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节目

香港国安法下的第一个六四纪念日

音频 13:13
6月4日晚香港民众纪念六四事件32周年资料图片
6月4日晚香港民众纪念六四事件32周年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6月4日,随着香港国安法在去年6月30日的实施,过去31年中在“一国两制”前提下从未间断举行的维园六四烛光晚会的香港也迎来了第一个遭受当局全面封禁的六四纪念日。我们为您在下文中就今年在这一特殊情况下,香港市民如何纪念六四加以介绍。

广告

香港市民对1989年大陆学生和民众追求民主运动的支持,及随之而来的六四镇压死难者的纪念由来已久。令人印象深刻的包括1989年5月27日在跑马地马场举行的,由上百位港台演艺界人士参加的《民主歌声献中华》声援活动。这一长达12小时的演唱会在短短不到一个星期的时间内云集了当时近乎所有华语届一线明星参与,演唱会台前挂有一条“全港演艺界支持北京学运”红字白底布条。据媒体当时报导,到场观看人数在50万到近百万不等,演唱会还得到了无线电视、亚洲电视、香港商台等电视媒体的直播。在演唱会的第二天,5月28日香港还参与了全球华人大游行,以声援当时在天安门广场上坚持绝食抗议的学生。这一全球性的声援活动当日在香港就得到了150万人的上街参与。

在六四镇压事件发生后,香港当日仍有100万市民上街以对血腥镇压表达抗议。1990年6月4日起,每年由香港市民支援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举办,于维多利亚公园的足球场举行的维园六四烛光晚会,成为了在接下来的30年中世界上规模最大且从未中断的悼念六四活动。以往的晚会程序包括诵读六四死难者及离世死难者家属名单、致悼辞、默哀、向纪念碑献花及鞠躬、播放民运人士及天安门母亲的访问影片等等。随着2019年香港反修例运动的爆发,当年的维园烛光晚会得到了18万人的参与。而来年的维园晚会则在新冠疫情港府延长限聚令的背景下,被警方31年来首次取缔集会。尽管遭到当局反对,大量的香港市民还是前往维园参与纪念活动,悼念还以“遍地开花”的形势在全港多区举行。

事后24名当晚在维园燃点烛光的民主派人士被警方拘捕,控以涉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等罪名,另外两名流亡海外的人士亦遭到法庭对他们发出的拘捕令。这些遭受监控的人士中包括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副主席何俊仁、秘书蔡耀昌及壹传媒创办人黎智英等。在如此重压之下,支联会还是在今年六四即将来临之际递交了5月30日游行及6月4日晚举行维园烛光晚会的申请。但这些申请同样被警方以疫情为由发出了反对通知书,而支联会的上诉请求亦遭到驳回。支联会随后回应指,对判决感失望,称考虑到支持者及成员安全、组织持续发展,会立即停止集会宣传。当被问及其他悼念六四的方案,蔡耀昌说,明天支联会将重开六四纪念馆,未来亦计划开设悼念网站。他谈到香港国安法目前界线模糊,支联会唯有更谨慎小心地继续悼念活动。

香港保安局局长李家超5月27日则告诉媒体,有关活动都是未经批准的集结,任何人参与的话即属违法,他呼吁市民不要以身试法,尝试挑战限聚令、公安条例及港区国安法,强调警方会严肃根据法律处理。记者会上,李家超没有正面回应六四集会及相关口号是否违反《国安法》,但指任何人组织、策划、实施,以非法手段去破坏、推翻中国宪法下的根本制度,都属触犯《国安法》中的颠覆国家政权罪。另据香港电台报导,有消息透露说,警方计划在六四当天于多个地区部署共7000名警察,严防民众参与“未经授权”的六四烛光守夜集会。

警方计划部署的7000名警察中,有3000人被部署至维园一带。这7000人中包括了总部及五大总区应变大队的人员,其中部分人将处于待命状态,有需要时才会出动。据悉,除了维多利亚公园一带,警方还会关注网上呼吁的其他聚集地,包括旺角朗豪坊外、尖沙咀海傍及沙田大会堂外的百步梯等。报导指,如果有民众在维园一带身着黑衣黑裤或是高呼口号、点燃烛光等,都有可能被视为与被禁止的集会有关。此外,在当天到来之际,由支联会筹备的六四纪念馆在5月30日重开后于2日起暂时关闭。据了解,原因是香港食环署1日突袭到馆调查,指支联会未领有公众娱乐场所牌照,涉嫌违反《公众娱乐场所条例》。蔡耀昌说,“相关展览举办至今约10年,过去未曾有食环署人员到场,会再详细了解情况,但他不排除涉及政治原因”。

