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解说

法土关系陷入冰点 北约真的“脑死亡”了吗?

音频 05:45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法国总统马克龙资料图片
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与法国总统马克龙资料图片 © 法新社图片

法国总统马克龙(Emmanuel Macron)曾于去年11月出席伦敦北约峰会前,在接受英国《经济学人》采访时语出惊人地说,“我们目前经历的是北约的脑死亡”。他的这番话在当时也引来了北约盟友领导人,德国总理默克尔和美国总统特朗普等人的反驳和批评。值得一提的是,在马克龙发言不到一年后,同为北约盟友的土耳其与希腊在地中海东部的对峙日益紧张,选择出面支持希腊的法国也因此与安卡拉的关系陷入冰点。日前,巴黎近郊教师“斩首”案发生后,马克龙宣布将强硬打击国内伊斯兰极端主义。对此,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ğan)星期六则借机公开批评马克龙针对穆斯林的言论,还讽刺他“需要接受心理治疗”。法土两国之间的对立也进一步上升到领导人个人恩怨级别。

广告

马克龙在一年前曾向《经济学人》表示,“我们目前经历的是北约的脑死亡”。他说,“你在世界同一个区域拥有很多合作伙伴,而在美国与北约盟友的战略决策方面没有任何协调。完全没有”。他强调,“无论在战略上还是政治上,我们都要认识到,我们正面临一个问题。”当被问及其是否依然相信《北大西洋公约》第五条款的“集体防务”义务时,马克龙回答说,“我不知道。”第五条款被视为1949年签订的北大西洋公约的“核心”,其中规定,“对任何缔约国的攻击都被看作是对所有成员国的攻击”。结盟国家有义务互相给予军事帮助。马克龙在当时警告称,如果欧洲无法认识到其作为地缘政治力量的战略意义,那么欧洲将“无法掌握其自己的命运”。对此,北约秘书长斯托尔滕贝格曾间接地对马克龙的发言回应指,这种讨论会造成欧盟内部地分裂。他强调,任何试图让欧洲与美国脱钩的尝试,都将伤害欧盟自身。必须通力合作,进一步加强北约。

一年过后,回顾马克龙的此次发言,特别是看到土耳其在该联盟东部区域内近来的表现,以及北约在冷战结束苏联倒台后除了防卫俄罗斯威胁外,该组织现行方针仍未明确的情况下。马克龙的这一分析或多或少也不无道理。自2016年土耳其未遂军事政变失败后,对国内反对力量完成大清洗的埃尔多安正在加快其在欧亚大陆走廊扩张影响力的动作,无论是对该国南部和叙利亚北部库尔德势力的打压,还是在地中海东部与历史对头希腊发生的针对主权争议海域的对峙,及其在国防装备上对俄罗斯导弹系统的采纳,都展现出安卡拉在地缘政治上的野心和与同为北约成员的欧洲国家所并不对称的政治及势力范围诉求。首先,在地中海争议海域的主权问题上,随着该海域新发现的天然气储量,在海洋权利问题上的分歧进一步加剧了土耳其和希腊之间的紧张关系。土耳其科研船"奥鲁奇雷斯号"(Oruç Reis)今年多次在克里特岛与塞浦路斯岛之间的水域上游弋,土耳其的军舰则在一旁护航。

希腊出动海军对土耳其船队的动向予以密切跟踪。此外,面对来自土方的压力,雅典还在今年多次向欧盟求援,并同时寻求来自华盛顿的支持。尽管欧盟峰会及外长会议多次表态,敦促土耳其停止单边行动,并加强建设性对话以解决与这一欧盟成员国的争端,但土方并未放松对争议海域的巡航活动。同样与土耳其就争议海域资源开采权存在争议的还包括塞浦路斯。今年8月,希腊、塞浦路斯、法国和意大利曾在东地中海进行了为期三天的联合军演。9月10日,马克龙在南欧七国集团峰会举行前,还就土耳其、希腊在东地中海的油气勘探与划界问题公开批评埃尔多安,并暗示会考虑制裁土耳其。他一度直接向土耳其民众喊话,称“土耳其人值得一个更好的政府”。土耳其外交部当时则谴责这一言论“傲慢”、是“殖民主义的回光返照”。法国为希腊和塞浦路斯出头以带领南欧国家举行地中海会议和向该争议海域派遣军舰和军机的方式也向他们提供了实质性军事支持。

