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要闻解说

美国选战进入最后阶段 蓬佩奥仍访问印太凸显对华侧重

美印“2+2”部长级会议资料图片
美印“2+2”部长级会议资料图片 © 路透社图片
作者: 弗林
22 分钟

备受关注的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距今仅剩不到7天的时间,代表共和党力争连任的特朗普总统正在与其对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进行最后时刻的拉票活动。不光两名总统候选人,彭斯副总统和拜登的竞选搭档民主党副总统候选人贺锦丽,也在积极地从事着最后的选战走访拜票和演讲活动。而就在美国选战进入如火如荼之际,特朗普内阁的两名重要成员国务卿蓬佩奥和国防部长埃斯珀日前展开了对印度的访问活动。蓬佩奥此行随后还对斯里兰卡、马尔代夫和印尼这三个印太地区国家展开访问,以促进美方推动的“自由开放的印太地区”,及应对拥有不同意识形态的北京带来的挑战和威胁。

广告

美印两国外长10月27日在新德里举行了第三次“2加2”会谈。两国四位部长在会谈开场白中强调了美印密切合作对地区和平与安全的重要性。印度国防部长辛格(Rajnath Singh)率先发言。他谈到,四位部长正在一个非同寻常的时候会面,并称“我们在北部边界遇到了胆大妄为的侵略行为的挑战。”此前,26日辛格在与埃斯珀的会面中,双方达成了《基本交流与合作协议》,并加强了对深化美印两军合作的承诺,包括扩大信息分享,以应对“紧迫的全球安全挑战”。该协议将允许印度使用美国的卫星和地图数据。埃斯珀提出,协议地签署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将促进两国军队之间的合作,将使印度获得一系列地形、航海和航空数据,对提升印度导弹和武装无人机的瞄准精度至关重要。

而在星期二四部长的会面中,蓬佩奥在开场白中直截了当地指出,本次“2加2”会谈的主题就是共同应对中国的威胁。他说,“我们今天要讨论很多议题,从合作击败源自武汉的新冠病毒大流行,到抗击中国共产党对安全与自由的威胁,还要讨论推进整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事实上,这已经是蓬佩奥与印度外长苏杰生(Subrahmanyam Jaishankar)在月内的第二次会谈。他们二人在6日曾与澳大利亚外长佩恩(Marise Payne)和日本外相茂木敏充共同参加了于日本东京举行的第二次美日印澳四国外长会议。会上,四国外长就强化合作关系和实现“自由与开放的印太地区”构想进行了讨论。

今次到访印度的埃斯珀则在会上表示,美国与印度防务合作框架已经设立了15年,这种伙伴关系使两个能更好地应对地区与全球的安全挑战。他期待在与印方的会谈中讨论如何推进防务合作重点项目,包括增强情报共享和两军后勤行动的相互支持。会后,蓬佩奥在推特上写道,“今天的美印‘2 + 2’部长级会议非常成功。我们国家之间的纽带是建立在长期友谊,伙伴关系和充满活力的民主传统的基础上的。” 苏杰生早先通过推特说,“我与蓬佩奥国务卿进行了热情而富有成效的会议。我们讨论了关键的双边、区域和全球性问题。审查了双边联系方面的进展:在每个领域都显着增长。我们的外交政策的咨询与合作有所扩大。”

在会后的四部长共同记者会上,蓬佩奥谈到,“美国将与印度人民站在一起,因为他们面临着对其主权和自由的威胁。”他说,“我们的领导人和公民越来越清楚看到中共不是民主、法治、透明或自由开放繁荣的印太地区的基础—航行自由的朋友。我很高兴地说,美国和印度正采取步骤加强我们针对所有威胁的合作,不仅仅是中国共产党的威胁。”辛格也在当天的发言中说,“我们今天在非同寻常的时间开会。这种流行病是我们一生中从未经历过的事情。......由于我们当前面临的挑战,我们的伙伴关系正在日益加强。”

针对印度传统上的不结盟政策,就在蓬佩奥和埃斯珀这次访问前,美国国务院副国务卿比根(Stephen Biegun)在上周访问了新德里。他在发言中把中国称为“房间里的大象”,意思是人们都意识到但不愿公开谈论的麻烦。比根称,美国愿意帮助印度推动他的地区利益,共同建立一个自由和开放的印度太平洋地区,抵御中国高技术通讯网络所构成的威胁。值得一提的是,在美印“2 + 2”部长级会议当天,中国驻印度大使馆在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美国国务卿和防长在访问印度期间“公然攻击中国和中国共产党”,挑拨中国与地区国家的关系,渲染中国威胁论,以维护其霸权。声明强调,中印边界问题是中印两国之间的事,不需要第三方介入。