英国著名作家乔治·奥威尔在其经典名著《一九八四》中写道,“谁控制了过去,谁就控制了未来;谁控制了现在,谁就控制了过去”,即使在当局如此警戒和重压之下,香港民众还是以不同的方式以表达他们对六四事件的悼念之情。据《苹果日报》3日报导,如此情况下还有市民悼念之心不死,当晚有市民陆续抵达维园,以自己方式追思死难者。一直至晚上11时维园球场熄灯,仍有人坚持在球场悼念,即使面对警员截查后,仍继续守护烛光。与此同时,一些艺术家提前一天在铜锣湾东角道行人专用区,以行为艺术悼念六四。有人手持白菊花及手电筒边行边跪,做出献花的动作;有人将数十束白菊花横铺在人流窜动的东角道,逐一将花瓣掷下放在胶桶内,完成后表示祝“好人平安”,并称会将花瓣带至跑马地坟场。

报导指,另有人身穿白衣、红巾蒙眼,跪在铺上红布的马路上,时而低头、时而叩头,又将白菊花瓣逐一掷下。还有市民在地上将白绳围成圆圈,圈上染有红色颜料,旁边有小牌写上“天安门旧魄新魂”的字眼;更有老人站在马路上,举起“不要去维园点燃烛光、不要在心裡燃起烛光”的字眼。此外,全港多区街头3日上午开始出现写着“人心不死”、“别让六四成为香港禁词”等字句的涂鸦,也有区议员向市民免费派发蜡烛期望参与各自的悼念活动。当年身处天安门见证事件的前学联代表会主席林耀强,一如以往在六四前夕,抵达西环中联办外,用焚烧纸钱、设十字架烛台、诵读祷文等方式和平地向死难者致意。

港大学生会表明会延续传统,在六四当日洗刷校内国殇之柱和重漆太古桥上的标语,以悼念死难者。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当晚也会在7间天主教堂,举行“追思亡者弥撒”。无线电视周四晚约7点半上传有关天气报告影片,讲到当日温度和湿度时,显示全日最低和最高湿度分别是64%和89%。画面随即被截图广传。经记者查证后,发现有关数字是整合自全日的“每小时温度湿度报告”的结果。一些已经身在狱中的香港民主派人士通过不同方式表达了他们的悼念之情。区议员岑子杰表示,“这个六四,我也会在8点燃起一根烟。我们不是在一个领袖、一个团体、一个仪式中看见民主自由的希望,我们每一个人才是民主自由的希望。”

因3宗案件被判监共20个月的李卓人在接受《明报》书面访问时表示,今年六四会在狱中点起香烟代替烛光悼念,一如既往以支联会主席身分朗读宣言及唱《自由花》,“遗憾的是未能与群众同呼吸”。他的脸书写道,“政权可以禁制一个集会,却不能禁制人们心里不可磨灭的哀伤”。李卓人说,“今年的6月4日,希望大家用自己的方法,在窗边、在路上、在街头,总之在被人看得见的地方,一点烛光继续悼念六四。” 与此同时,支联会还公布了被判入狱18个月的何俊仁在失去自由前录制的一段有关纪念讲话。如今已身陷囹圄的何俊仁在视频中说,“各位,过去31年来,我每年六四都有参与六四的烛光悼念集会,从未间断”。

何俊仁说,“今次第32周年,我是第一次缺席,但是大家知道我缺席是因为我失去自由,因为我(被)监禁在狱中,是因为我组织一个所谓非法集会,但是大家知道我是为了香港的自由,为了香港的人权,为了香港的民主,同大家一齐走上街头,我绝无后悔”。他说,“当然无人会享受坐监,但是我也不会觉得今次入狱对我来说,因为我知道纵使我付出自由,我是为了更多人能够享受到、能够行使到发声的权利,而作出的一些少少的牺牲,我绝对不会觉得后悔。”

何俊仁说,“我在狱中会继续读书、继续沉思,继续透过不同的方式来发言,可能在我的Facebook、可能写信,最紧要表示了我同大家继续是心连心、手连手,我们不会放弃,我们继续持有希望,我们对香港,对我们的民族、对我们的国家,继续抱有希望。”他说,“有希望,我们一定会有前途、一定会有机会,千祈不要放弃。纵使今年是极之恶劣的环境,可能我们很多人要考虑到不要作不必要的牺牲,所以会有一些策略上的调整,这个大家是理解的。”

何俊仁说,“但是最紧要大家的心还在一起,我们还要继续努力地在未来更长的日子、更艰难的日子,继续用我们的决心,亦都带上我们的智慧,一齐抗争下去。”他说,“我们相信公义最后必胜,最后我们的同胞、我们的人民,一定会得到真正的自由、真正的解放。六四夜,我们无论在那里,你在你家中,或者包括我自己在狱中,我们都用我们的方法点起烛光,可以是一支实体的蜡烛,可以是手机的灯光,或者我在狱中什么也没有,但是我心中都有一支烛光,一齐悼念六四的死难者,一齐为未来自由的中国、民主的中国、自由的香港,我们相信民主最终是会战胜归来。祝大家健康、平安。”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