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节目

拿破仑与中国1/6: 中法拉丁文大辞典的前世今生

音频 11:07
中法拉丁文大辞典的前世今生
中法拉丁文大辞典的前世今生 © AP

今年是拿破仑辞世两百周年整数纪念周年,我们请到了拿破仑基金会国际事务负责人皮特-希克斯教授,对拿破仑和中国这个话题做关注。拿破仑基金会于1987年11月12日注册成立,是法国的非营利组织,宗旨与任务是鼓励和支持对第一法兰西帝国和第二法兰西帝国历史的研究,通过公众的兴趣让这段历史得以流传,并支持拿破仑遗产的存留。

广告

Ninan Wang: 希克斯教授您好,您是历史学家,也是拿破仑基金会(Fondation Napoléon)的国际事务负责人。这个基金会专门研究,弘扬所有有关拿破仑的历史,尤其是今年,2021年是拿破仑去世200周年。欧洲在罗马时期就将远在东方的中国称作“美味之国”,称中国人为“制丝绸者”,当时的欧洲和中国已经有一些往来。但是第一本中文-拉丁文-法语词典,是在拿破仑时期出版的,这一词典有一本现存于法国阿尔萨斯地区的米卢斯工业博物馆当中,承载着十分珍贵的历史,是当时法国向东探索的一个见证物。这本传奇性的词典,是怎么问世的?当时的情况是怎样的?

Peter Hicks: 我们知道,在法国执政府这一阶段的早期,一位在米兰出生的德语区的汉学家,名叫约瑟夫-黑叶,为法国执政府做事,当时是1802年,法国执政府要他出一本(中文)词典,为此,法国执政府给了约瑟夫-黑叶6000法郎作为酬金,这个数字已经不错了,约瑟夫-黑叶本人也因他对中国的了解而有点名气,后来到了1805年,约瑟夫-黑叶出了一本有关中文的书,这本书在法国国家图书馆里,当时名叫法国皇家图书馆,约瑟夫-黑叶在前言里面写道,他几乎就能出版一本拉丁文-中文的词典了,但只是“几乎就要出版”,却还没能出版,事情是这样的:他并非法国人,当时懂得中国字的欧洲人不多,不过有意大利人,有德国人,还有法国人,有一个意大利人,参与过英国马戛尔尼伯爵1792-1795年的出使中国任务,这个意大利人做过一些把文件资料从英文翻译到中文的工作,这个意大利人激烈地批评当时忙于中文词典工作的,生于米兰的德语区汉学家约瑟夫-黑叶,他批评说,约瑟夫-黑叶根本不懂中文,对中国的了解也不充分,并以此敦促法国挑选一个合格的人来编中文词典,这个意大利人名叫梦都奇,来自意大利的锡耶纳,他很想拿到这份编写中文词典的工作,可是,到了1808年,历经一些磋商,法国内政部长科特雷(Emmanuel Crétet)任命了一个法国人,来继续编写中文词典,意大利人梦都奇非常想得到这份工作,但是他却并没能如愿,意大利人梦都奇成功地“赶走了”约瑟夫-黑叶,但法国政府没让梦都奇接任,而是指派了一个法国人,而这个法国人,就是德金(De Guignes),1808年10月法国政府通过政令,宣布他编写中文词典,德金就这样,继续这份由黑叶在1802年开始的工作,并在1813年成功地完成并推出了标有拿破仑的大辞典。

当时,著名的汉学家之间常常吵架,(有关中文的)工作很少,所有的汉学家都想做第一个推出中文大辞典的人,所以,当1813年中文大辞典问世的时候,没能拿到这份工作的汉学家们,对德金发起了攻击,他们说,这个大辞典很糟糕,有错误,人们对德金这本大辞典的诟病,还包括说他没引用信息来源。所幸的是,印刷所用的中文字块已经被刻出来了,否则工程会更加浩大,工人们花费了15到30多年来刻这些字块,在18世纪,从路易14到1746年,我记得是有四五个专家,耗费毕生心血在刻字上面。

但是其他汉学家对德金的指控则是基于手稿部分,德金参考的手稿来自一名叫巴西洛-博罗洛(Basilio Brollo, 叶尊孝)的神父,德金拿到了叶尊孝神父的(中文-拉丁文)词典文稿,然后使用已经刻好的字块,把它们印刷出来,人们指责德金,说他没有说明他的中文大辞典来自于叶尊孝神父,这属于抄袭剽窃,说德金抄袭了叶尊孝神父,事实上,德金在中文大辞典的来源上含糊其辞,如果说他全然没有提及叶尊孝神父,那也是不公平的,但的确,这本词典的来源并不是十分清楚。不过,德金的贡献,的确是给这本中文-拉丁文的词典加上了法语解释,叶尊孝神父的词典是从中文翻译到拉丁文,而德金是基于此,加上了法语翻译部分,成就了著名的中法拉丁文词典。

汉学,或者说对中国的研究,在法国得到了很早的开发,比如说,1813年出版的德金编纂的中拉法大辞典,当中使用的中文字块,它们的制作时间比大辞典问世的时间早了100年,这批中文字块,是在路易14的治下定做的,这些中文字,被刻在了一只只木块上,总共有成千上万只刻有中文字的木头。18世纪中期,刻字工作完成了,这些木头被运送到了巴黎的法国国家图书馆里面保存,当时这个图书馆被称为法国皇家图书馆,直到1802年,这些木刻中文字块才被运出图书馆,被送到了印刷厂。

当然了,法国和英国之间有争吵,两方争做最佳汉学家。诚然,英国人比法国人开始的要早,英国有马戛尔尼伯爵访华,还有阿美士德伯爵访华,因此英国人对中国是前后派出过两次使团,所以说法国人想要在了解中国这件事上做点什么成绩出来。这也是为什么,中拉法语大辞典的问世,对法国人来说是一次强有力的行动,这意味着法国人领先于英国人了,因为英国人当时也在编写一部中英词典,然而1813年的中拉法大辞典更加丰富,这意味着“法国人超过了英国人”。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