在这一危机中,希腊也开始购买法国阵风战斗机(Dassault Rafale )补强军力,并向法方的支持表示答谢。不过,法国的干预明显使得土法关系受到影响。此外,近期在高加索地区发生的亚美尼亚和阿塞拜疆的冲突又成为了法土两国在区域内的一大争议问题。冲突发生后,土耳其对阿塞拜疆给予坚定支持,并一度有来自亚美尼亚国防部的指控称,土方的战机更是直接参加了战斗还击落了亚国空军的战机。马克龙则出面批评土耳其支持阿塞拜疆,干预冲突的态度很危险。他曾在讲话中表示,“我注意到土耳其此前发表的、支持阿塞拜疆的言论,我认为这一举动是非常轻率和危险的。”此外,巴黎近郊近期发生了一起一名中学教师因向学生展示先知默罕默德漫画,以强调言论自由重要性,而被一名车臣极端穆斯林分子斩首的事件。该事件则进一步加快了马克龙在国内推行共和爱国主义和捍卫世俗主义,以对抗极端穆斯林意识形态的决定。法国内政部长达尔马宁随后宣布,将对“极端化分子、协会和机构”进行筛查、关闭和打击,并计划驱逐200多名非法滞留在法国的极端分子。

据土耳其的安纳多卢通讯社报导,埃尔多安在周六的讲话中指责马克龙形容伊斯兰教是“分离主义”、“在全世界面临危机的宗教”。他并称,自己“不断遭受马克龙的欺负”,但这样的攻击毫无意义。埃尔多安还嘲笑马克龙在法国“一事无成”,让他去接受心理健康检查,并暗示其无法在2022年继续连任。据悉,在批评法国的同时,埃尔多安当天的讲话中一并提到了德国警方23日对柏林一家清真寺的突袭。他称,欧洲正“开展对穆斯林权益的新一轮攻击”,但这将导致欧洲“从内部瓦解”。针对安卡拉方面的挑衅性发言,法国爱丽舍宫25日晚向法新社表示,“埃尔多安总统的言论是不可接受的。过分和粗鲁不是办法。我们不会继续无意义的争议,也不接受辱骂。”巴黎随后宣布召回驻土耳其大使马格罗,后者将同马克龙会面并讨论土耳其的局势。法新社形容,法方召回大使的做法"十分不寻常"。法国注意到土耳其没有在教师斩首案后发来慰问,并对土耳其国内号召抵制法国商品的呼声感到担忧。

法国外交部长勒德里昂(Jean-Yves Le Drian)星期日还通过推特发表公告称,法国驻土耳其大使已被召回,并于25日当天回到巴黎商讨情况。公告指出,在近期法国发生恐怖袭击事件之后,土耳其官方没有表示任何的谴责或同情,反而连日来对法国展开带有仇恨与诬蔑性质的宣传,意在挑起针对法国以及法国内部的仇恨情绪。此外,土耳其国家最高层还对法国总统进行直接侮辱,这是不可接受的行为,尤其是这种行为还出自法国的盟国。就这一事件,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Josep Borrell)还通过推特谴责了埃尔多安的“不可被接受的言论”。他呼吁,“土耳其制止这种危险的对抗冲突”。但法方宣布撤回大使并谴责土耳其总统出格言论的表态似乎并未使安卡拉让步。埃尔多安周日再次重申了对马克龙心里健康的怀疑,并称后者“日夜对埃尔多安着迷”。

埃尔多安针对马克龙说,“因此,他确实需要接受测试。”此外,土耳其总统府通讯署署长阿尔屯(Fahrettin Altun)还指责欧洲对穆斯林妖魔化,将法土关系的冲突上升到意识形态争端层面。他称,“今天,一些欧洲领导人不仅将穆斯林作为目标。他们攻击我们的价值观和我们的神圣经文,我们的先知和我们的政治领导人-我们的整个生活方式。''他还补充说,“欧洲人应该意识到不是因为你们不想要我们,我们就会离开;当你们侮辱我们时,我们不会放任不管。我们将不惜一切代价自卫和捍卫属于我们的东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