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析

中国政治犯家属苦海深重经年累月

音频 06:39
2021年4月7日上午,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在德克萨斯州米德兰国际机场接到了施明磊(左四)及其女儿小豆豆(左三)。(对华援助协会网站)
2021年4月7日上午,对华援助协会会长傅希秋在德克萨斯州米德兰国际机场接到了施明磊(左四)及其女儿小豆豆(左三)。(对华援助协会网站) © 对华援助协会网站

不论是在中国大陆内地还是边疆地区,很多政治犯所受到的非法非人道对待,要靠他们的家属,特别是他们的妻子的呼吁,才能得到外界的了解。哈萨克族人热合江被以“间谍罪”判刑13年后,有被被囚于“教育培训中心”四年,他的妻子身在哈萨克斯坦,每年只有探望他一次,只能谈话十分钟。中国大陆公益组织“长沙富能”三名成员被关押21个月,3人中程渊的妻子施明磊走过艰难的国内呼吁之路后,日前和女儿途径第三国抵达美国。她们的经历都凸显中国人权症状的严重恶化。

广告

大陆公益组织“长沙富能”的三名成员程渊、刘永泽和吴葛剑雄自2019年7月被当局羁押,迄今已超过21个月。据悉,“长沙富能颠覆案”可能已经秘密宣判,但判决结果并不为外界所知。4月7日,在美国基督徒人权组织对华援助协会的协助下,被告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及女儿和家属已顺利抵达美国。 施明磊在推特上发布推文说:“一关又一关,孤独、恐惧又难熬。出了中国的那一刻,心里又难过又激动,大哭一场。” 施明磊表示将通过国际社会发声,将丈夫程渊等一行人所受的中共当局的迫害公之于众。 

施明磊对自由亚洲电台说:“整个办案的过程每一步都是违法的,不论是在抓捕程渊后对我们家属所进行的迫害,还是到后面这个案子到了法院阶段。之所以到现在为止当局不敢公开,只能证明他们在整个案子中就是在迫害,在违法办案。这也是中共当局针对中国本土NGO打压的标志性事件。”

2016年3月,公益机构“长沙富能”创立,创始人程渊等人长期关注残障人士权利议题,并积极监督政府信息公开。程渊作为法律人士,曾多次推动关于乙肝、艾滋病歧视和计划生育政策的诉讼。2019年7月22日,程渊、刘永泽及吴葛剑雄三人被长沙市国安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

在程渊被捕的当天,警方当着三岁小女儿的面将程渊带走,他的妻子施明磊也被戴上头套和手铐审讯了二十多个小时,当局的粗暴执法给他们的女儿造成严重的心理阴影。

在程渊被捕后,当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对他的妻子和家人实施了长期的监视居住,并冻结其银行账户、扣押证件等。同时,她的朋友、雇主也屡遭侦察机关和秘密警察骚扰威胁。

施明磊到达美国后说:“我们能来到美国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我也非常感恩我的女儿能获得自由。我们再也不会作为人质、作为要挟程渊的手段。”

4月9日,新疆博乐市哈萨克族人热合江获准离开中国,抵达哈萨克斯坦阿拉木图与阔别17年的亲人相聚,其中有他的4个孙子、孙女及儿媳妇,都是首次见面。

2004年,身为哈萨克族牧民的热合江被控从事间谍活动,被新疆博乐市法院判刑13年,2017年9月期满出狱后,当局又把他转送再教育营羁押了4年,据说现年58岁的热合江是中国自1966年文化大革命以来, 新疆第一位被以“间谍罪”判刑的哈萨克族人,该事件曾轰动哈萨克斯坦。

当年,博乐市安全局指控热合江为博乐市一名高官玛告牵线,向哈萨克斯坦国官员提供情报。在审讯期间,热合江遭到酷刑。

在过去的13年,热合江的妻子帕力旦每年都前往探监一次,而每一次探监只准10分钟。她万万没有料到,2017年9月7日,热合江刑满后,却被警方送往温泉县的“去极端化教育基地”羁押。他的妻子帕力旦被迫持续在中国驻阿拉木图总领事馆前抗议逾60天。目前,在中国驻哈萨克斯坦总领事馆外,继续有数十名哈萨克人举横幅抗议,要求新疆当局释放他们的亲人。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