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解说

电邮门再现《纽约邮报》爆料亨特·拜登 谁的推特、脸书?

音频 05:38
美国大选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与次子亨特·拜登资料图片
美国大选民主党候选人拜登与次子亨特·拜登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距今仅剩不到18天的时间,截止星期三已有超过1400万美国选民通过不同方式投出了他们手中神圣的一票。历来美国总统大选之际都易在大选前的数周内发生所谓的“10月惊奇”,而今年也毫不例外。就在亲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的《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相继爆出特朗普个人税收存在问题,及其并不光彩的家族遗产继承史事件后,作为为数不多的亲共和党大报、《纽约邮报》也在周四当天突爆猛料。根据该报获得的邮件资料显示,拜登次子亨特·拜登被指曾向时任美国副总统的其父引荐过,他所供职的乌克兰天然气公司布利斯玛股份有限公司(Burisma Holdings)的一名高管。该报导进一步引向拜登一直以来遭到特朗普总统及其支持者所诟病的在担任副总统期间存在利益冲突的指控。

广告

此前,在距离美国大选不到36天的时间,拜登和特朗普之间首场总统辩论会之前,特朗普接连遭到了其口中“人民公敌”领军代表的突然打击;前有《华盛顿邮报》再次向世人揭示其家族恩怨,《纽约时报》则更是独家爆料指,依照该报获得过去近20年来特朗普及其下属数百家公司的纳税申报文件来看,这名一直以来到处自夸身价亿万的美国总统事实上或并不那么成功,也不那么有钱,至少他是如此上报美国国税局的(IRS)。自担任美国总统以来,特朗普拒绝公开其个人的纳税信息。这也使他成为了自上世纪70年代以来,第一位拒绝公开个人基本财务情况的美国总统。《纽约时报》称,截至2017财年的过去18个年头中,特朗普有11年没有缴纳过纳联邦个人所得税,除此之外,他在当选总统的2016年和上任总统的第一年,每年仅缴纳了750美元的税款。这一消息也立即引来了拜登竞选团队的攻击和其他美国乃至世界媒体的纷纷报导和扩散。可想而知,特朗普的形象因此进一步受到打击。

而此次《纽约邮报》披露的消息则是,根据该报从拜登曾长期担任参议员的特拉华州(Delaware)的一个被送修的笔记本电脑中所获得的邮件记录显示,布利斯玛公司董事会的顾问,波扎尔斯基(Vadym Pozharskyi)曾在2015年4月17日发邮件给亨特·拜登,感谢其帮助他在华盛顿引荐了时任美国副总统拜登。此前,特朗支持者则一直指控亨特·拜登和其合伙人在奥巴马执政期间的乌克兰商业活动,与拜登的政治职务引发利益冲突。据悉,2014年乌克兰危机爆发后,拜登负责和参与了奥巴马政府对乌克兰问题的接洽。亨特·拜登也于同年4月至2019年4月期间担任布利斯玛公司董事会成员。作为该公司董事会成员,亨特·拜登的月薪被指一度高达5万美金一个月。

报导指,涉事的电脑维修店老板称,2019年4月一名顾客将这台苹果的MacBook Pro笔记本电脑交付维修。这一电脑在当时遭到了进水损坏,而在维修结束后事主既未缴纳维修费又未将其取回。店主随后多次试图与送来电脑的客户联系无果,后将电脑中包含的信息进行拷贝并上报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报导称,店主无法确认这一笔记本电脑曾归属于亨特·拜登本人,但指电脑上有着一个以拜登已故长子命名的博·拜登基金会(Beau Biden Foundation)的贴纸。该电脑被恢复的文件中包括一封被指是来自布利斯玛公司三号人物,波扎尔斯基的邮件。被曝光的邮件由波扎尔斯基发给亨特·拜登的电邮地址。他在邮件中向亨特·拜登写道,“亲爱的亨特,谢谢你邀请我到华盛顿特区,并给我一个与你父亲相见和共处一些时间的机会”。他续称,“这真的是我的荣幸和快乐,正如我们昨晚所谈过的那样,要能今天喝杯咖啡小见一面就很好。你看如何?我可以稍后在中午左右来你的办公室,在我离开去机场之前”。这一邮件的日期是2015年4月17日。当时亨特·拜登已担任布利斯玛公司董事近一年的时间。

报导称,该笔记本电脑中还有一段疑为亨特一边吸毒,一边与一名女子发生性关系的不雅视频,以及众多疑似亨特的不雅照片。报导指,就在这封有关乌克兰公司高管感谢亨特安排他们见拜登的邮件发出后不到8个月的时间里,时任美国副总统的拜登便开始向乌克兰方面施压,要求该国开除其总检察官尤金(Viktor Shokin),并最终如愿以偿。而尤金在被开除后曾表示,他此前一直在调查亨特儿子所供职的布利斯玛公司。特朗普的白宫首席策略师班农(Steve Bannon)曾在9月底向《纽约邮报》透露了硬盘的存在。特朗普的律师朱利安尼通过他的律师科斯特洛(Robert Costello)获得了涉事电脑维修店老板复制的硬盘。《纽约邮报》收到的一份特拉华州联邦传票的照片显示,这家商店的店主表示,他向联邦调查局通报了电脑和硬盘的存在,随后联邦调查局于去年12月查获了这两个硬盘并通过当地的联邦地区法院留下查收收据。

