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解说

采访欧洲维吾尔学院主席迪丽努尔谈新疆“强迫劳动”的证据

音频 05:36
Dilnur Reyhan.
Dilnur Reyhan. @ ikhua-ouïghour

中国网络掀起的对H&M等拒绝使用新疆棉花的企业的抵制运动在激扬民族主义情绪的同时,也导致越来越多的中国人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新疆究竟正在发生者什么?为什么这么多的外资企业要杯葛产自新疆的棉花。中国外交部以及中国官媒近日开足宣传机器,极力否认新疆存在强迫劳动,将所有有关新疆强迫劳动的研究报告以及报道都谴责为是造谣与传谣。那么,新疆究竟是否存在强迫劳动?海外维吾尔组织,人权组织以及维吾尔研究学者揭露新疆强迫劳动的主要依据是什么?我们为此电话采访了欧洲维吾尔学院主席,来自新疆伊利迪丽努尔女士,是她同法国欧洲议员格吕格兹曼牵头发动了呼吁西方企业抵制新疆产品的抵制运动。

广告

法广:迪丽努尔女士,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法广的专访。您去年和格吕格兹曼掀起了抵制与新疆强迫劳动有关的跨国企业,您认为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的最有力的证据是什么?

迪丽努尔: 我们有各个不同层次的证据,首先是直接的证人,在极少数侥幸从新疆逃出的维吾尔人中我们至少有两个直接的证人,他们直接在工厂参与了强迫劳动,其中之一是维吾尔人,另一位是卡萨克族人。比如说,这位从新疆逃出的哈萨克族妇女从再教育营出来之后就曾经在伊宁县的工厂工作,这家工厂生产出口欧洲的口罩和手套等等。我们今天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这家工厂雇佣强迫劳工。此外,我们还有大量的间接的证人,也就是说他们的家人,亲戚以及朋友被强迫劳动。我本人就认识两位间接证人,她们两人一人来自和田,一人来自乌鲁木齐。来自乌鲁木齐的维吾尔人她的姐姐被迫在工厂无偿地工作,工厂公开的说法是给她每个月1500元的工资,但是,她根本拿不到这份工资,工厂将工资扣下说是要要支付伙食费。 另一位来自和田的维吾尔人她的家人连续在几家工厂打工,她还曾经试图逃出,她在工作期间没有受到任何报酬,那些工厂都是一些纺织品工厂。

法广: 那她们为什么不拒绝?

迪丽努尔:因为她们没有办法拒绝,倘若拒绝的话,就会被在送回再教育营。因为她们在工厂做工之前之前就在再教育营,在里面接受所谓的职业培训,培训期间,她们中比较听话的人被认为思想已经被改造好了人可以被放出来到工厂打工,对她们来说,即使是免费工作也比呆在再教育营要好。另外,我再举一个最后的例子,一位从法国返回新疆的年轻的维吾尔族人最近对外传出信息,他大约是2015年回新疆的,同许多别的返回新疆的人一样他在2018年至2020年期间完全失踪,外界没有他的任何消息,估计他是被关在再教育营。之后,他被送到工厂工作,在工厂他可以可以使用电话,他因此试图向他在法国的朋友传递信息。据他说,他在一家工厂工作,白天夜晚都住在工厂,平时一周回家一次,因为疫情,他已经有40多天没有回家看望家人。一位在法国留学拥有高等学位的年轻人为什么会在工厂当工人?之后,我们就再也没有他的消息。还有其他许多高级知识分子,艺术家被迫到工厂劳动的例子。

法广:强迫劳动在新疆是最近几年才出现的还是由来已久?

