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与发展

国际环境日谈能源企业的拐点

音频 11:56
中国新疆风能中心
中国新疆风能中心 Wikipédia: / Chris Lim

听众朋友,六月份是全球气候活动十分频繁的月份,6月5日是世界环境日,6月9日将是世界海洋日,全世界各地的环保组织,人权组织都会在近日举办各类活动以引发政府,企业,以及普通公民对保护环境,应对气候变化的关注。您或许认为这些活动只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并不能够起到多大的作用。不过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国际能源企业所发生的一系列事件,或许会改变您的看法。

广告

首先是美国的两大能源巨头雪佛龙与埃克森美孚近日都爆出了投资者逼迫董事会作出气候承诺的令人震惊的事件。人们常说金钱没有气味,资本只知道利润,不过,上周美国能源集团股东会上演的一幕显示似乎显示并不尽然。5月26在埃克森美孚集团举行的股东大会上,一个仅仅拥有该集团不到0,023%的对冲基金会却蚍蜉撼树,将他提名的重视气候环境的四位人选成功地选入了该集团的董事会,强迫埃克森美孚集团作出承诺将致力于落实碳中和政策,必须在2050年前达到二氧化碳净零排放,要求该公司逐渐进行多样化投资,以应对未来世界对石化能源需求的减少。埃克森美孚集团一向是美国的一个坚守传统能源路线的石油企业,该企业认为世界对石油和塑料的需求仍将延续数十年,所以,公司扩大开采的策略是合理的。

另外,美国的另一大能源巨头雪佛龙,也在上周举行股东大会上,被大约61%的雪佛龙投资者责令董事会制定出减少排放的策略。同样,由于来自投资者与公众舆论的压力,法国的道达尔集团上周宣布改名为道达尔多种能源集团,以此显示该集团发展能源多元化的决心。

无独有偶,同样也是在5月26日,荷兰法院作出裁决,勒令欧洲最大的石油集团之一英国与荷兰合资的壳牌石油集团加强其减低碳排放的力度,要求企业必须在2030年之前将其碳排放的总量同2019年相对比减少45%。这是首家跨国集团被法院勒令加强减排力度。对提出起诉的环保组织而言,如果不强迫类似壳牌这样的碳排放冠军迅速采取有效的减排措施,那么,巴黎协定只会成为一纸空文。

这一裁决在成为荷兰司法甚至国际气候司法案件的参照,也引发其他国际能源巨头们的担忧,值得强调的是,壳牌集团在今年二月已经作出了减排承诺,宣布计划在2030年之前将其碳排放量同2016年相对比减少20%,在2035年之前,将其排放量减少45%,但是,对环保组织来说,上述的减排指标是太少太晚。

是的,太少,太晚,也是法国能源部长对道达尔集团所作出的批评,她上周在接受法国媒体采访时表示,联合国上周宣布地球升温幅度很可能在2025年,也就是在四年之后就达到1,5°度,而从1,5°度开始,地球生态影响就很可能不可逆转。国际能源署近日明确表示,从今年开始,必须停止对石油以及天然气等化石能源的新的开发。

能源企业进入转型拐点?

由此可见,政府的决策,公众舆论,以及司法司法压力正在逐渐改变国际能源巨头的经营方向。但这是否意味着传统的能源行业已经达到了怪点?是否将被迫转向可再生能源?开发可再生能源是否足以应对气候变化?挽救地球人的生存环境?

答案却并不简单,因为壳牌还将提起上诉,上诉的最终结果如何今天还很难预料。而且,事实上,许多石油集团在作出减排承诺的同时继续在开发新的油田,就拿法国的道达尔集团来看,就在道达尔集团总裁声称道达尔将在2050年之前达到碳中和,道达尔将是全球最绿色的五大能源企业之一时,法国的环保网站Reporterre 列举了道达尔集团在全球正在进行之中的六大化石能源开发计划,尤其是与俄罗斯合作在北极开发天然气的计划将对气候环境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道达尔计划在2030年之前将其能源增加15%。

看来,在气候领域,同在政治或者 别的领域一样,听其言之后,还必须观其行动,制造保护环境的假象为自己的污染行为做掩护,长期以来是许多企业的惯用手法,国际环保组织把类似的行为称之为“绿洗”,今天在气候领域,“气候洗”的现象也同样存在。

法中可再生能源合作徒有虚名

法国点击率极高的调查媒体参与网站(Mediapart)近日公布了一篇长篇调查文章,揭露了法国电力公司EDF与中国能源巨头中国能源建设集团的一个风能合作项目事实上只不过是双方用来掩盖他们在热电项目合作的一个橱窗。

