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有责但无罪:悼卢旺达屠杀马克龙的外交策略

音频 05:25
5月27日马克龙在基加利做演说
5月27日马克龙在基加利做演说 © AP - Nicholas Garriga摄影

在对卢旺达首都基加利进行历史性访问之际,法国总统马克龙请求“穿越黑夜的人们”向法国进行“宽恕的馈赠”。27年前,一个长期得到巴黎支持的政权制造了对图西族人的大屠杀;27年后,得益于历史学家们的研究报告和两国元首相向而行的准备工作,法国总统表达了正视历史的意愿,这也是两国关系正常化,平息历史争议的前提,这是法国世界报5月29日星期六的头版头条以及前4页的重点关注内容。

广告

世界报在头版刊登了马克龙与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5月27日于基加利参观卢旺达大屠杀死难者纪念馆的一张照片,照片上,纪念馆墙壁挂满了受害者生前写实照,勒德里昂站在稍远处的阴影里,望向凝视照片墙的马克龙,后者被天花板打下的一束灯光照亮。内页国际版,世界报分别刊发了以下几篇报道:“马克龙在基加利请求大屠杀幸存者的原谅”,“支持与承认错误,比道歉更宝贵”,“法国从事实上曾经与实施种族屠杀的政权站在一起”,“马克龙与卢旺达总统卡加梅就大屠杀历史进行了交流”。

综合报道中世界报特别提到了马克龙对用词的选择:他使用的词汇是“责任”,而没有说“有罪”或者“同谋”,并且马克龙本次一改以往的脱稿且语速跳跃的风格,“这次全程念稿,没有一处脱稿,语速缓慢沉稳地念完准备好的文稿,这无不彰显出他对死难者,对卢旺达,对非洲,对法国舆论的重视程度”:“诚然总统本次卢旺达之行,瞄准的是走出法国对历史的否认,但他并不想对时任总统密特朗发起控诉…正是在密特朗治下,爱丽舍宫曾出现意识形态的游走,法国曾在军火方面对犯下种族屠杀的政权予以支持”。马克龙在演讲中表示:“巴黎为了支持卢旺达内部谈判而做了可赞而勇敢的努力,这种努力本来应该在1992年到1993年以达成阿鲁沙和平协议而告终,却被种族屠杀横扫一空”。马克龙强调,当时的法国政府没能意识到警告信号的严重性:“无视了最清醒的观察者们的警告,法国背负着不可辩驳的责任,历史齿轮转动当中,出现了法国最想全力避免的惨剧”。法方研究人员报告中也指出,密特朗时期的法国总统府眼里只有盎格鲁撒克逊对非洲大陆的影响力,因此拒绝听见警报的拉响。

今年4月9日,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在首都基加利接见了来访的法国历史学家团队代表文森-杜克勒特。杜克勒特回忆那场见面,说“卢旺达方面对我们总结报告的严重性感到很吃惊…我问他一旦真相浮出水面,是否应该通过司法途径继续下去,总统卡加梅对我说,不”。杜克勒特回顾了他的委员会做调查报告期间爱丽舍宫与其保持的距离,称委员会的工作得到了充分的尊重。他解释道:“马克龙明白,如果不能真正直面法国的责任,那么法国与卢旺达,再往大里说,与整个非洲之间,都会一筹莫展”,“政治上意图拉近关系,那么首先就要奠定共同承认历史真相这块基石”。在此期间,卢旺达政府还收到了美国律师事务所一份受托报告,当中指出法国25年来通过制造“隐身行动”来逃避对卢旺达的介入真相,但这份报告通体对法国作为活跃共谋的指认强度已经是相当缓和,这也让法国政府感到满意。

这场法国政府与学界,法国政府与卢旺达政府间的和解当中,离不开各方的充分诚意与尊重。世界报指出,卢旺达总统卡加梅把官方词汇的选择权交给了法国总统府,他强调,卢旺达想要“超越大屠杀的创伤”,马克龙也只字未提受到众多人权组织谴责的卢旺达专制问题。这一次马克龙访问基加利做了演说,事后卡加梅公开表示:“法国总统做了一场强大的演说,这场演讲对当今有着特殊的意义,也必将在卢旺达之外产生回响。这场演讲包含的价值超过了理由,他说的话都是真相,而说出真相十分冒险”。之后,卡加梅转向马克龙,对他说:“然而,您还是说了真相,就算您会为此付出一些代价,就算这并不受欢迎”。世界报最后总结评价称,和任何一届法国总统一样,马克龙在这种纪念性的演说里极尽词汇的筛选,然而此前并无任何一位总统像他这样,把这种历史纪念事件,与法国外交政策相关联起来,巩固法国当今与未来的利益。马克龙也通过本次行动,展现出巴黎对非洲大陆的新姿态:超越殖民遗产的平等对话,以此来应对在非洲一些国家扩散开来的反法情绪。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