富的海域,再比如地理战略上的关键点,等等,尤其是面临中国的巨大胃口,法国不能坐视不理。如果本次公投让尘埃落定,新喀里多尼亚彻底选择留在法国,那么就要在政治和经济上为它筹划一个安稳的未来,让它在法国能够充分得到发展”。

费加罗报在内页从经济角度报道了新喀里多尼亚北部独立派的矿产开发政策与该政策引发的质疑。不久前,新喀里多尼亚南太平洋矿业公司被法庭判处进入司法拯救程序,今年四月底,地区审计法院发出警告,称新喀里多尼亚独立派运营的镍矿公司已经走入了死胡同,而每5个新喀里多尼亚人当中,就有一人在该公司工作。与南太平洋矿业公司一道被警告的,还有独立派掌控的另外一家公司,费加罗报引述一名业内人士的话称,两家公司双双“积累下了高额且无力偿还的债务”。根据地区审计法院的报告,相关集团的债务已经超过了新喀里多尼亚地区生产总值的20%。而且矿业公司并非真正掌握在新喀里多尼亚当地人的手里,瑞士跨国公司嘉能可才是工厂债务背后的真正掌控者。地区审计法院总结认为,新喀里多尼亚想通过镍矿发展经济,却发现背上的债越滚越多,也越来越依赖法国中央政府的援手。费加罗报表示,当地人本想通过镍矿完成经济上与法国的切割,因此镍矿不仅是经济策略,更是政治风向,然而这一战略已走向失败。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