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分析

法国舆论反思特朗普现象

音频 04:57
11月6日,美国白宫草坪等待的媒体人。
11月6日,美国白宫草坪等待的媒体人。 REUTERS - TOM BRENNER
作者: 安德烈
15 分钟

在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在宾州、佐治亚等州反超特朗普,步步临近白宫大门,而特朗普总统指称发生舞弊现象威胁要状告最高法院之际,法国舆论开始反思特朗普现象。

广告

中左的法国『世界报』在题为“特朗普主义,美国持久的政治遗产”社评指出:拜登最终或成为下届美国总统,但是特朗普没有被完全打败。特朗普成功地动员起六千八百万美国选民,比上次当选时多出五百多万。这是一个不容置疑的事实,这远远不是美国选举现场发生的一个事故或者白宫上演的一出幕间插剧。不管谁在一月份入主白宫,特朗普主义将深刻而持久地标志着美国政治的演变。

该报称,如果拜登赢了,将必须与这一变形的力量共处,这一力量已经迫使其将民主党竞选的方向朝向蓝领及其所关注的经济问题。众议院民主党多数不增反减,拜登还必须与可能继续主导参议院的共和党共处,这意味着他面临的政治阻力将十分可观。拜登尤其要面对的是一个在特朗普影响之下深刻改变了的共和党。

世界报认为特氏影响力的强劲程度部分将取决于假如他在一月份离开白宫,他将扮演什么样的角色。很难想象这位深受自己的基本盘欢迎的超常的政治人物在佛罗里达的海湖庄园退休,从此从政治风景线消失。在该报看来,即使特朗普不在位,他在俄亥俄,佛罗里达,得克萨斯,爱荷华的得分,加上得到放弃共和党传统温和路线的部分参议员的加持,都反映出特朗普主义已被转化为一场运动。

该报社评最后称,如果说特朗普征服了一半的美国选民,同时借助于蛊惑人心的民族主义,不断地制造紧张,蔑视国家机构,公然地撒谎。这也是特朗普主义,这种方法已在美国边界之外引起共鸣。

右翼费加罗报则在题为“假如特氏革命仅仅开始?”分析称,任期届满的特朗普总统增加了在所有少数族裔选民中的票数,这显示不能把特朗普现象简单缩减为所谓“底层白人”的投票。

与所有的预料相反,共和党似乎仍能在参议院维持多数,媒体和民调再一次犯了大错。特朗普远远没有被全体美国人抛弃,他的影响力有可能持久存在下去。可以想象的是,新冠疫情减低了特朗普当选的机会,否则他或可能轻松胜出。在普选中被拜登击败,特朗普至少在普选票数上比上次大选时多出几百万张。特别值得一提的是,他在所有“少数族裔”改善了得票率,包括非洲裔选民。这显示了民主党身份政治的局限性,也反映了特朗普现象决不能被缩减为只是底层“小白人”的投票专利。

在这家右翼报纸看来,特朗普2016年当选,如同英国2015年脱欧公投一样,都不是一场偶然的历史事故。美国总统大选是西方政治重组的新综合症,始于2008年那场打乱西方自由民主制内部传统分歧的金融危机,民粹派的新生便是这一现象的反映。结果,传统的左右对峙化为融入“世界村”的多元文化派与那些认为全球化是经济与文化动荡的根源的另一派之间的冲突。

费加罗报分析,拜登的选民大规模用邮寄投票,而特朗普的选民亲临票站投票,听起来更像是“全球化派”与“本土派”的分裂象征。法国作者Christophe Guilluy在『普通人的时代』一书中指出,“隐形人”正在变成“无法避免”,根据他的分析,后者组成了一个“强大而自信于他们的诊断的自主基”,这一自主基诞生于中产阶级的内爆”。这就是特朗普投票所表现出的强大的抵抗力的见证。因此,如果从将拜登或然的胜利视为民粹时代的终结、历史将重返过去,那将是一个非常简单化和虚幻的结论。

在该报看来,如果健康危机可以在短时期动摇某些掌权的“民粹主义者”,在中期或长期,这一危机将导致加重社会分裂的经济危机和社会危机。『时代』周刊周四的社评精准地概括了现状:“即使乔.拜登胜选,他也将只能统治唐纳德.特朗普的美国”。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