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解说

特朗普被揭存中国银行账号 拜登女婿公司受中企投资:“天下何人不通共”?

音频 06:13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示意图
美国总统特朗普与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示意图 © 网络图片

举足轻重的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距今仅剩不到13天的时间,可谓是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由于今年的大选结果将决定美国国内外,在经历了4年与过去数十年来政策方向切割的特朗普政府的执政,因此到底将是特朗普连任还是通过拜登的上台重新向 的政策方向靠拢成为了不但受到美国人民,乃至中国和世界民众关心的话题。正应如此,今年选前的所谓“十月惊奇”比以往都要多,也都和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及美国当今头号竞争对手的中国有着不少的联系。

广告

特朗普在选战中将拜登的对华政策历史和主张作为其主要的攻击目标和批评论据。他在参加全美各地的拉票活动中不断向选民强调,“这次选举是一个简单的选择:拜登赢,就是中国赢;我们赢,就是你们赢。”他还给予了拜登诸如“北京拜登”、“中国乔”等直指其对手“亲北京”的绰号。而拜登本人在对华政策上的表态被指确实不够强硬。尽管他的外交政策高参布林肯(Tony Blinken)等顾问近日纷纷出面,强调中国是综合而言美国最大的竞争对手。但拜登本人在回答就他看来中俄对美国而言的角色来说,还是给予了“俄罗斯是美国的一个对手,中国是一个竞争者,一个重要的竞争者”,此类反映着上世纪冷战时期美国外交政策的分析和表态。

可以借用奥巴马在2012年总统大选辩论中,与当时的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Mitt Romney)辩论时的名言形容拜登的这一分析,“拜登,1980年代刚打来电话,要你还回他们的外交政策”。与此同时,尽管美国的主流媒体大范围反对特朗普当选,由亲民主党人的媒体掌控话语权,但特朗普的支持者和亲信们还是通过《纽约邮报》及福克斯新闻,这些仅剩的亲右翼媒体揭露了拜登次子,被比作美国袁克定式“坑爹人物”的亨特·拜登(Hunter Biden)被指与乌克兰和中国存在的经济联系。而当时拜登担任美国副总统,二者之间被指存在利益冲突,亨特·拜登甚至还被怀疑充当了家族的“白手套”。

特朗普的私人律师,前纽约市长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拿出的这些指控来自一个被指曾属于亨特·拜登的笔记本电脑的硬盘中所保留的电子邮件和短信数据。迄今为止,尽管拜登本人对《纽约邮报》的报导批评为是对他的“污蔑运动”,但亨特·拜登及拜登竞选团队尚未就硬盘被披露邮件的真实存在提出过质疑。而就在这一对拜登选情不利的消息发出后,不但推特和脸书等社交媒体以“信息不实”或其来源不符合社区规范的名义封杀了有关报导,《纽约时报》等左翼媒体更是造势称,朱利安尼所披露的邮件来源或是“通俄门”再现,是俄罗斯情报人员进行黑客活动后所获取的信息。但相关报导则缺乏支持这一说法的第一首材料或证据。此外,美国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和司法部及联邦调查局官员也相继否认了,有关亨特·拜登的硬盘资料指控是“俄罗斯假消息”的报导。

就在亲拜登的美国主流媒体对特朗普“通俄门再现”的造势不断进行的同时,此前曾披露特朗普过去近20年个人报税情况的《纽约时报》更是在20日独家爆料称,特朗普在中国有一个“从未公开的个人银行账户”。《纽约时报》称,通过分析获取的特朗普税务记录,发现了一个后者在中国银行机构开设的个人账户。该账户是首次被公开,因为挂靠在“特朗普国际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Trump International Hotels Management LLC)的企业名下,因此没有出现在美国总统的公开财务信息中。文章称,并不清楚这一账户是设在哪家中国的银行,也查不到其中的资金明细。

据悉,特朗普仅在中国、英国与爱尔兰开设了海外账户。后两个账户的持有者是运营特朗普集团在当地高尔夫球场的公司。根据美国国税局的记录,它们每年在英国、爱尔兰的营收约数百万美元。而上述“特朗普国际酒店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每年在华营收仅数千美元。不过2013至2015年,该公司曾经为营业执照相关的协议在中国缴纳共188561美元的税款。对此,特朗普集团律师艾伦·戈尔滕(Alan Garten)回应称,集团曾在中国设立一家办公室以“调研开拓亚洲酒店业务的潜力”,之后在一家有美国分支的中国银行机构开户,准备扩张在华业务后用于在中国缴税。不过,“相关的合同、交易与其他商业活动从未成型。2015年以后,这个办公室也不再运作。”戈尔滕强调,那个银行账户依然存在,但“从未被用于任何其他目的。”

报导称,特朗普长期以来一直寻求在中国达成一项许可协议。这一努力至少可以追溯到2006年,当时他在香港和中国大陆都提出了商标申请。而在他成为总统后,许多申请得到了中国政府地批准。他的女儿伊万卡(Ivanka Trump)成为白宫幕僚后, 个人生意也获得了中国的商标批准。报导提到,2008年,特朗普在广州想推进一个写字楼项目,但从未取得进展。但随着2012年公司上海办事处的开设,他加大了力度,税务记录显示,特朗普名下与中国相关的公司之一——THC中国发展有限公司(THC China Development L.L.C.)——在那年申报了8.4万美元差旅费、法务费和办公费用减免。此外,他还被指曾尝试与中国国家电网就涉及北京一个开发项目的许可和管理进行合作。据法新社报导,特朗普在开始第一次总统竞选后的几个月时间里仍在谈这笔生意,但在国家电网陷入中国当局的一起腐败调查后,该项目就被放弃了。

