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节目

法国面对极端恐袭威胁的新面孔

音频 12:00
帕蒂老师遇害前工作学校前众多人献花表达对他的致敬哀悼
帕蒂老师遇害前工作学校前众多人献花表达对他的致敬哀悼 REUTERS/Charles Platiau

巴黎郊区中学老师帕蒂因在课堂上展示伊斯兰教先知漫画而被极端分子野蛮砍头杀害案过去一周,案件带给法国人的强烈震感冲击波还在持续,凶手的身份和案情也在逐步调查公布中;18岁,原籍车臣,拥有难民身份,这和一个月前在《查理周刊》旧址持刀砍人的巴基斯坦籍袭击者的身份有类似之处,而与2015年查理周刊枪击案时圣战恶组织背景有所不同,这是否显示了法国面对的极端恐怖攻击威胁正在改变?面对这一威胁新面孔法国该如何甄别、防范和应对?就此法广法语部“解析”栏目访谈政治学家、阿拉伯及圣战组织专家迪法拉欧(Abdelasiem El Difraoui)。

广告

迪法拉欧是柏林科学与政治基金会创办人之一。

已知斩首案凶犯的情况

就此次斩首案凶手,迪法拉欧说,据目前已知的情况,18岁的凶手安佐罗夫出生在车臣,有多年在俄罗斯居住的背景,很可能会讲俄语,数年前来法国,获得了难民身份,曾在距离案发现场百公里外的艾弗勒学校上学。迪法拉欧说,安佐罗夫的车臣背景引发了不少错误解读,正如其在德国的研究:车臣社群在德国、和在法国一样,往往被认为是一个“风险社群”,被看作是不稳定的、经历过战争梦魇、民族意识强烈、并逐步极端伊斯兰化。要指出的是,这个族群经历了俄罗斯的暴力镇压,首府格罗兹尼在俄罗斯军队的轰炸下几乎被摧毁殆尽,被称为车臣的斯大林格勒。

伊斯兰圣战极端意识影响广泛 不应将之对于某一族群

记者提到,车臣社群对法国做法反应强烈,尤其是对法国有关展示伊斯兰先知漫画反应强烈。

对此迪法拉欧说:其实反应到处都有,对车臣人,尤其不应打上成见的烙印。他们遭遇了上世纪末对俄罗斯的两次战争苦难,同样,车臣也存在某种极端伊斯兰化,也有车臣人参加了伊斯兰圣战。在沙特的影响下,许多车臣人前往叙利亚与伊拉克作战,参加者占其人口的相当比例,但尽管这样也不应对整个车臣社群抱有成见,车臣人的回归宗教化、一方面是受到以沙拉菲伊斯兰圣战宗教的,一方面他们受到普金治下粗暴专制的压迫,车臣名义上自治,实际是被遗弃的、被粗暴压制的。车臣人非常重视族氏、重视家庭和民族意识,而在西方情报部门中很少人会讲车臣语,对这个族群缺乏足够的了解。

记者问,安佐罗夫的车臣原籍、联系与九月份《查理周刊》旧址砍人凶犯是巴基斯坦籍,他们与2015年期间恐袭罪犯大多是生活的法国的北非裔已经提下有明显不同?

迪法拉欧说,短期记忆的特点是容易或倾向与将圣战分子划归入到某一族群,比如北非,但在此之前,也有其他的族群受伊斯兰圣战的更多影响,比如2010年法兰克福机场攻击案,一名科索沃青年枪杀美军士兵,还有波士顿马拉松赛爆炸案中的车臣人,以及有塞内加尔人担任盖达组织头目等。因此要切实盯住的是圣战的意识形态的危害,而不要归到某一特定族群身上,伊斯兰国被消灭,但圣战主义仍在广泛扩散。将恐怖主义归咎到某一种族上,不仅是一种污名化的成见,也是对这个恐怖主义意识心态的缺乏了解。

欧洲应重视难民的需求和融入问题

和之前相比,最近发生的斩首案和查理周刊旧址持刀砍人案,主犯都没有在安全部门的监视S名单上,对此迪法拉欧的看法是,欧洲目前有很多攻击,主犯并不在安全部门可疑黑名单上,情况各异,并不存在某种固定模式,而只是可能给我们提供某些有迹可寻,比如这两起案件,唯一的共同点、如果可以这样总结的话,就是他们都具有难民身份。欧洲有很多难民,他们境况都很艰难,在社会中几乎没有他们的位置,不理解我们的社会价值观,因为没有人真正和他们讲过我们的价值观。被排除在法国或者欧洲梦之外的他们转而相信伊斯兰圣战的教义和谎言。因此应该非常关注难民的需求和难民的融入,这不仅是法国一国的问题,在德国也同样,不时发生有阿富汗、叙利亚难民因宗教等各种原因用砍刀、斧头伤害德国人事件。必须了解伊斯兰圣战祸患是多种形式的,除了有强有力组织结构形式的,也有处在灰色地带的、个人的坚定极端化。