据介绍,该合作项目签署于2019年3月中国主席习近平对法国展开国事访问时,该合作项目涉及的金额为十亿欧元,计划在上海北部的东台海岸修建风能发电厂,该项目被认为是外资在该领域在中国的最大的投资项目,计划应该在今年年底结束,按照中方的说法,可以满足两百万家庭的用电需求。

但是许多环保领域的专家都认为该合作项目只不过是双方用来掩盖他们在煤电开发领域的合作的遮羞布。因为中国能源集团如果是世界风能冠军的话,他也是全球第一大煤炭开发集团,该集团计划在中国修建八个新的热电厂,而众所周知,为了达到将地球升温幅度限制在两度以内的目标,必须从现在开始停止对所有化石能源的开发,煤炭是化石能源中排碳量最高的原材料。

根据美国气候专家里德( Richard Heede)的计算,中国能源集团2019年排放的二氧化碳的总数量达到15490万亿吨,是同年法国全国排放量的三倍多。

中国能源集团在全球排碳量最大的企业中名列第三,仅次于 沙特的石油集团Saudi Aramco与俄罗斯天然气集团 Gazprom。

法国电力集团虽然高调突出他与中国在可再生能源领域的合作,而事实上,他在中国的热电厂也拥有数目可观的股权,他拥有中国山东的三个巨大的热电厂的19,8%的股权。当然,参股的时间是在很久以前,是在1997年。如果说,法国电力集团在二十多年前的作出类似的投资决策或许无可厚非的话,他今天应该积极推动关闭这些已经是老旧的低技术,高污染的热电厂。根据自然杂志今年三月份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国1037家热电厂中有186家应该尽早关闭,而其中就包括法国电力集团参股的厂家。因此,法国参与网站这篇调查文章的标题就是法国电力集团与最大的气候杀手之一合作,法国电力集团的主要股东是法国政府,法国政府对他的运营策略拥有决定权。因此,法国政府在气候领域的决心究竟如何也由此可见一斑。

同样,中国作为全球第一大太阳能以及风能设备生产国,中国主席习近平在联合国大会呼吁为建设生态文明创造条件,中国承诺要在2060年之前达到碳中和,但是,中国目前消费的50 %的能源依然来自高排放的煤炭,去年中国新建的煤电厂是全球所有新建煤电厂总和的三倍。而中国能源集团是煤电开发的一大推动者,他所在的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呼吁在2030年之前将煤电产能提高30 %,倘若此一计划获得兑现,这就意味着在今后的五年中,中国境内将新增加150家大型的热电厂。中国总理李克强今年三月在提出必须在2025年之前将可再生能源的比例在能源结构中所占的比例提高至20 %时,依然继续鼓励有效地使用清洁的煤炭。

重新定义能源过渡

事实上,如果仅仅从保护环境,减低排放的角度来看,煤炭与清洁两者不可相容,绿色能源其实也并不是“绿”色的。因为无论是风能还是太阳能,它的设备在生产过程中需要大量的稀少的原材料,使用到期后废品如何回收今天依然是一个未知数,而且它们的大规模使用会对环境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

举例而言,风能就在本月即将举行的法国大区选举中成为一大争论点,法国文化遗产保护大使伯格 Stéphane Berg几天前激动地表示:应该叫停疯狂地旋转地风轮了,他说,这些风轮不仅完全破坏了法国的传统风景,而且,也会影响鸟类以及其他生物的生存环境,威胁生物多样性。

伯格的上述言论引发法国能源行业以及环保组织的强烈反响,确实,在能源使用的选择上,没有最佳的选择,只有最不坏的选择,核能虽然排碳量底,但是,存在严重安全隐患,切尔诺贝利,福岛核事故,类似的案例数不胜数,而且还必须面对原材料供应以及核废料的处理问题;化石能源虽然想对安全也没有废料处理问题,但是,其高排碳量已经超出了地球承载的程度;风能与太阳能虽然碳排放相对较低,但设备生产也同样存在原材料供应以及污染问题。

法国舆论的上述争论再一次验证了法国环保专家 Philippe Bihouix此前提出的重新定义能源过渡的重要性:他说,能源过渡应该并不是从化石能源过渡到可再生能源,而是从浪费能源,过渡到节约能源,从高消费过渡到底消费。这才是减低排放并且不至于引发别的目前尚无法评估的负面后果的的唯一途径。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