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报纸摘要

新冠阴影笼罩,怪异的东京奥运会为谁而办?

音频 05:33
东京奥运会没有观众,气氛冷清
东京奥运会没有观众,气氛冷清 AP - Charlie Riedel

因新冠疫情而被迫推迟了一年,几乎取消的东京奥运会今天(7月23号)正式拉开帷幕,成为法国各大报关注的国际新闻焦点。

广告

2020年初,东京和日本紧锣密鼓筹备奥运会之际,一场在中国武汉爆发随后席卷了全球的新冠疫情颠覆了所有的预期,让这届奥运会以极不寻常方式载入奥运史册。法国 « 世界报 »的相关文章指出:首先被推迟,多次受到取消的威胁,最后,还是在7月23日至8月8日排除万难,但以闭门方式举行。等待了五年的选手们只能接受这个 或许"不应该举行的 "版本。« 世界报 »文章标题为“没有节日气氛的奥运”应该说非常贴切地描述了奥运会的气氛。

夹在缺乏热情的民意和举办压力中间的日本政府

该报道指出,在今年3月份通知外国观众不要前来东京之后,7月6日组织者又要求日本公众 "不要 "去观看马拉松和竞走等室外比赛项目,这些活动甚至被转移到距离东京的1000多公里札幌举行。最后,首相菅义伟又宣布了新 "卫生紧急状态",全面封锁。究其原因,实际上几乎所有日本人都在不同程度上拒绝奥运会,他们担心11000多名来自全球各地的运动员和工作人员带来的 "奥林匹克变种病毒",让日本政府也陷入了对健康危机管理困境。虽然预计大多数奥运参赛者都会接种疫苗,但日本人口中接种疫苗的比例仅略高于15%。被困于民意的锤子和奥运会铁砧之间,让这届日本政府几乎没有回旋的余地。

正如«费加罗»报有关东京奥运会的头版大标题:

最大限度保护下的东京奥运会

文章写道,由于担心在东京形成一个巨大的群聚感染源,今儿让病毒从这里传播到全国甚至全世界,日本奥委会已经尽一切可能来安抚那些奥运会漠不关心、甚至充满敌意的民众。政府为运动员、工作人员和记者制定了严格的协议,迫使他们在奥运会期间生活在一个健康的 "泡沫 "中:每日进行测试、地理定位、只能做有限的互动......即使是住在现场的参赛者,理论上也必须通过同样的卫生检疫标准,运动员在奥运会期间犹如住在修道院,既不能见家人也不能去餐馆或参加不必要的约会。

“泡沫”真空式防疫能确保万无一失?

到目前为止,日本以惊人的方式成功控制了Covid-19疫情:只有15,046人死亡。因此日本并不希望它的努力被外国 "游客 "破坏,即使他们是运动员,而且只在他们的国家呆两个星期。奥委会新闻中心解释说:"不论接种过疫苗的人、曾经感染者、还是通过测试的人,无论谁进入 "泡沫",都要留在其中,",目的是严格控制,让他们在离开和返回家中时不会感染其他人"。据日本媒体报道,所有这些限制都是强加给一个已经有85%的疫苗接种率的奥林匹克社区。事实上,如果将参与奥运会的50,000人看作是一个国家的话,那么在Covid-19疫情上说,它可能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迄今为止,在超过15000名抵达者中,组织者测出31例阳性,比例为0.2%。

但这个 "泡沫 "并非万无一失,这也是日本媒体追踪的一个焦点。比如,«每日新闻报》就描述了运动员抵达东京机场时,被冲破安全警戒线的粉丝接近的情况;运动员与机场工作人员使用同一个厕所,并与他们擦身而过,以至于他们的身体在走廊和楼梯上相互接触,"同样,一个电视节目拍摄了外国记者在东京周围漫游的镜头提供给担心的观众。

文章指出,到东京参加了一趟奥运会,但他们所看到的日本只是他们的酒店、更衣室和没有观众的体育场,得奖的人将在颁奖仪式上自己把奖牌挂在脖子上。但记者也指出,在现场围绕活动的日常生活中,很少有参与者抱怨,因为他们意识到这一国际活动的特殊背景,并对日本工作人员(其中一些是志愿者)的礼遇表示感谢。

奥运会为谁而办?

在这样的情况下,奥运会是为谁而举行?世界报问道,是为了国际奥委会及一直在坚定地捍卫冬奥会的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吗?德国人巴赫在今年三月份未经竞争而再次当选为该组织的负责人后,就曾表态说:"问题不在于是否会举行奥运会,而在于如何举行," 实际上,没有奥运会,整个奥林匹克大厦就会象沙子城堡一样不堪一击。因为国际奥委会将近90%的巨额奥运收入重新分配给各国家奥委会,因此它不能不履行合同,特别是与广播公司和赞助商的合同。

文章指出,之所以坚持举办奥运会,当然也是为了运动员们,因为奥林匹克运动会首先是比赛,能参加奥运会是几代运动员的梦想,有时甚至为这个四年一度的活动准备一辈子。即使是在寂静的空旷体育场里,即使是在各种条件均打折的情况下,奥运会仍然是许多运动员的绝佳展示平台,他们只有在这里才有机会发光发热。"法国十项全能运动员凯文-梅尔(Kevin Mayer)在得知比赛在没有观众闭门举行时说:"我们被剥夺了体育的一个令人愉快的部分,但我们绝不能忘记我们为什么从事体育。

«费加罗»报社论同样关注这个问题。由该报体育版负责人Martin Couturié撰写的文章指出,本周五,摄像机将大举出动,报道这次“真空运动会”的开幕式,尽管包括许多日本人在内的一些人希望看到运动会被取消。奥运会在推迟一年后继续举行是一个 "好消息"。因为除了疫情的阴影和对整个世界体育的财政影响外,取消奥运赛事对运动员本身也是一个可怕的打击。他说,我们不是在谈论那些没有奥运会也能活得很好的足球运动员、网球运动员和高尔夫等项目的运动员。而是那些柔道运动员、击剑运动员、射箭专家、摔跤手和其他 "小 "项目运动员,他们每四年才从阴影中走出来,只有在奥运会上才能被大众看到,经过多年的努力,他们得到了这种合法的认可,这当然是人们所期望的,但并不总是容易。成为所谓的奥运小项的运动员,当珍贵的奖牌闪耀、马赛曲响起时,当然也是一件非常高兴的事,但也有一种不可否认的神圣感,要达到顶峰,需要做出巨大的牺牲(尤其是家庭和经济上的牺牲)。

作者认为,无论人们怎么说,奥林匹克运动会仍然是体育与其价值、普遍性和情感碰撞的独特场地。他建议那些要求取消奥运会的人只需要关掉电视不关注就可以了。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