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风土人情

如何纪念巴黎公社150周年引争议

音频 05:29
巴黎市应该纪念还是庆祝也成为不同政治派系争论
巴黎市应该纪念还是庆祝也成为不同政治派系争论 © 网络

150年前,巴黎人于3月18日举行起义,建立巴黎公社。巴黎公社是19世纪的最后一场革命,让人类历史上出现的第一个无产阶级政权,维持了72天的巴黎公社被血腥镇压在5月25日结束,被称为5月流血周。巴黎公社具有历史象征意义,即有其独创性,也引起反思,在巴黎公社150周年之际,巴黎市应该纪念还是庆祝也成为不同政治派系争论的议题。

广告

发生了什么

法国1870年发动了为争夺欧洲霸权的普法战争,但是战败,拿破仑三世投降,他代表的第二帝国崩溃。随后成立了由资产阶级共和派等组成法兰西第三共和国的新政府。但是普鲁士人大举进攻法国,9月包围巴黎。普鲁士军队的不断炮轰巴黎进一步激化社会各阶层的不满,包括工人和下层的巴黎市民要建立民主共和国。18711月普鲁士军队围困巴黎135天后,执政的梯也尔政府与新成立的德意志帝国宣布停火。德国人随后进入巴黎很短时间后就离开。

巴黎人不满政府的投降,而且政府军要把储存在蒙马特高地的400多门大炮运走,引发巴黎人的抗击,他们在各处搭建街垒,随后杀掉两位政府将军。梯也尔政府撤往凡尔赛让巴黎权力真空,326日,巴黎人通过自由选举选出了85名代表,由他们组成的公社议会负责在梯也尔政府撤离的情况下管理巴黎城市,328日巴黎公社宣告成立。这个议会很快开始使用巴黎公社的名称。

巴黎公社在525日受到镇压,近期根据不同调查显示至少有7千到2万人在5月流血周中丧命。

继续引起争议

今年是巴黎公社成立150周年,是纪念还是庆祝继续引起法国不同政治派别的争论。就在23日巴黎市议会上,反对派共和党人格拉尼埃Rudolph Granie)谴责巴黎市政府的庆祝活动,理由是巴黎公社期间众多建筑被烧毁,如曾经作为拿破仑三世住所的杜乐丽宫被公社拥护者们点燃,卢浮宫的一个翼楼也被火势波及,导致10万册书籍被烧毁;还有巴黎司法宫和警察局、甚至巴黎市政厅也没能逃过被焚烧的厄运。

巴黎市政府法共议员拉斐尔·普里梅特(Raphaëlle Primet)认为巴黎公社是在所有历史中,是最现代,最广泛和最富有成果的革命,当时提出如男女工资平等、征用闲置住房给无家可归者、免费司法、承认自由婚姻、教会与国家分离等等;应该进行庆祝。

历史学家米歇尔·科迪略(Michel Cordillot)著有《1871巴黎公社年的重要代表人物》一书,他对于来自右派的强烈不满纪念活动并不感到惊讶。这位历史学家说:如何诠释巴黎公社这个历史事件从来都是不同党派争夺的话题,还与法国政界甚至世界政治有关的意识形态争论向连接。

这位历史学家认为巴黎公社的历史曾经在某个时期被有意的曲解,以使让某些情况下的政治路线合法化,但是巴黎公社引发的激情从来没有消失。如就在巴黎公社结束后的几年出现过一些反对巴黎公社的文学作品,可以叫做《黑色传奇》,不是那种低级的反共产主义文学,但是有令人难以置信的描述,贬低巴黎公社成员。如以著名作家古斯塔夫·福楼拜(Gustave Flaubert),阿尔封斯·都德(Alphonse Daudet)和乔治·桑德(George Sand)为代表,他们的作品把巴黎公社成员描绘成社会败类和堕落的人。与雨果,阿蒂尔·兰波(Arthur Rimbaud, 保尔·魏尔伦(Paul Verlaine)代表的认同巴黎公社成员形成鲜明对比,他们认为但是巴黎公社成员推出社会改革理念。

法国当今各派政党,左派如同右派一样,从不同政治观点出发试图重新诠释这段历史,巴黎公社继续是触发强烈情感冲突的议题。

在政治派别辩论之外,历史学家们呼吁希望通过这些纪念活动能够提供史学辩论的机会。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