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节目

拿破仑与中国6/6: 探秘中法拉丁文大辞典珍本下集

音频 10:09
208岁的汉学丰碑中西大辞典珍本实探-下集
208岁的汉学丰碑中西大辞典珍本实探-下集 © Ninan WANG

在2021年拿破仑一世辞世两百周年纪念整数周年之际,本台为您推出拿破仑与中国系列专题。上期节目中,我们走访了法国东北部米卢斯大学与工业学会图书馆,那里收藏着一本拿破仑政令下出版的世界第一部用两种西方文字撰写的,旨在为西方人提供了解中文渠道的中文-法文-拉丁文大辞典的珍本,并请上阿尔萨斯大学任职拉丁语言和文学讲师Céline Urlacher Becht女士为我们详细讲解了第一本印刷版中法拉丁文大辞典的问世。在这一期节目当中,她将继续为我们讲述接下来的故事。我们上一期当中曾经提过,虽然这是一部很有争议的出版物,但这部大辞典依旧长期未曾被超越。它的真正意义并非在于词汇语汇或者翻译,因为当中的内容主要来源已经被前人写就,使用的中文字块也是前人制造的,这本大辞典只是把前人所留下的,编纂在了一起而已。因此,它的真正意义不在于此,而是在于它是第一部真正得到印刷,且是大规模印刷的中西语言桥梁巨著。

广告

Céline Urlacher Becht:中法拉丁文大辞典的印刷担子,交给了一个人,此人名叫Chrétien-Louis de Guignes(小德金)。其实当时也有其他的欧洲汉学家可以胜任,但因为这一项目的国家性质,拿破仑还是任命了一个法国人。这就是为什么,编纂中法拉丁文大辞典的任务交给了此人。Chrétien-Louis de Guignes(小德金)不是语言学家,也不是词汇学家,更不是文献学家,而是一个批发商人,在他父亲的引导下,他才开始学习中文。他的父亲名叫Joseph de Guignes,是一名法国的院士,也是个汉学家。Chrétien-Louis de Guignes(小德金)在25岁时赴中国,并在广东的一处领馆工作了10年,还在中国到处游历,但从根本上他没有接受过语言学或者词汇学的教育,来帮助他履行编纂大辞典这一使命。命令他出版大辞典的那个政令当中说得很清楚,他应该如何进行这项工作,他必须使用之前那个世纪刻好的“摄政王的黄杨木”那些中文字块,而且还命令他必须在3年内完工,这的确是一个挑战。拿破仑定下的任务非常清楚,还拨了不少款给这个项目。拿破仑很以成功完结此项目为豪,他访问了格勒诺布尔市政图书馆,观赏了印刷好的中法拉丁文大辞典。这是在1815年,他说:“人们已劳作了100年,我的一纸政令却使之在3年内完工”!

当时有不少攻击诋毁这部大辞典的人,人们指责这部作品纯属抄袭。原因是这样的:这部大辞典直接来源于在华传教士在17世纪18世纪的作品,尤其是参照了一本古老的中文-拉丁语字典,名叫“汉字西译”,内容十分详实。这是一本中文拉丁文的对照词典。这本辞典来自一名意大利方济各会修士,名叫Basilio Brollo de Glemona,在法语里,我们管他叫Basile神父(中文又叫叶尊孝神父)。这本“汉字西译”当时有好几本存于意大利境内,其中的一本被借给了法国,后来法国又把它还给了意大利,还给意大利的时间是在路易十八的复辟时期。当时把此书借给法国,是为了帮助法国完成中法拉丁文大辞典的出版。

中法拉丁文大辞典一经问世,就招致许多批评,批评得最厉害的,包括Jean Pierre Abel Rémusat。Jean Pierre Abel Rémusat是一名现代法国汉学家,图书馆领域专家,他的中文名是雷暮沙。他严厉批评Chrétien-Louis de Guignes(小德金),说他纯属抄袭意大利神父那本“汉字西译”。Jean Pierre Abel Rémusat(雷暮沙)和一名合作者(此人名为儒勒-克拉珀)打算给小德金这本中法拉丁文大辞典出一本补充版。他为这本补充版做了很多介绍和推介,说这可以给1813年那本大辞典查漏补缺,进行改良,说补充版会完善小德金那本的缺陷。不过,补充版到底补充了多少,这值得商榷。首先,雷暮沙在补充版里放了一些小德金在他1813年大辞典里遗漏的一些图表,比如说叶尊教神父的“汉字西译”包括一些反义词列表,这个反义词图表被雷暮沙放进了他的补充版大辞典里面。可话说回来,他这么做,还是用了小德金用过的前人的资料。雷暮沙还给小德金的大辞典做了词根方面的补充,不过雷暮沙补充到第60多个词根就停下来了,也就是第206页,因此补充的充分程度有待商榷。他另外还有一些其他想要改良小德金1813年中法拉丁文大辞典的计划,不过都没有达成。到了1829年,雷暮沙的一名学生计划再版“汉字西译”,这名学生想要把“汉字西译”做成八开本,八开本跟现如今的A5纸张大小差不多。这么做是想让此书在查阅操作的时候更方便。他还想是使用石印术来进行更小的中文字的印刷,不过此举也后来不了了之了。综上所述,这一切都很有意思,因为1813年小德金那版大辞典毕竟有些年份了,它长期以来一直都是中文和西方文字互通的权威参照本,后来虽然出现了很多想要改良它的计划,这些计划要么就是不了了之,要么就是做出来之后,版式等当中,有很多小德金那版大辞典的影子。虽然小德金的做法让人们觉得,他想让读者认为,那部大辞典的作者是他,为此他把自己的名字放到了最前面第一页,不过整个工程里,他扮演的角色不是作者,而是工程经理。更确切地说,他的角色是大辞典的出版经理。所以说,小德金把自己的名字放到前面,把叶尊教神父的名字放到了很不起眼的位置,就这样,叶尊教神父的名字没有出现在封皮,而是在前言里被提到。这么做,其实是彰显了这一大辞典的地缘政治博弈元素。毕竟这是一个法国的工程,它里面蕴含了法国的国家自豪感,这本大辞典本身就是激发法国国家自豪感的一个载体。但话说回来,把意大利神父叶尊教那本“汉字西译”的意义放大,也是为了刻意缩减小德金在此辞典出版当中做出的贡献。

(以上是本台拿破仑与中国系列全部六集的最后一集,借着拿破仑辞世两百周年整数纪念年份播出,这一系列包括中法拉丁文大辞典的前世今生,中国睡狮论的前世今生,圣赫勒拿岛上皇帝和华工,探秘中法拉丁文大辞典珍本上集,中集和下集这六期。拿破仑与中国系列访谈由呢喃为您采播,相关视频请前往本台youtube,脸书,和官方网站浏览。)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