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解说

欧盟印太战略即将出炉 欧盟高级代表呼吁让欧洲更为强大

音频 06:19
博雷利与东盟秘书处秘书长林玉辉资料图片
博雷利与东盟秘书处秘书长林玉辉资料图片 © 网络图片

随着欧盟委员会即将完成制定其备受期待的《欧盟印太合作战略》,据《日经亚洲》周二报导,欧盟将在该战略中寻求与日本、韩国和新加坡建立新的数字伙伴关系,并与台湾建立更密切的贸易和投资关系,以便在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军事力量混乱地撤出阿富汗后,努力扩张欧盟在亚洲的影响力。

广告

根据《日经亚洲》记者看到的欧盟印太战略草案内容,该集团将寻求加强与亚洲伙伴的半导体供应链合作,因为新冠疫情扩大了对全球工业供应链脆弱性的担忧。据悉,中国是欧盟印太战略关注的中心,尽管该文件呼吁与中国政府进行“多方面的接触”,并在直接批评中方行为方面有所克制。欧盟印太战略草案警告说,围绕着有争议的领土和海洋区域的紧张局势,例如在南中国海和台湾海峡,“可能会直接影响到欧洲的安全和繁荣”。

该文件强调,“民主原则和人权也受到印太地区专制政权的威胁,使该地区的稳定处于危险之中”。据了解,欧盟印太战略在预计本周定稿之前可能会有所改动。该战略表示,“同样,建立一个基于透明贸易规则的全球公平竞争环境的努力正日益受到不公平贸易做法和经济胁迫的破坏。这些事态发展加剧了贸易、供应和价值链中的紧张局势。”

欧盟建议探索与东京、首尔和新加坡就数字伙伴关系协议进行谈判的可能性。这些协议将加强双方对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的合作和标准的互操作性。这些协议将使数据治理、可信流动和基于数据的创新方面的合作更加深入,并将补充世界贸易组织的电子商务谈判。欧盟还承诺与没有存在经贸协议的伙伴,如台湾,建立贸易和投资关系。欧盟印太战略草案没有提出双边投资协议,比如最近得到欧洲议会外交事务委员会支持的、由台湾总统蔡英文在5月提出的欧台投资协定。

根据这份印太战略草案,欧盟还希望与日本、韩国和台湾等伙伴举行会谈,以解决其对进口半导体供应的战略依赖。欧盟现已经设定了一个目标,即到2030年,其将生产全球五分之一的先进半导体。欧盟印太战略草案还表示,布鲁塞尔有兴趣与由美国、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组成的四方安全对话机制(Quad)就气候变化、科技或新冠疫苗生产及派送等共同关心的问题上进行合作。

美国白宫新闻发言人珍‧普萨基(Jen Psaki)13日发表声明宣布,拜登总统将于24日在白宫主办四方安全对话机制的首次面对面领导人峰会。白宫的声明说,“拜登-哈里斯政府已经把四方机制升高为一个优先事项,从3月间的首次四方领导人级别的接触便可看出,那次接触是虚拟形式的,而如今本次峰会将面对面举行。接待四方机制领导人显示拜登-哈里斯政府把在印太地区的接触列为优先事项,包括通过新的多边配置来应对21世纪的挑战。”

白宫表示,“四方领导人将聚焦深化我们的关系并在抗击新冠疫情、处理气候危机、在新兴技术和网络空间方面结成伙伴关系和推动一个自由与开放的印太地区等领域推进务实合作。”报导指,但欧盟印太战略的军事层面就不那么全面了。这既反映了欧盟目前有限的联合军事能力,也反映了其在大型行动中对美国力量的持续依赖;这种依赖在阿富汗再次暴露。

值得一提的是,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兼欧委会副主席博雷利(Josep Borrell )14日在接受专访中表示,美国从阿富汗撤军和塔利班的回归显示了欧洲的脆弱性和在欧盟内部发展“共同战略文化”的必要性。他表态,支持欧洲战略自治的想法,以此作为对北约组织存在的补充。

博雷利说,“欧盟的战略自主权不是北约的替代物,北约在欧洲领土防卫方面的作用也是无可替代的。但北约联盟不会减少我们在军事能力方面的脆弱性,更不用说其他方面了。此外,一个更强大的欧洲明天会如何削弱北约联盟?事实恰恰相反:在国防领域,一个更强大的欧洲符合北约和美国的利益。”

博雷利强调,“欧洲必须负责自己的利益并捍卫它们。而且不仅是在军事上,因为刚刚发生的事情也表明了军事行动的局限性。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在其他人的帮助下,无法在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取得胜利。因此,事实证明,强加民主比小布什想象的要困难得多。但我们不要把这种说法推到极端,我们的‘软实力’也有其局限性。外交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有时必须以军事基础为后盾。”

当记者说,“与单方面从阿富汗撤出的美国的战略对话现在是否有问题?”博雷利认为,“恰恰相反。这种对话,特别是关于防务的对话是至关重要的,恢复对话是拜登最近访问欧洲的重要成果之一。这主要是因为北约中有些国家不是欧盟国家,有些欧盟国家也不是北约成员。因此,你不能把政治对话仅仅简化为北约联盟。”

博雷利指出,“现在,我们必须考虑,有时我们会承受华盛顿的政治选择所带来的后果。然而,作为伊朗核协议的协调人,我可以证明与美国政府在这一领域和其他重要领域重新进行了合作。”记者问,“事实上,欧洲军队是否适应您提到的新威胁?”

博雷利表示,“它们是为欧洲土地上的国家间战争而塑造的,因此必须为未来重新塑造。新的威胁已经不分国界:想想混合威胁、网络威胁,等等。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正在努力发展共同防御的联合能力。这并不意味着一支‘欧盟军队’,因为国家军队不会消失。欧洲的作用是加强联合能力,确保互操作性和支持国防工业政策。”

记者说,“您认为与英国在军事领域有可能进行合作吗?”博雷利说,“我们正在北约的框架内进行合作,但我注意到,关于北约在阿富汗的作用的最尖锐的干预是在(英国议会)下议院听到的。”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