整个事件中最为离谱的是,拜登在卸任副总统后曾于2018年参加华盛顿智库对外关系委员会(CRF)的一次活动上,公开向众人吹嘘他是如何曾以副总统身份,用10亿美元的美国对乌担保贷款为要挟,让乌克兰前总统波罗申科在6个小时之内就将肖金解雇的。而当时他是以其任上如何帮助乌克兰进行反腐的具体示例介绍的这一故事。当乌方人员质疑到访的拜登无权扣押原定将给予乌克兰的10亿美金担保贷款,因为他不是奥巴马总统后,拜登回答说,“那给他打电话”。“我看着他们说:我六个小时后就要走了。如果检察官没有被解雇,你就拿不到钱,”拜登在会上说道。他接着自夸到,“好吧,狗娘养的。他被开除了。”肖金表示,在2016年3月被解雇时,他已经制定了“具体计划”来调查布利斯玛公司,“包括对执行委员会所有成员的审讯和其他犯罪调查程序,包括亨特·拜登。”但乔·拜登则坚称,当时是出于对乌克兰国内腐败的担忧,奥巴马政府希望乌方将肖金去职,欧盟也有同样的担忧。

《纽约邮报》的报导同时还揭露,2014年5月12日亨特·拜登加入布利斯玛董事会后不久的一封电子邮件显示,波扎尔斯曾基试图让拜登利用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帮助公司。这封邮件的主题是“紧急事件”,同时也发给了亨特·拜登的商业伙伴德文·阿彻(Devon Archer),他当时也是布利斯玛的董事会成员。波扎尔斯基写道,“掌权的新当局的代表往往相当激进地非正式地接近N.Z.,目的是从他那里获得现金。”尽管邮件中没有点名N.Z.的身份,但似乎提到了布利斯玛公司的创始人尼古拉·兹洛希夫斯基(Mykola Zlochevsky),他的名字是乌克兰版的“尼古拉斯”(Nicholas)。波扎尔斯基称,当所谓的勒索失败后,“他们采取了具体行动”,以“一个或多个审前程序”的形式进行。他说,“我们迫切需要你的建议,告诉你如何利用你的影响力来传达一个信息/信号,等等,停止我们认为是出于政治动机的行动。”

亨特·拜登回复说,他当时正和阿彻在卡塔尔的多哈,并询问有关“对布利斯玛公司的正式指控(如果有的话)”的更多信息。“谁是这些攻击公司的幕后黑手?在目前的临时政府中,谁能制止这样的袭击?”他补充道。报导指,交流发生的同一天,布利斯玛宣布通过增加亨特·拜登来扩大董事会,他负责“法律部门,并将在国际组织中为公司提供支持。”但要注意的是,正如上文所提到,据多家媒体报道,亨特·拜登实际上是在2014年4月加入董事会的。此前,拜登一直坚称自己对儿子亨特·拜登的生意往来不知情。这篇报导出炉后,也有反对声音回应指,《纽约邮报》的这篇报导内容其实同样没有拿出任何可以坐实,拜登曾动用自己的副总统权力帮助他儿子的证据,仅仅是拿着那家乌克兰公司的高管曾经和拜登见面的一些邮件说事。拜登方面则表示,《纽约邮报》想通过那些邮件暗示的东西并不存在,并称报道内容是“俄罗斯的假消息”。但就在此时,美国两大社交媒体推特和脸书却干了一件极为“帮倒忙”的事情。

它们在各自的平台上以这篇报导“消息不实”为由,封杀了大量转发这一消息的账号,不仅导致《纽约邮报》的编辑在这些平台上一度发不出自己撰写的文章链接,甚至连白宫发言人麦肯内妮(Kayleigh McEnany)的个人账号,都被直接暂停使用了。推特的公共安全部门周三晚些时候在解释该行为的主题推文中写道,《纽约邮报》的文章包含带有个人隐私信息的图片,这违反了其平台规则,并且还违反了推特禁止上传包含被黑客盗取资料的文章的政策 。不过,《纽约时报》和《华盛顿邮报》等揭底特朗普的主流媒体在撰写攻击特朗普的文章时,通常会使用类似《纽约邮报》的报道套路以引用匿名人士消息的方式bao'liao,并经常被特朗普骂为“假新闻”,却几乎从未被推特和脸书如此封杀过。这种被指过于明显的“双标”操作,立刻在相应平台上引起了强烈的争议。

大量共和党议员以及保守派网民愤怒地声讨两家社交平台是扼杀言论自由和新闻报道自由,封杀真相,更有人指控他们是在干涉美国大选,帮民主党打击特朗普,并要求立刻对两家平台干涉大选和封杀真相的行为展开调查。特朗普也在其推特账号上接连猛击了推特和脸书,为其口中“腐败的”拜登遮掩“罪行”的行为。目前,推特CEO杰克·多西(Jack Dorsey)已经在其推特账号上发帖,承认该公司在处理《纽约邮报》的这篇报道上是有问题的,通过禁止发推转载文章链接或私信分享文章链接是“不可被接受的”。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