不过,中使馆的这一表态并未阻止励志在印太地区范围内,建立民主国家联盟的特朗普政府和蓬配奥言所当言的决心。对此,蓬佩奥的同僚,美国副国家安全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在近日用中文发表的题为《贵在坦诚:论中国与世界的关系》的讲话中解释称,“在外交政策方面,为了维护主权,促进稳定和减少误判,特朗普总统确立了两个值得强调的原则,这就是:对等和坦率。”他说,“‘对等’其实非常简单,如果他国损害我国利益,我将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即合理,又通俗,包括针对潜在的侵略者。 这是防御性的策略,植根于公平和威慑的基本概念。‘坦率’的概念是,当大家诚实地和公开地谈论朋友、对手和自己时,民主制度是最安全的。这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他并以前总统里根的柏林墙演讲为例指,尽管里根的幕僚曾劝说其筛掉会让苏联不满的语句,但里根却坚持的言发自心,“说出了那句在他总统生涯中最著名的话:‘戈尔巴乔夫先生,推倒这堵墙’。”

博明表示,“有人会说对抗性的言论让国家相互敌对。美国的外交使团善于把这个陈旧观念伪装成谦恭的政策,而骨子里却反映了一种自大心态,其中的假设是,其他国家的行为都是美国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的反应。”他称,“聪明的对手于是顺水推舟,利用我们自己的伪善制约我们。把讲真话说成挑衅,是独裁者禁止民主国家发言的手段,经常能够得逞。里根总统在伦敦市政厅(Guildhall)曾说:‘这是自由国家遭受的第一个也是最严重的挫败。’ ‘当自由的人民停止向其对手说真话时,其实就是欺骗自己’。” 他强调,“实际上,坦诚布公就是通过减少战略误判以促进和平。坦诚布公也适用于我们的内政。不能有双重标准。”

蓬佩奥在接下来的访问中也将这一见识落实下去。他在结束对印度访问,并抵达斯里兰卡与该国外长古纳瓦德纳(Dinesh Gunawardena)共同见记者时说,在跟地区国家打交道时,美国与中国的做法完全不同。蓬佩奥称, “从不良交易、侵犯主权以及陆地与海上无法无天的行为看到,中国共产党是掠夺者。美国以不同的方式来到这里。我们是作为朋友和伙伴来到这里的。”不过,显然不是代表全球最大经济体的古纳瓦德纳则不愿直接批评北京。他发言道,“斯里兰卡是一个中立、不结盟国家,致力于和平。”他还表示,“我们希望继续与美国和其他国家保持关系。”据悉,美国国务院一位高级官员上周在介绍蓬佩奥南亚之行的记者会上说,在如何选择经济发展模式时,斯里兰卡现在面临一个艰难但必要的决定。他提出,“我们鼓励斯里兰卡评估我们提供的透明、可持续经济发展选项,并与歧视性和不透明的做法作对比。”

最新消息显示,在结束了对斯里兰卡的访问后,蓬佩奥抵达邻国马尔代夫。他并在与马尔代夫总统萨利赫(Ibrahim Mohamed Solih)会面后宣布,在与萨利赫会谈期间,他代表美方提出将在该国设立美国大使馆,并以此期待提升两国之间的伙伴关系。作为美国和马尔代夫自1966年建交以来,在过去近30年中首位到访该国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专机落地后通过推特写道,“很高兴成为近三十年来第一位访问马尔代夫的国务卿。我期待着加强美马两国的关系,并在自由、开放、有规则的印太地区讨论我们的共同利益。”

北京方面,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当天在记者会上回答蓬佩奥接受印媒采访时称,“蓬佩奥把民众满意度高达93%的中国政府说成是‘暴政’,把138个国家和30个国际组织同中国开展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歪曲成‘掠夺’,把14亿中国人民谋求和平发展和民族复兴污蔑为‘威胁’”。他宣传,“其实质,是想让中国倒退到贫穷、落后的时代,让世界再坠入对抗、分裂的深渊。这才是当今世界面临的最大威胁。”汪文斌还以民族主义反击说,“遗憾的是,蓬佩奥生错了年代。当今时代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潮流不可阻挡。贫穷落后不再是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的代名词,发展强大也不再是任何一个国家的专利和特权。”他续称,“蓬佩奥之流鼓吹反共反华、煽动对抗分裂的言行,同全世界人民谋发展、求合作的普遍愿望背道而驰,终究逃脱不了失败的结局。”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