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分析

强化抗中联盟 拜登再开四方安全峰会

音频 05:44
美中关系持续紧张,美国总统拜登决定于9月24日邀请日、澳、印三国总理在白宫举行强化抗中联盟的安全峰会。
美中关系持续紧张,美国总统拜登决定于9月24日邀请日、澳、印三国总理在白宫举行强化抗中联盟的安全峰会。 © 网络照片

因美军从喀布尔仓皇撤退广遭批评的美国总统拜登,日前主动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通话或许会造成一种错觉,美国可能正在调整对中战略,至少希望主动缓解上台以来一直紧绷的美中关系,习近平也在通话中不失时机强调:“中美关系不是一道是否搞好的选择题,而是一道如何搞好的必答题”。

广告

习近平发出了“世纪之问”,拜登似乎不急于接茬,全因搞好美中关系本身不是一个问题,问题在于如何搞好的因素目前并不具备。中国以“核心关切”不许他国触及一系列重大人权问题,且在南中国海、东海,台海咄咄逼人之际,“搞好关系”成了一句空洞的辞令。那么,在“搞好关系”之前,如何先应对北京的强势,对美国已显得刻不容缓,拜登撤兵阿富汗遭遇批评时,曾明确重申,美国的重点今后是印太地区,是中国,拜登上任时确定的对中强硬战略未变,如果说这一强硬战略与其前任特朗普相仿,拜登的策略则是结盟对抗。

四方安全会议再度召开就是一个极具说服力的例子,上次是视讯,而这次是各位亲临白宫开会。白宫周一宣布,拜登已邀请日本首相菅义伟、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及印度总理莫迪于9月24日在华盛顿召开峰会,法新社一句点破,拜登此举旨在强化联合应对中国的联盟。

白宫的表述很耐人寻味,强调这一四方峰会将强化联盟,深化包括对抗新冠疫情及气候等问题方面的合作;四国同样希望“致力于一个开放自由的印太地区”。法新社特意点明,这一说法是用来谴责中国地区野心的外交公式。

四方安全合作峰会3月12日就举行过一次,但那次是视讯会议,这一次的峰会,则是四国领袖亲自出席。白宫声明强调这意味着印太地区事务是拜登政府的优先选项之一,拜登政府打算依靠“新的多边结构来应对21 世纪的挑战,”对于美国,21世纪最大的挑战是什么,是中国 !

四方安全会谈于2004年亚洲发生大海啸之后孕育,2007年成型,叫做“四方安全对话”,但是当时应对中国的问题没有像现在这么紧迫。习近平上台以后,对中国社会的控制,集权的程度达到空前地步,外交上战狼作风令人侧目。近年发生的贸易战,随之而爆发的新冠疫情,香港事变,中国在南中国海、东海咄咄逼人的态势等等,导致美中对抗异常尖锐,希望以团结盟邦共同应对中国的拜登上台后,又重新启动四方安全对话机制。

法新社评论称,民主党总统拜登,如果说继续保持着如同前任特朗普一样的对中强硬战略,但如何应对冲突的 方式与前任有别。拜登要超越两大强权面对面对抗的模式,希望全方位调动外交联盟,鼓励、邀请传统盟邦采取越来越直率的战略。该对抗的时候对抗,该对话的时候对话,拜登也希望在气候问题、应对新冠疫情等问题上争取中国合作。

拜登上任后六月开启的首次外访就是欧洲,正是这一策略的具体部署。欧洲行,拜登把联合盟邦应对中国的战略进一步明确为联合民主阵营对抗专制制度。在印太地区,除了四方安全机制,美国进一步强化了与台湾的关系,同时加深与印太区域内相关国家的联系。日前,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国防部长奥斯汀相继访问东南亚,哈里斯在河内呼吁与中国在南中国海有着长期领土争议的越南共同对抗北京在南中国海的“霸凌”行为。

在北京大力在国际上打压台湾之际,日前传出美国正在认真考虑台湾当局请求,把台湾驻华盛顿机构正式改名“台湾代表处”,据报,台湾的这一要求得到美国国安会内部以及国务院亚洲事务官员的广泛支持。中方感到问题严重,其外交部发言人9月13日要求美方“不得将台湾驻美经文处更名为台湾代表处”,“以免严重损害中美关系和台海的和平稳定。”

习近平要求拜登回答如何搞好中美关系这道必答题,习近平忘了,中美关系损害到这种地步,与他有极其重大的关系,本末倒置、倒打一耙并不能解决问题。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