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析

澄清法国在卢旺达种族大屠杀事件扮演的角色

音频 05:17
卢旺达首都基加利种族灭绝纪念中心悬挂的一些死者的照片。
卢旺达首都基加利种族灭绝纪念中心悬挂的一些死者的照片。 AP - Ben Curtis

法国卢旺达种族灭绝真相调查委员会周五向法国总统马克龙呈交报告。报告得出的法国难卸其责的严厉结论引发震动。报告证实,密特朗总统领导下的法国盲目地支持卢旺达独裁政权,而这一政权怂恿和犯下导致图西族大屠杀的残暴罪行。

广告

法国世界报社评引用法国历史学家报告中有关法国在卢旺达种族灭绝中的扮演的角色的评语开头:法国负有“沉重而压倒性的责任”,社评说,就为这一句话,等了整整27年!

这句话写入了法国总统马克龙委托成立的十余位历史学家组成的卢旺达种族灭绝调查委员会提供的报告中。两年前,马克龙委任历史学家杜克莱尔(Vincent Duclert)主持调查二十世纪末叶持续百日的卢旺达种族灭绝事件,大屠杀导致将近八十万图西族人死亡。

世界报写道,马克龙总统现在手中拥有一份内容坚实的报告,这份报告由独立学者完成,建立在终于公开的历史档案基础之上。在经过多年的否认和漂亮言辞修饰之后,法国朝真理之路迈出决定性的一步。

报告全长1200页,证实并澄清了众多书籍和新闻调查披露的真相:一种犬牙交错的机制,导致法国前总统密特朗盲目支持哈比亚利马纳(Juvénal Habyarimanat)独裁政权。具有讽刺意义的悲剧是,卢旺达曾被巴黎视为法国新非洲政策的实验室,从1990年开始,法国打算以该国开启民主化作为继续援助的条件。

杜克莱尔的报告细致描绘了“法国如何盲目地支持一个腐败、暴力,种族主义政权”的机制,报告认为,法国走上歧途一方面取决于密特朗与胡图族总统的私人关系,致使法国满足了后者的所有军备需要,另一方面则归咎于金字塔式的权力运用,致使法国总统的三军总参谋长取代了行政机构甚至军事系统,无视各个渠道发出的警报,对形势做出错误判读。

历史学家认为密特朗主义的愿景是一种“思想的失败”,它以民主的名义证明了占多数的胡图人的统治是正确的,一方面延续了比利时殖民者的种族主义视野,坚持认为发生的不是种族灭绝而是种族之间的内战;此外,对“盎格鲁撒克逊威胁”的痴迷也导致了这种思想的“破产”。

法国由此被隔离,与胡图族政权妥协,失去了理解悲剧正在发生的能力,当种族灭绝于1994年4月6日开始时,法国已不再显得公正并试图摆脱困境。“绿松石”行动本应制止大屠杀,却把暧昧推到极致:法国军人保护的区域却为种族灭绝者提供避难,拒绝逮捕他们。关于法国究竟有无与卢旺达种族政权共谋,历史学家并不这样认为,而且对类似的指控予以驳斥。

2010年,法国前总统萨科齐形容法国在 这一悲剧性事件的作用仅仅是一个简单的“政治错误”,至于另外一位总统奥朗德,他徒然地承诺要开放卢旺达档案。现在,历史学家的令人恐怖的报告就在眼前,轮到马克龙总统付诸实施政治诺言的时候了,或者通过司法程序最终由法官做出裁决。

世界报的结论是,每当法国勇于揭露自身历史上的黑暗事件时,法国就会为自己带来荣誉。在卢旺达种族灭绝二十七周年即将来临之际,一直希望能够前往卢旺达访问的马克龙总统发表一个关于卢旺达事件的真相演讲备受期待,由此将使基加利和巴黎有可能重建关系,并向非洲发出一个明确的信号。

那些种族灭绝的幸存者,受害者的家属有权获知真相,法国人同样有权获知真相,因为一个国家的和平与声誉都不能靠谎言来长久维持。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