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节目

法国资深影评人谈赵婷与中国的电影审查

音频 05:39
赵婷执导的『无依之地』获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演员奖。
赵婷执导的『无依之地』获奥斯卡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女演员奖。 AP - Chris Pizzello

第93届奥斯卡金像奖4月26日晚间揭晓,华裔导演赵婷执导的《无依之地》获奥斯卡三项大奖,最佳影片奖,最佳导演奖与最佳女主角奖。不过,赵婷与她的获奖影片却受到中国当局的封杀,北京甚至禁止对奥斯卡金奖颁奖仪式的任何形式的转播,引发法国舆论的费解,法国资深媒体人,曾经是法国解放报驻京记者的皮埃尔,哈斯基在法国国内广播电台的国际地缘政治专栏中写道,世界上绝大多数国家,都会为他的游子获得奥斯卡金像奖而感到骄傲,唯独在中国,中国网络将赵婷与《无依之地》列为敏感词,而对赵婷的封锁恰恰彰显这一要对外显示强盛的强权体制内在的软弱。

广告

法国资深影评,法国电影手册前主编让-米歇尔·佛洛东 (Jean Michel Frodon)长期关注中国电影,日前他在一篇发表在slate网站的文章专门介绍了中国电影行业的审查制度如何进一步加强,其中就谈到赵婷与她的影片如何遭到中国网民的攻击。

法广:非常感谢您接受法广的专访,首先请您就本届奥斯卡颁奖仪式在中国遭到全面封杀做一个评论,这是否在电影史上史无前例?

Jean Michel Frodon:不,这也并不是从未发生过,封杀一些不支持体制,反应国家负面形象的导演这在电影届向来就有,而且并不仅仅来自中国,不过,在中国尤为突出,这是几个月来针对赵婷的攻击的继续,我认为中国政府以及中国人应该为赵婷而感到自豪,据我所知,赵婷从未否认过自己是中国人,尽管她更加喜欢生活在别的地方。我在Slate网站上发表的文章就介绍了中国电影行业的各个部门近期都加强了监控,而且,我认为这种监控不仅仅涉及电影行业。事实上,我认为这次北京封锁奥斯卡颁奖仪式的最主要的原因并不在于赵婷,而是在于获得最佳纪录片奖提名的由挪威导演哈默(Anders Hammer)执导的记录香港抗议活动的视频《不割席》((Do not Split),当然,影片最终并未获得奖项,但是,既然获得了提名,影片就有可能获奖,也就一定会引发关注,激发评论,所以,这才导致了北京政府对今年奥斯卡颁奖仪式的全面封锁。

法广:中国官媒环球时报就《不割席》未获奖评论说,影片的艺术水平本来就不够获奖的水准,您觉得呢?

Jean Michel Frodon:我一般很少与中国官媒的观点一致,不过,从艺术的角度来看,我确实也并不认为挪威导演的影片值得获奖,但是,作为香港抗争运动的见证,影片有它自身的价值。

法广:您觉得赵婷的影片除了她来自中国之外,是否带有一点中国色彩?

Jean Michel Frodon:在赵婷早期的影片,例如《哥哥教我唱的歌》,那种静静地,用长时间来观察以及讲述的方式,将故事与现实相混合的叙事手法能够感受到最近三十年来亚洲电影大师的手法,但是,随着她在美国从业的继续,来自中国的元素也就越来越不明显了。

法广:您在Slate网站的文章中描述了中国电影的现状以及中国电影审查制度的日益严厉,那在您看来,中国的这一代导演是否会被电影审查制度压垮?审查制度是否会压抑他们的创作灵感?您是否会继续关注中国电影?

Jean Michel Frodon:“我对中国电影十分关注,也十分感兴趣,我希望今年在嘎纳电影节上能够有许多来自中国的电影入围。中国电影是目前国际电影节中一大活跃的组成部分,如同中国经济一样,中国电影也是推动世界电影向前走的一大动力。至于电影审查制度是否会遏止导演的创作灵感,事实上,历史告诉我们,艺术家总是能够通过各种方式来找到表达自己的渠道,当然,我并不是赞成审查制度,因为导演的工作会变得更加艰难,但是,我认为最近三十年来,中国的艺术创作领域充满活力,我相信中国的艺术家会找到表达自己的途径,找到向我们介绍中国的方式,正如当年,前苏联一样,正是因为当年的苏联的影片,才使外界对苏联的社会有所了解。这同今天的中国也一样,今天在中国也有这样的重要的导演,有些可以被中国体制所接受,而有些则遭到禁止,例如,纪录片导演王兵,但是,他们记录了中国社会的一些重要的画面,而这些画面应该让过多的人看到。

感谢法国资深影评人,电影手册前主编让 米歇尔 佛洛东 先生接受法广的专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