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察中国

香港《苹果日报》停刊事件象征中共控制香港进入新阶段

音频 04:31
2021年6月24日,《苹果日报》以印刷100万份日报告别港人,员工在平台以灯光回谢读者支持(见小红圈)
2021年6月24日,《苹果日报》以印刷100万份日报告别港人,员工在平台以灯光回谢读者支持(见小红圈) © RFI-麦燕庭

发生在近日的香港《苹果日报》停刊事件,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今天的观察中国要向大家介绍有关议题的分析评论。 

广告

美国中文《世界日报》的社论称:“香港最近发生‘苹果事变’,‘苹果日报’高层被捕,资金被冻结,报纸无法运作,结束26年的经营,已于24日停刊。事件象征中共控制香港进入新阶段,作为香港核心价值的新闻自由,已全面被消灭。美国总统拜登首次单独就香港问题公开谴责北京,破坏香港的新闻自由;英国、欧盟和其他国家也表达谴责。”“中共历史显示,当它受国内外挑战时,往往会采取对外行动,甚至不惜冲突也务求胜利,以转移对困局的关注。对中共而言,香港仍是‘外’,因此用国安法打压香港,并务求完胜;美国和国际支持香港自由,中共偏要彻底压制民主自由的声音,不但做给美国看,还向国内14亿人证明,中共绝不向外国势力低头。” 

北京《环球时报》的社论称:“《苹果日报》创办早于香港回归2年,逐渐成为了动员抵制香港按照基本法精神运转、推动香港与美英等国对华政策联动的舆论大本营。它极大突破了媒体的信息功能,自我构建了政治对抗角色,在香港愈演愈烈的政治动荡演进中呼风唤雨,冲锋陷阵。没有一个西方国家会允许本国有这样一个冲击宪制的舆论动员中心,真正形成了反主流煽动力的媒体,都难逃物极必反的命运。”“《苹果日报》所扮演的角色与西方宣扬的新闻自由也是严重抵触的,它已经不是‘有政治立场的媒体’,而是通过媒体的形式搞极端对抗政治,它是世界上的独一份。” 

香港《明报》的社论称:“传媒机构各有取态,只要本着专业原则,新闻处理各有不同,亦属寻常,不应以言入罪,然而当传媒变成政治斗争工具,再非纯粹的新闻机构,事态推向极至的结局,就是权力较量硬撼,成王败寇。反修例风暴,黎智英表示‘为美国而战’,政治上的孤注一掷,最终亦令其传媒王国走上不归路。”“反修例风暴是一场政治大摊牌,没有游戏规则可言,‘道理’只是包装,胜利就是一切,不同政治力量押上重注甚至‘晒冷’。一子错满盘皆落索,来到这一刻,输家遭清算,说来很残酷,却是你死我活政治斗争的逻辑。”“《苹果日报》走到这一步,必然有人咬牙切齿,亦必然有人拍手称快,然而相信各方都意识到,论政治争斗决心,现在的特区政府,跟反修例风暴前已截然不同,这次政府出手狠劲十足,外界有何感觉,相信已不在当局首要考虑之列。” 

新加坡《联合早报》“中国早点”署名韩咏红的评论称:“香港《苹果日报》走入了历史,我不是它的忠实读者,不能说有多大遗憾,但我会希望它是在同业的专业评价与读者选择下自我修正或改弦易辙,而不是因国安法。当局也应该明白,处理了《苹果》,不等于解决了香港的深层问题,否则就是将病征当病根。七一前的落幕,成全了《苹果》某种‘烈士’的形象,也标记了中央治港的强硬态度,它要昭示的结果是:与反对派之间没有妥协空间,抗拒是没用的,没有‘一国’就没有‘两制’。”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