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析

中共掌掴书记引发的愤怒和质疑

音频 05:49
中南海
中南海 DR

近日发生的河南济源市委书记张战伟扇市府秘书长翟伟栋耳光事件,让这座不出名的城市出了名。张战伟因此有了“掌掴书记”的名号。但是中共党委书记中以掌掴出名的不止一位,上至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下至地方市县书记。

广告

事情表面上很简单,张战伟看见翟伟栋在市府小灶吃早餐,骂他“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吃饭?”。张以官压人,说话充满蔑视和粗暴的语气。翟上去解释,不由分说一顿耳光。有些报道分析指市委书记和市长明争暗斗,打市府秘书长,里面有站队因素,”凭什么书记这个一把手你不站,而站到二把手那个市长一边?“因此打这一巴掌来表明自己才是真正的老大。用他的话说:”“打牌还知道有大小王” 。打完人,张战伟第二天还在大会上称:要始终做到忠诚于组织,绝不允许目无组织,当政治上的两面人,伪忠诚,其实这几句话,中共总书记习近平常常讲。

中共不少官员一旦大权在手,把自己看成霸王。但这件事做得太野蛮,结果激起民愤,首先是这位秘书长的妻子尚娟是一位勇敢的女性,挺身而出公开在网络揭露丈夫挨打的事情,市委书记的乌纱帽终于被摘了。大快人心,官媒也拍手称快,一起谴责那位掌掴书记的恶行。

其实,这不过是中共官员中扇下级巴掌事件极少数揭发出来的丑闻而已,最著者当属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根据公审庭审记录,2012年1月28日,身为副市长兼公安局长的王立军向薄熙来汇报其妻谷开来涉嫌杀害海伍德。薄熙来听后不悦,第二天把王立军叫去扇了一耳光,还说:”你告吧,你去告吧,怎么不连我也告啊?“事后不久,王立军被薄熙来免去兼任公安局长职务,王跑到美国驻成都领馆避难不成,震惊中国的薄熙来一案拉开帷幕。薄熙来一度被视为是习近平上位的对手,与当时的政法王、后来入狱的周永康过从甚密。

另一个比较著名的是甘肃武威市原书记火荣贵,2019年曝出对其下属动辄拳打脚踢,把市委秘书长踹到在地,”手持铁锹把追打区干部“。

掌掴书记层出不穷,除了党组织的黑社会化,官员视下级为仆人,”官大一级压死人,成了”奴隶主“,”黑霸王“以外,也与中共党内的争权夺利难分难解。中共从中央到地方,有党委政府两套班子,因为“党是领导一切的”,党委书记被称为“一把手”,政府首脑通常是党委副书记,“第二把手”,但这个第一把手和第二把手,因为管涉不同,权力难以平衡,就产生了结构性的明争暗斗。前”储君“孙政才中共十九大前夕突然倒台,就有媒体分析与他与”反腐大臣“王岐山北京市共事的一段经历很有关系,当时王是北京市长,而孙政才是北京市委书记刘淇的秘书长,王刘严重不和,孙政才从结构上自然成为刘淇的人马。

学者孙立平在『我在挨耳光者的妻子身上看到了血性』一文中提供了另一种视角:扇耳光是更严重的侮辱,但是他质疑”难道不是司空见惯的事情吗?难道不是其生态的一部分吗?” “当有一种力量,使得你不得不谄然媚笑、出卖尊严。那股力量不是带有侮辱性的耳光吗?当有一种力量,使得你不得不说连需要点逻辑的鬼话都不如的屁话的时候,那股力量难道不是带有侮辱性的耳光吗?当有一股力量使得你不得不昧着良心做着自己都极不情愿做的事情的时候,那股力量难道不是带有侮辱性的耳光吗?对一个人的人格来说,对一个人的尊严来说,这当中哪一个不是包含着绝不亚于耳光的侮辱?哪一个不是无形的耳光?当所有这一切你都受了之后,一记附加点皮肉之痛的有形耳光又有什么特别的?“

中共总书记习近平1月22日在十九届中央纪委五次会议强调”从严治党“,”坚定不移推进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以优异成绩庆祝建党100周年“。从习近平2012年掌权算起,这些话已经重复了无数次,习近平反腐败已经反了快十年了,但是,为什么掌掴书记一个接着一个不断?反贪为什么越反越贪,既有官贵至中央政治局常委的周永康,又有贪污的巨款多到数也数不清的赖小民?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