报导称,特朗普在中国境外取得了更大的成功,吸引中国富有买家购置他在其他国家的资产。在2016年竞选期间,一家由来自温哥华的中国夫妇控制的空壳公司以310万美元的价格,在特朗普和赌场大亨菲尔·鲁芬(Phil Ruffin)共同持有的拉斯维加斯大厦买下了11个单元。而在他赢得2016年大选后不久,特朗普被指曾以1580万美元的价格,将自己在曼哈顿一栋大楼的顶层公寓卖给了一名叫陈晓燕的美籍华裔女商人,她在一笔场外交易中买下了这套公寓,伊万卡和丈夫库什纳(Jared Kushner)曾在那里居住。报导称,陈晓燕经营着一家国际咨询公司,据称她与中国政府和政治精英关系紧密。另据特朗普的税务记录显示,2017年,也就是他担任总统的第一年,他从这笔顶层公寓的交易中获得了至少560万美元的资本收益。

就在数日前,刚刚康复新冠病毒的特朗普还信誓旦旦地就疫情全球大流行称,“发生这种事不是你们的错,是中国的错,中国将为他们对这个国家所做的付出巨大代价。中国将为他们对世界所做的付出巨大的代价。这是中国的错。”现如今却爆出了他在中国存有银行账户的消息。此前,美国国会民主党领袖佩罗西更是zhi'c,特朗普欠下的个人巨额债务会引起“国家安全问题”。据此前同样来自《纽约时报》的消息指,特朗普欠下了至少4.21亿美元的个人债务,一旦他获得连任其中很大部分将在他的第二个总统任内到期。目前,外界并不清楚特朗普的债务方是谁。对此,特朗普则强调其跟人资产远远超过欠下的4.21亿美元。

与此同时,除了亨特·拜登被指与中国企业存在不明经济往来后,《纽约邮报》、Politico等多个新闻媒体近日报导指,拜登的53岁女婿克莱恩(Howard Krein)主导的创投公司,积极协助中国企业进军美国市场,又指克莱恩的公司吹捧中国是抗疫典范,同时也为拜登助选,担任应对新冠肺炎疫情政策的顾问。据悉,克莱恩任职于宾夕法尼亚州费城杰弗逊大学附属医院,是整形外科和耳鼻喉科医生。他在2012年与拜登的女儿阿什利·拜登(Ashley Biden)结婚,也是创投公司初创健康(StartUp Health)的首席医疗官。该公司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美国后,开始研发新冠肺炎医疗技术方案。报导指,在4月份每日向拜登报告疫情进展与医疗对策的电话简报,克莱恩都有参与。而初创健康也同时宣布会投资100万美元,资助10家研发新冠肺炎对策的初创企业,被怀疑涉及利益冲突。

初创健康还被指一直与中国有频繁地业务接触。报导称,该公司名下的一个基金曾在2018年从投资者手中筹集到3100万美元的投资,包括来自瑞士制药商诺华(Novartis)和中国保险巨头平安的投资。初创健康还在其网站上将中国网络巨头腾讯列为由奥巴马政府在2016年推出,拜登负责的“癌症登月计划”(Cancer Moonshot Initiative )项目的“共同投资人”(co-investor)之一。据悉,2018年该公司曾协助2家大型中国企业进军美国,其中之一是美联医邦(Medebound),主要业务是将中国的患者与美国的医生联系起来。另外,在初创健康推动下,美联医邦在同年11月与平安保险下属的平安健康合作,共同“打造放射科、肿瘤科、心脑血管疾病等共72个医学领域的美中顶级医疗资源对接通道”。而在今年3月新冠肺炎疫情爆发后,初创健康曾称赞北京当局对疫情的应对表现,指“中国为遏制新冠肺炎而做出的系统性和紧急反应,已成为其他国家的典范”。

据报导,2009年至2016年拜登担任美国副总统期间,初创健康与拜登的关系十分密切。例如,该公司曾参与拜登主导的“癌症登月计划”,克莱恩还曾陪同拜登前往宾夕法尼亚大学、瑞士达沃斯世界经济论坛及梵蒂冈宣传这一计划。拜登也曾亲临初创健康的年会发表演说。该公司当时也对外宣传,克莱恩是白宫的一个顾问,并就这项计划向白宫提供意见。对此,拜登竞选团队回应报道时表示,“克莱恩涉及利益冲突的指控毫无根据以及是捕风捉影。”另据了解,特朗普近日敦促司法部长巴尔(William Barr)启动对拜登和亨特·拜登的调查。

周二接受福斯新闻采访时,当被问及是否支持任命一名特别检察官调查拜登父子在乌克兰和中国的交易时,特朗普回答说,“我们必须让司法部长采取行动。他必须采取行动,而且必须迅速行动。他必须任命一个人。这是严重的腐败,这一点必须在大选前公之于众。”此前,11名美国会众议院共和党议员发表公开信要求,巴尔任命一名“独立、不偏不倚的特别检察官”,调查《纽约邮报》文章中有关拜登参与或受益于他儿子海外工作的指控。议员们还呼吁这样一位特别检察官调查,“在拜登47年的公职生涯中可能发现的任何相应的法律或道德问题。”北京方面,针对上文提到的《纽约时报》报导,特朗普国际酒店的管理团队在华银行账户2013至2015年在中国缴纳了超过18万美元税款的消息,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2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回应称,“我不了解有关情况。中方一贯坚决反对美国任何人在美国大选中拿中国说事。”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