迪丽努尔:其实在南疆强迫劳动已经存在了几十年,可以说中国中共占领新疆就已经存在。北京对维吾尔族人占绝大多数的南部新疆的政策从一开始就同北部不同。我个人来自伊利,我一开始都难以相信有关南疆的一些传闻。其实,南疆从一开始就受到严厉的监管,强迫劳动从未消失。在南疆,维吾尔人不仅受到汉人的监控,而且还受到与汉族合作的维族人的压迫。尽管2017年之前,南疆的绝大多数的维族人依然居住在她们的家园,但是,他们早以被剥夺了自己的耕地,当地的最好的耕地都被汉人占据,包括许多别的农业资源。北京鼓励汉人大规模向南疆移民,以优质的土地作为诱饵。失去土地的维族人被成批派往内地工作,这并不是最近几年的事,十多年前就已经开始,2009年发生的七五乌鲁木齐事件的起因就与此有直接的关联。当时,维吾尔族的年轻人,尤其是那些年轻的女孩子被成批的送往内地打工,当时就有很多传闻,说这些女孩子在内地受到性侵犯等等,当地民众非常担心,已经有许多维吾尔人开始表示抗议。

法广:但是,这些年轻人为什么不能拒绝呢?那个时候还没有再教育营?

迪丽努尔:那时候是还没有再教育营,但是,他们如果拒绝的话,他们的父母就会遭殃,他们会失去工作,如果他们作生意的话,他们的买卖就会被关闭。每个村子都有规定的配额,必须有多少人去内地,如果你拒绝的话,那就是你的邻居来代替。当然,今天的话,她们就会被送往再教育营。所以,中国官媒所谓维吾尔族人向往内地的高收入,高生活水平,完全都是谎言。

法广:他们中难道没有人是自愿去内地的吗?过去在中国各地都能够看到来自新疆的维吾尔人,他们似乎并没有受到压力?

迪丽努尔:对,过去,在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新疆一些比较富有的人前往内地学习,工作或者作生意,他们中有许多是开餐馆的。还有一些被人贩子贩卖到内地的维吾尔人。但是,2017年之后,许多在内地的维吾尔学生被迫返回新疆,之后,他们往往不能回大学继续就读。维吾尔人在内地开设的餐馆也有许多被迫关闭,业主也被勒令返回新疆。新疆很早就存在再教育营,维吾尔年轻人被送往内地工作也不是最近才发生的事,但是,之前维吾尔人被没有被当作犯人对待,尽管他们的待遇已经令人担忧,尤其是那些年轻的维吾尔女子的待遇。但是,今天,被从再教育营运往内地工作的维吾尔人在警察的看护下被迫到内地工厂工作,警察日夜守护着他们。今天我们从内地工厂的一些公开的大量的招聘广告上就可以看到维吾尔人所遭受的待遇,他们被当作商品一样被出售。

中国网络微博博主刊登的提供维吾尔员工的广告 上面写道:工作时间12小时,不会随便离职,安全政府提供!
中国网络微博博主刊登的提供维吾尔员工的广告 上面写道:工作时间12小时,不会随便离职,安全政府提供! © 网络 Dilnur Reyhan 提供

法广:您对那些响应政府的号召杯葛辱华企业的中国人有何评论?

迪丽努尔:我并不想指控他们,因为他们生活在信息封闭的国家,他们并不清楚在中国究竟正在发生什么! 他们也不知道,事实上,强迫劳动在全中国都存在,中国各地监狱中的囚犯都被迫参加劳动,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被关在再教育营的人被迫参与劳动这完全是北京政府一贯的做法,新疆的问题是不仅仅是失去自由的人被迫劳动,就是在监狱之外的人也同样如此。而且强迫劳动并不仅仅是最近几年才发生的事。

法广:最后,您如何评论西方企业在北京政府以及中国网民的压力之下纷纷改变立场收回此前杯葛新疆棉花的声明的行为?

迪丽努尔:我们知道,任何种族灭绝的发生必须依赖两个必要条件,民众与野蛮资本的支持。首先是民众的大规模的支持,一个极权政府能够得以存在并且进行种族屠杀,它一定必须获得民众的支持,这是条件之一。其次,就是资本家的支持,上个世纪四十年代,许多大的企业,例如德国的大众,就曾经为了金钱与纳粹政权合作,今天他们依然如此。同样,德国的服装品牌Hugo Boss 过去也曾经为纳粹服务,今天他们依旧站在中国独裁者的一边。

感谢欧洲维吾尔学院主席迪丽努尔女士接受法广的专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