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解说

杨建利:推特封特朗普账号与微信言论审查完全南辕北辙

音频 13:43
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核准选举人票,以便正式确定总统选举结果之际,拒绝承认败选的特朗普向在华盛顿集会的支持者发表演讲,坚称大选舞弊。其支持者随后冲击国会大厦,导致选举结果核准工作一度中断。随后,推特等社交媒体平台宣布暂停特朗普账号运作。
2021年1月6日,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联席会议,核准选举人票,以便正式确定总统选举结果之际,拒绝承认败选的特朗普向在华盛顿集会的支持者发表演讲,坚称大选舞弊。其支持者随后冲击国会大厦,导致选举结果核准工作一度中断。随后,推特等社交媒体平台宣布暂停特朗普账号运作。 © AP Photo / Evan Vucci
作者: 瑞迪
35 分钟

1月6日,美国发生卸任总统特朗普的支持者冲击国会大厦事件之后,推特、脸书、油管等大型社交媒体平台先后宣布关闭特朗普在这些平台上的个人账号。此举在世界各地都引发围绕社交媒体是否有权自行决定关闭用户账号,和如何疏导这些平台上恣意发泄的各种言论的讨论。一些有过中国社交平台微信经历的中国网友以及海外华人认为从中看到了似曾相识的言论审查,一时批评之声四起。不断被指责实行言论审查的中国官方媒体也立即不失时机地借题发挥,认为这表明言论自由不是没有边界的。也恰好几乎与此同时,总部设在美国的人权团体公民力量1月8日正式就中国社交媒体平台微信对资讯的审查和监视的做法与政策,启动集体诉讼,向美国加州高级法院提告。中国微信对言论的审查与推特等美国大型社交媒体平台封杀总统个人账号是否有可比性?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先生接受本台电话采访时认为,这两者完全是南辕北辙,美国社交媒体关闭特朗普账号甚至与言论自由无关:

广告

推特等社交媒体封特朗普账号与言论自由无关

杨建利:"我想先介绍一下我们的诉讼案。这个案子是去年2月份着手准备。那时候的背景是李文亮医生因为感染新冠病毒死去。在此之前,他作为吹哨人,被中共训诫,造成大家普遍认 为,中共掩盖疫情、打击言论自由、并造成防疫失利和人命损失。所以当时,也就是在去年2月到3月的时候,要求言论自由的呼声达到历史最高点。大家也都记得一个事实,那就是李文亮第一次披露病毒信息,就是在微信平台,而微信迅速把信息交给了公安机关,这才有了后来(对李文亮)的训诫和迫害。所以,我们认为,应该着手对微信替中国政府扮演审查、监控、迫害等功能进行反制。所以,我们就发出公开声明,准备对微信展开集体诉讼。"

"经过一年的艰苦努力……要知道这个案子的准备很不容易,因为是在美国打官司,涉及到美国的法律,涉及到美国用户,而且我们要请最好的律师,而我们又没有任何资金……经过一年的准备,正好在这个时候可以提告了。但这个时间点正巧是美国总统特朗普被推特等其他社交媒体平台封号的时候。这完全是偶合。我们没有专门这样做。因为相关准备非常难。我们早就想提告,但感觉准备尚不充分。所以,我首先在这里澄清:这完全是偶合。不是故意要选这个时间点。" 

"第二,美国总统特朗普被封号以后,包括中国政府,还有很多异议人士说:美国的言论自由出问题了。很多人就拿微信说事儿。实际上,拿微信说事儿,是南辕北辙,因为,推特及其他美国社交媒体平台封特朗普账号的原因,甚至和言论自由无关。因为侵害言论自由的是主体首先是政府,是政府对于个人和私人实体限制言论,这是限制言论自由。"

"另外一个是企业(可能侵害言论自由),也就是资本过大,可能会造成这种情况。这就涉及到法律救济的问题。你可以认为它封号不对,付诸法律救助。特朗普被封号和刚才讲的这两个范畴都几乎没有什么关系。因为如果看美国1996年通过的<通讯规范法>第230条,其中有两个要点,一个是社交媒体平台因为每天接收的信息太多,他们不像传统的媒体有编辑,所以,社交媒体平台不为在其平台上发表的言论和信息负法律责任。这第一条是为了帮助社交媒体平台的发展,同时也符合现实情况,也就是他们完全没有能力审查。230条款的另外一个要义是,虽然它可以不为言论负责, 但是可以有审查权,这个权力的使用,是基于对社会的基本善意。如果不审查,作为社交媒体平台,什么内容都接受其实最符合它的经济利益。把特朗普留在社交平台上也符合它的经济利益,因为特朗普可以带来很多流量。基于对社会的基本善意,它可以删去一些人的账号、删除一些信息。这也就是为什么他们不能够接受发送少儿色情内容,这是它对社会基于基本善意所做的(选择),哪怕这样做并不符合它的经济利益最大化,但它必须这样做。这是它的社会责任。所以,我认为,特朗普被封号就属于这个范畴,属于社交媒体平台的所有者和管理者,基于社会的基本善意,所做的一个举动。因为特朗普不断煽动支持者用极端行为,试图改变选举结果。尤其是1月6日发生叛乱事件。这次事件是在他的鼓动下发生的。他如果继续用推特,可能再次造成叛乱,所以他们基于这个判断,基于对社会的基本善意,封了他的账号。这实际上与言论自由没有什么关系 。"