圣战恐袭多种形式,包括“孤狼”式个人自发行动

就最近法国两起攻击案凶犯,都是并无恐怖组织联系的“孤狼”,较几年前不同,对于这种自发的形式的、以个人、家庭小圈子的极端宗教案件,迪法拉欧称就像是圣战分子打开了潘多拉的盒子,受到意识影响的个人,可以从事可怕的极端恐怖行动而不必加入圣战组织,就像此次的车臣人、以及2016年尼斯攻击案中的突尼斯原籍凶犯,他并没有诸如如生活失败、酗酒等任何可能坠为恐怖分子的典型特点。而就新的攻击事件也并不像以往会有圣战组织宣称对事件负责,是否与他们受打击被削弱有关 ?或者是否是因为叙利亚和伊拉克的伊斯兰圣战组织被削弱,才会出现法国本土的攻击呢?对此迪法拉欧表示,二者可能存在关联,圣战组织过去在受到军事威胁时,也往往会到处宣称对各地的攻击事件负责,以显示自己仍然存在。

重视年轻人网络正确使用网络,防范极端主义网络传播

今天的恐怖攻击者,就像最近两起案件的凶犯,他们最可能有关联的运动有哪些呢?迪法拉欧认为他们最可能是受到某些机构思想教义的诱发,加入这些协会或组织,正如安全部门提到要关闭或审查一些协会,这也许还不够,特别是如果针对错了协会,产生的结果会很糟糕,因为这是针对思想意识的小的预防性措施,就和过去针对极右的措施一样,更大规模的应该是展开教育,比如应教授年轻人如何正确阅读互联网的信息,发生诸如此类的攻击事件,就因为有人在社交网上释放假信息、或者歪曲事实、策划合谋等,所以要教育年轻人,如何鉴别,如何避免这类事情。

帕蒂遇害案引发了法国政府更严厉的打击。巴黎北部一所清真寺被关闭,一个亲巴勒斯坦哈马斯的活动组织被关停;当局将组织对51家穆斯林机构的调查,法国公民事务部长还召集了Facebook等网络社交媒体平台会议,协商如何应对网络伊斯兰主义的扩散。对于取缔若干协会组织的措施,迪法拉欧表示必须谨慎,严格按照司法程序,如果这些组织从事违法行为,应该追究责任。但他也表示,某些时候,这些措施不免给人以政治宣示的印象,显示政府正在作为。应该切实从长、从远计议,预防暴力的出现,包括圣战分子的暴力、也包括极右及其他组织的暴力。这不是短期行为,出于谨慎他表示不想对取缔关停某些协会做评判,而重申让年轻人理解和学习如何阅读网络信息,这是一项艰巨的工作,不可能一蹴而就,要教会人们不能对网络信息全盘接受,就比如此前美国极右组织在网上传播流言,说华盛顿某个比萨饼店在地下室从事恋童癖网络活动,导致有人拿着步枪闯到这家店要杀店主人,所幸这人的正义行动被阻止了,而事实是这个店根本就没有地下室,也不是恋童癖的俱乐部,因此亟需对互联网的切实净化。

法国对网络的管理净化是否进行得太迟? 迪法拉欧表示,所有人都进行得过迟,因为网络科技的发展远远快于立法、快于我们的情报部门,尤其是网络巨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此非常迟疑。必须要加速,同时我们不可能完全监控社交网络,极端组织也往往会更换网络平台,起初是在脸书、推特,后来转到加密社交平台,像telegram或whatup等,因此应该监控网络,也应该教会人们、尤其是年轻人网络的危害。

法国是否比之前面临更大极端恐怖威胁

在访谈的最后,记者问及是否可以说现在法国比数月前面临更大的极端伊斯兰恐怖威胁,法国情报工作协调负责人在谈到反恐形势时曾提到,目前正在进行的对查理周刊袭击案同案犯的审判之际,网络社交平台上也出现了更多号召暴力的叫嚣、同时煽动宣扬极端伊斯兰教的信息也有增加。对此迪法拉欧说,个人认为恐怖威胁要低于2015、2016年,无论如何,这种个体的造成重大伤亡的威胁是长期性的,就像常说的例子:在现在希特勒的德国灭亡已经70年后,后纳粹主义仍然在许多地方存在,比如在德国、包括美国,因此这的确是一项长期使命,同样,极端伊斯兰主义以各种恐怖袭击、个人行为、意识形态等各种形式长期与我们共存,但我们必须要捍卫自由,尤其要捍卫我们社会的自由、捍卫我们的法制。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