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当今世界

阿嘉仁波切为何走上流亡之路?

音频 05:27
15 分钟

1998年,藏传佛教六大寺院之一的青海塔尔寺住持、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全国政协常委、青海省政协副主席阿嘉仁波切,出走美国。这位在中国尊为省部级和尚的活佛,自愿放弃共产党给他的荣华富贵,走上了流亡之路。

广告

阿嘉仁波切在流亡美国12年之际,出版了一本自传体回忆录《顺水逆风》(Surviving The Dragon),讲述了他出走的一个重要原因:不能承认中国政府指定的十世班禅喇嘛转世灵童,以及拒绝担任中国政府指定的班禅转世灵童的老师,所以毅然离开中国。

阿嘉仁波切近来奔走各地介绍他的新书。他在旧金山,谈到书中记述的他与中共在班禅转世灵童问题上不可调和的分歧,他说:“最重要的就是,十世班禅大师圆寂后,灵童的转世中间,因为政治的参与,就出现了很不如意的情况。最后,灵童成了两个:一个是达赖喇嘛认定的,一个就是中国政府认定的这个灵童。群众在思想上不好接受,在这种情况下,要我去扶持他的话,就对我的信仰产生了很大的打击,所以,我就干脆离开。”

阿嘉仁波切谈到:佛教承认来世。藏传佛教转世灵童的认定,已经有500多年的历史,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他自己就是在1952年,两岁的时候,被认定为第七世阿嘉仁波切的转世灵童,他说:“我的前世,就是第七世阿嘉仁波切,圆寂之后,他们要火化。火化看烟的方向,烟从塔尔寺一直飞往西北那个方向,那个方向就是我出生的地方。我的前世最喜欢那个地方,他跟那个地方有比较神秘的连接的关系,所以他说我们的后世仁波切会转到那个地方。”

阿嘉仁波切说:他当年就是被十世班禅喇嘛认定为第七世阿嘉仁波切转世灵童的,因此,在班禅圆寂后,他不能背弃藏传佛教,不承认达赖喇嘛认定的班禅灵童,而去承认和扶持中国政府指定的班禅灵童。阿嘉仁波切说起当年他被十世班禅认定为灵童时的情形:“定这样一个方向,有一个德高望重的高僧来主持,我的灵童认定,就是十世班禅大师在塔尔寺主持的。他说,应该从塔尔寺到我的家乡,就是青海湖边去找。”

阿嘉仁波切选择流亡,当然还有其他原因。他在《顺水逆风》这本书中,记述了藏区民众在中共统治下所遭受的诸多苦难,比如,经1958年的宗教改革和文革,塔尔寺僧众由4000多减为60多人;安多牧区的大清洗,仅阿嘉仁波切家族就有29人被逮捕、劳改,他的父亲惨死于狱中;文革期间,塔尔寺和卫藏的扎什伦布寺被红卫兵破坏得目不忍睹;尤其是,书中记录了十世班禅喇嘛为佛法为民族牺牲的悲壮一生,以及众多仁波切、众多普通僧侣的厄运;当历史进入1990年代,劫难又一次临头,中共在全藏区掀起批判达赖喇嘛的政治运动,同时假造出一个班禅,这都是阿嘉仁波切决然流亡,逃出中共掌心的缘由。

由部级和尚到流亡活佛,这段路,对于修行者来说,并不像俗人那么难走,阿嘉仁波切说:“放得下、看得开,就可以解决,这也是我自己放开的一部分。我的职务是非常高,我生活上的荣华富贵都有啦,但我作为一个修行人,这些我不是那么去追求的。”

阿嘉仁波切流亡美国后,起初在加州的旧金山湾区创建了西藏悲智中心,而后受达赖喇嘛指派,在印第安纳州卢明顿,主持蒙藏佛教文化中心和强孜林寺。从流亡之日起,他便有写书的打算,经十年呕心沥血,《顺水逆风》终于成书。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