法广:微信的言论审查和推特封杀特朗普账号两者之间最大的不同,是特朗普本身代表的是公权力,而微信背后的实际操作人是公权力……

杨建利:" 很多人拿美国的社交媒体平台和微信相比:你为什么要告微信呢……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事情。那些人的说法让人感觉好像不是推特封了特朗普,而是特朗普封了推特……特朗普代表的是公权力,而微信,第一,它是在中国政府帮助下,形成市场垄断的,我们几乎找不到另外一个可以替代它的(平台),其中原因就是中国政府介入市场,造成了它对市场的垄断。刚才我们提到,一个科技公司形成市场垄断,就有可能伤害言论自由;第二,微信从一开始就一直为政府执行审查、监控、帮助政府进行迫害、获取个人信息交给政府等类的功能,所以是政府功能的一种延申,从某种意义上讲,它甚至是政府的一部分,尽管它是私人企业。这是它与推特、与脸书这些社交媒体最大的不同。它可以被比作公权力处理,就是说,微信代表着公权力,来封杀用户的言论,这就构成了侵害言论自由罪。这是我们提告的基点。这个基点 与推特及其他美国社交媒体平台封杀特朗普完全是南辕北辙的两件事。  "

美国民主经历了灾难,但民主素养深植于社会

法广:而且,特朗普作为公权力代表,其实有官方的信息和言论的发布渠道,但特朗普不用,他选择了使用社交媒体发声……

杨建利:"对。说(封号)限制了他的言论自由,但没有人不让他讲话或限制他的言论自由。他可以在白宫开记者会,如果记者还愿意去参加他的记者会的话。但问题是,几乎所有媒体、所有的社交媒体平台都在封杀他。这说明:这不是党争,说明这些媒体基于对社会的基本善意做出的一个决定,就像他们每个媒体都明白不能刊登少儿色情内容一样,这是一种共识。"

法广:推特做出封特朗普账号的决定,好像也是迫于来自员工的压力。您怎么理解这些员工要求社交平台封杀总统的账号的行为?

杨建利:"我觉得这反映出基本民意。因为美国使用推特的人相当普遍,几乎是全美国。从1月6日以后各个媒体所做的民意调查来看,1月6日以后,美国大部分人都认为特朗普要为这次的叛乱负责,很多人谴责特朗普。这是民意的一种反映。从这一点上可以看出,尤其是1月6日以后,包括特朗普自己的亲信,包括他自己任命的各部委的官员、包括他任命的联邦法院法官、最高法院法官,都不配合他撒谎,更没有配合他推动叛乱,很多亲信都离开了他。可以说,1月6日以后,他在政府内已经无法指挥一兵一卒。从这一点来看,虽然美国民主经历了这么大的灾难,也让我们看出这个民主的各种弱点,但最近所发生的情况可以看出正面的现象,也就是:美国民主的基本盘存在,而且民主的素养深植于社会。这一点让人感到非常欣慰。“

 

应该说推特、脸书等大型社交媒体虽然为民间言论的释放提供了无限宽广的空间,但各种宣扬仇恨与暴力的言论,以及各种不实资讯也在这些平台上大行其道,由此在西方社会引发越来越多的应否和如何疏导资讯在这些平台上的传播的讨论。社交媒体究竟只是简单的资讯载体,还是一种新形式的媒体。传统媒体通常要遵循各自的编辑方针,这就意味着对资讯的筛选与报道的角度的选择,并对所报道内容负责。具体到特朗普账号被封事件,特朗普既是拥有发言权的普通人,同时也是拥有国家资源的公权力代表。应当如何界定他在社交媒体上的权利?如何界定他与社交媒体间的关系?总体而言,传统媒体一向小心翼翼地与公权力保持距离,以维护自身的独立性。不久前,法国政府为因应新冠疫情期间网络上大量流传的虚假信息,而在政府网站上附加了一些媒体的信息核查文章的链接,引发各媒体群起抗议。其中原因就是媒体认为政府此举混淆媒体与政府间的关系,担心民众会由此将这些媒体看作是政府的传声筒,对他们的独立性产生怀疑。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