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文艺欣赏

门德尔松和苏格兰交响曲

音频 05:02
Podcast
Podcast © FMM

1829年7月,门德尔松到苏格兰参访在爱丁堡霍里路德古堡遗迹, 在哪里产生了创作a小调《苏格兰交响曲》的灵感。门德尔松所说的古堡有个典故: 1566年3月9日夜,深得女王幸宠、被称为“外交顾问”的意大利乐手李吉奥被一群贵族杀死。

广告

在一封信中,门德尔松写道:“日近黄昏时,我们来到霍里路德堡,玛丽女王居住、恋爱的地方。那里值得一看的是爬上迂回的楼梯后,可看到的一间小屋。当年追踪者爬上楼梯,在这里发现李吉奥,硬将他从屋里拖出,在隔了3个房间的拐角处将他杀死。四周的东西已经坏了,从中还可以望见蓝色的天空。我今天就在这间古老的房子里,找到了《苏格兰交响曲》的灵感。”

后来,门德尔松把这首作品呈献给英国维多利亚女王,即霍里路德古堡主人——苏格兰女王玛丽的第九代孙女,1842年3月3日,由门德尔松自己指挥爱乐乐团首演。

作品的引子就是门德尔松参观玛丽女王加冕的小圣堂废墟时,脑海中闪现的那句乐句。它第一次出现显示出苍凉的感受,中提琴和双簧管以凄然的音色奏出,然后再由大提琴唱出,略微增添了一抹暖色。

交响曲的第一乐章变化很多,表情标记也用了较多文字:“流动的行板-稍激动的快板-非常活泼的-返回最初的行板”。

最初的那个灵感,在进入第一乐章中激动和活泼的“快板”的主要段落时,变得比较灵巧和伸展,主要由第一小提琴来演奏,尽管随后新的乐思出现,但这最初的灵感仍然以另一种变化的形式闪现。事实上,整个乐章就是受这一中心主题及其衍生乐思支配的。

乐章的结尾是疾风暴雨式的,这是在浪漫主义时期十分盛行的音乐类型,同时期瓦格纳创作的《漂泊的荷兰人》中,也有同样的暴风雨般的音乐,或许这正是当时的作曲家们所追求的一种浪漫气质吧。

在这个结尾的高潮处,滂沱大雨仿佛是急速倾泻而下的,虽然管弦乐队在盘旋轰鸣,但却给人以冷彻心扉的感受。最后,是乐章开始那个“流动的行板”的简单重复,以此为衔接,直接进入第二乐章“不过分活泼”的谐谑曲。

这是整首交响曲中篇幅最短小的乐章,采用传统的奏鸣曲快板曲式,但同时又显得十分自由,音乐带着一股清新的味道。有人将它称之为一幅苏格兰风俗画,虽然并无不可,但似乎乐曲本身没有这么具象。

谐谑曲的主题是活泼的,与第一乐章基本乐思相关联,据说取自一首古老的五声音阶的风笛曲调,在这里以一支单簧管单独吹奏出,背景是小提琴和中提琴的碎弓方式的演奏,很像是在窃窃私语。

这一乐章就像是偶尔刺破重重乌云的一道阳光,然而转瞬即逝,很快就进入到一个漫长的“柔板”乐章之中,尽管这个第三乐章不像第一乐章那样阴冷,但却充满了若有若无的忧伤情调;二者之间,前者是怀古情绪的引发,后者则是这种情绪的延续。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