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中国

以往支联会及六四集会赖以存在的政治环境,出现了根本变化

音频 04:35
香港六四集会资料照片
香港六四集会资料照片 网络图片

又是一年一度的六四。一年一度的香港市民维园悼念集会却三十多年来第一次熄灭了悲憤的烛光,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今天的观察中国要向大家介绍有关议题的分析评论。 

广告

美国中文《世界日报》的社论称:“1989年六四至今32年,香港维多利亚公园今年第一次没有烛光集会;去年六四,港版国安法已逼近,仍有数千人到维园举行烛光悼念。但去年七一国安法实施,导致今年烛光和悼念都被禁止。每年维园烛光悼念已成香港追求民主的象征,也是港人身分意识的一部分,但北京绕过香港通过党法,将悼念烛光说成反国安法的罪行,藉此阻止31年来每年都有的全球最大规模六四悼念集会。” 

香港《苹果日报》署名卢峰的社论称:“维园六四烛光集会既是和平理性表达意见的最佳典范,更被国际社会普遍视为一国两制高度自治方针是否完好的标记,是香港人能否继续保持自由权利与独特生活方式的证明。特区政府‘成功’封杀向来和平理性的集会,‘成功’令维园黯淡无烛光只能让居住在香港的外国人、国际友人以至各国政府官员感到香港失去了原来的光采,失落了固有的自由空间,失却了和平理性表达意见的权利。还有甚么比这样的行动更打击一国两制的形象?还有甚么比这样的做法更伤害市民、国际社会对一国两制方针的信心?” 

香港《星岛日报》的社论称:“警方以防疫理由,不批准支联会的集会游行申请,保安局已发出严厉警示,提醒公众不可参与、宣传或公布有关集结,若明知而为,就会触犯法律,须承担刑事责任。”“事实上,参与去年六四集会的二十四人,已被控‘明知而参与未经批准集结’罪,其中黄之锋与岑敖晖等认罪,分别被判入狱四至十个月。”“由此案的裁决可见,法律是这样订明,并不会因政治诉求不同,或表达甚么理念,而有差别对待。部分市民就算要悼念六四,也须遵守法律,如果因某些人的‘示意’而犯险以身试法,堕入法网的机会极大,后果是鎯铛入狱,为此付出沉重代价。有关法律从来都存在,判刑准则也很清晰,只是以往执法和司法部门处理过分宽松,如今不过是返回正轨,严格依法行事而已,对待这次六四集会同样基于此原则,无所谓过严。” 

香港《明报》的社论称:“维园集会悼念六四是港人的集体回忆,多年来被不同人赋予不同意义:有人视之为香港言论空间的指标,随着本土思潮及港独冒起,有人将悼念六四看作连系香港与内地之间的一条纽带,亦有人质疑维园悼念六四‘行礼如仪’,主张切割,云云。这两年香港遭逢巨变,反修例风暴这场政治大摊牌,彻底改变中央对港看法,换来的是国安法及选举制度修改,泛民出身的前运房局长张炳良,以‘一子错满盘皆落索’形容事态发展。香港已经无法回到反修例风暴之前,以往支联会及六四集会赖以存在的政治环境,出现了根本变化,维园集会连续两年因为防疫不获批准,未来是否还有机会举行,充满未知之数”。“香港无法例禁止悼念六四,表达哀思愁绪方法林林总总,冒险犯法绝不明智。”“权力当局需要正视问题,认真思考如何重构港人与内地之间的情感纽带。”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