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节目

拿破仑?又是他!

严培明/ L’Empereur Napoléon I er se couronnant lui-même(拿破仑自我加冕)
严培明/ L’Empereur Napoléon I er se couronnant lui-même(拿破仑自我加冕) © Yan Pei-Ming/ Musée de l'Armée

战神?亚历山大大帝重现?天才?魔鬼?拿破仑1821年逝世,却在接下来直到今天的艺术创作当中,得到永生。

广告
Pascal Convert, Memento Marengo-以拿破仑心爱的马为题材创作的展件
Pascal Convert, Memento Marengo-以拿破仑心爱的马为题材创作的展件 © Pascal Convert, Adagp, Paris 2021/ Musée de l'Armée
作为集政治,法律,军事大成的法国历史传奇风云人物,拿破仑一直是艺术家的灵感源泉,从大革命到如今从未间断,绘画,雕塑,书籍,电影…他是上万件著名艺术品的原型:法国艺术家雅克-路易-大卫作为拿破仑的首席宫廷画家,为他创作了“加冕仪式”,“拿破仑跨过阿尔卑斯山”等著名画作;让-奥古斯特-多米尼克-英格利斯为他创作了油画“王座上的拿破仑一世”;再到后来,波普艺术运动的拓荒者拉里-里弗斯的油画“双面拿破仑”和丝网印刷“拿破仑”,造型艺术家马尔塞尔-布鲁塔尔斯的“游历滑铁卢-拿破仑1769至1969”,电影人路易斯-吕米埃尔首次将拿破仑形象搬上荧幕的作品“拿破仑与教皇的会面”,导演阿贝尔-冈斯的历史题材电影“拿破仑”,法国与埃及合作的电影“再见了,波拿巴”,俄罗斯导演索科洛夫的“占领下的卢浮宫”等等…拿破仑在在1821年5月5日辞世,葬在巴黎荣军院。今年是他辞世两百周年,巴黎荣军院举办了名为“拿破仑?又是他!”(Napoléon ? Encore !)的现当代艺术展,陈列了众多艺术家有关拿破仑的艺术作品,和受到拿破仑形象启发的创作。这一拿破仑为当代艺术留下的艺术遗产的窗口,从5月对外开放,一直持续到2022年初。拿破仑通过其文化遗产,塑造了法国,而无论人们是否意识到这一点,他的遗产,依旧在塑造着法国。

每一个时代的拿破仑形象都不尽相同:与早前几代艺术家相比,当代有关拿破仑的艺术创作无疑因距离历史人物时间更久远,而变得更加多元;来自不同国家的艺术视角,也让拿破仑这一意象跨越空间,立体起来。21世纪艺术家的拿破仑印象合集,也让荣军院这个纪念拿破仑的历史圣地与符号,变得栩栩然血肉丰满。就像已故荣军院院长,法国将军兼军事史学家古斯塔夫-莱昂-尼奥克斯曾许下的目标:“让当今从过往里生发,以确保未来的无虞”。

本次巴黎荣军院“拿破仑?又是他!”展览汇聚了众多艺术家与拿破仑题材相关的作品展,当中包括塞尔维亚行为艺术家玛丽娜-阿布拉莫维奇,法国画家斯蒂凡-加莱,法国摄影记者岩-摩尔万,比利时造型艺术家汉斯奥普-德贝尔克,俄罗斯画家帕维尔-佩皮尔斯坦因,美国电影人朱利安-施纳贝尔,旅居法国利摩日的苏州90后画家殳芮,旅法画家严培明等29位艺术家或机构。在Emerige捐赠基金会等机构赞助,法国国立艺术史研究所,拿破仑基金会,里昂高等师范学院,军事博物馆等的支持下,这一长期展览,成为法国拿破仑年的一笔浓墨重彩。下面是几位参展艺术家对拿破仑意象的理解。

旅法艺术家殳芮:"说到拿破仑,首先在我脑海里出现的形象就是那副大卫创作的画:拿破仑在他的马上,马处于跃起的状态。 拿破仑经常出现在电视连续剧中,往往在一个成功的商人的办公室里,经常会挂一副拿破仑的肖像画”。

本次展览专员埃里克-德沙溪:"通过这次的展览,我意识到拿破仑是一个很复杂的人物角色。 他是启蒙运动的继承人,法国大革命的继承人,但同时也是皇室,专制制度的继承人,他沉浸在矛盾中。就像伟大的德国电影制片人亚历山大-克鲁格在电影中展现的拿破仑三联画那样:‘拿破仑其实是一个沉浸在废墟中的人物’。 这句话是克鲁格引述一名作家的原句,可以说对拿破仑的形象来说是非常确切了”。

法国梅斯市艺术家塞利亚-穆勒:"参观这个博物馆,人们会意识到法兰西第一帝国的整个部分绝对是没有女性人物出现的。 这引发了我的兴趣和研究的欲望。 没错,女人,法兰西第一帝国的女人们都在哪儿呢? 事实上,战场上有许多女人。这些女人常常陪着她们的丈夫,因为她们不想让丈夫离开。 她们想与她们的丈夫一起战斗,拿起武器。就好比瑞士的一位名叫Regula Engel-Egli的女人,她跟随丈夫参加了许多军事行动。 在所有这些活动中,她都在战斗,不得不穿上男人的军服来隐藏自己”。

造型艺术家兼历史学家和作家帕斯卡尔-康威尔特:"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荣军院的圆顶堂,这是一个埋葬地,周围都是坟墓。生活与虚荣的问题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死亡是具有物理存在的,死亡的这种存在感甚至比荣军院的天顶还要沉重。拿破仑的马名叫马伦哥,它背后是个神话般的故事,因为它是拿破仑最喜欢的马,以赢得的战役名称命名。 他也是拿破仑滑铁卢战败之际所骑的马。 从光荣跌到地底。 而这匹马,马伦哥,就体现了这一从飞升荣光到惨败跌落的轨迹”。

造型艺术家阿桑-斯马提:"对我来说,拿破仑是一个历史人物。 就像老虎可以定义力量,权力,称霸丛林一样,拿破仑也许也可以。拿破仑,就像丛林里的老虎。 但最有趣的是做另一个平行比较:人型老虎,或人虎合一。 在工作的时候,我经常遇到有关正义的题材。 人的价值和社会价值,这种对抗。拿破仑也是这样的:在某个特定时刻,他拥有其他人的生命权和死亡权”。

造型艺术家安吉-雷西亚:"拿破仑是个人,就像我们所有人一样。诚然,大自然会抹去历史,大自然会重掌权力,抹去拿破仑的印记和历史。当拿破仑这个自认为伟大的人在圣赫勒拿岛流放的时候,面对大自然的种种形貌,他大概会在回忆人生的时候感觉到自己作为一个人类的渺小,因为他作为囚徒,无法再次扭转历史的乾坤。几乎可以肯定的是,人与自然的这种关系,应该让拿破仑感受到,掌权或者做最崇高最伟大的人物,可能并不是人生的全部。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