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报纸摘要

中国仍长期持有廉价劳动力之王牌

音频 05:20

除法国体育报《队报》和《法兰西晚报》津津乐道地报道南非世界杯足球赛事以外,法国政府推出的退休改革草案占据今天(6月17日)各大全国性报纸头版头条位置。《世界报》则撰文评论中国最近罢工浪潮的影响,指出中国远未失去廉价劳动力的优势,中国劳工运动亦难以逾越三大障碍。

广告

《世界报》介绍退休改革草案当中的几个关键数字指出,到2018年之前,62岁将逐渐过渡为合法退休年龄,2018年领取全额退休金的年龄也推后两年到67岁,十年之后法国公务员的退休金积累率为10.55%。

《世界报》的通栏大标题强调法国左派和工会企图反驳严格的退休改革草案;《费加罗报》说萨科齐把退休改革的赌注下在法国人的现实主义之上;论坛报认为萨科齐在退休改革问题上“猛打”;《回声报》说是“改革冲突”;《解放报》说“没有好事”;《人道报》干脆认为退休改革草案不公平,应该重新起草。

中国远未失去廉价劳动力市场

《世界报》发表的经济学家拉胡艾德以“中国将长期持有廉价劳动力的王牌”为题的文章认为,虽然中国遭到社会工潮冲击,但下结论说中国改变历史发展进程还为时过早,中国还远未失去廉价劳动力的优势。

人们以为,在中国的本田、现代或富士康工厂的罢工恰恰印证了中国到了经济学家刘易斯所主张的不可逆转的转折点。这个转折点指的是一个国家劳动人口匮乏,工人技术程度提高,工薪阶层便敢于要求提高工资报酬,结果造成生产成本结构性的改变和提高。比照中国,这样的进程几乎只有些许松动,所发生的罢工和要求增加工资更多只是地区性的局部行为,而不是触动深层结构的运动。中国的劳动力源泉依然是雄厚的,只是没有流通到市场需求的地方,超过人口总数一半的中国人还生活在农村。

中国劳工运动难以逾越的三大障碍

根据《世界报》拉胡艾德的文章分析,有三个因素依然对中国劳工运动构成障碍:一个是户籍制度,二是停滞不前的农村土地改革,最后一个是对农村的补贴这三个因素对中国劳工运动构成障碍。中国的户籍制度依然限制人口的流动,仍未完成的土地改革最终不能使农民离开田地。

拉胡艾德指出,要求增加工资是经济循环中的一个自然环节。中国似乎正在经历经济过热,在这样的背景下,缺乏劳动力是不可避免的正常现象,但却是暂时现象。

当局不会让外企的工潮无止境地蔓延

《世界报》文章还认为,为了使提高工资成为真正的结构性的现象,就必须让工人风潮成为广泛的社会运动,产生深远的反响,这在中国其实很不可能,直到现在,罢工运动只是在外资企业发生。在中国领导人眼中,这些外企的罢工可以接受,因为罢工可以用来警告外国资本家们在中国不能随心所欲。不管怎么样,这些事件至少可以转移人们对越来越严重的城乡人口贫富分化的不满的注意力。

《世界报》的文章还指出,无论如何,中国当局是不会允许罢工风潮蔓延下去。共产党对工会组织的控制非常有效,而一个真正的历史转折,还在于运动发展的迅速。中国人口在得以致富以前就老化,中国的现象与其他有着相同经济发展轨迹的国家不同。确切的讲,今天就说通过罢工可以看到廉价劳动力的时代在中国就要结束的,还为时过早。

FMI总干事主张中欧进一步加强关系

《论坛报》就国际货币基金组织(FMI)总干事斯特劳斯卡恩于昨天在法国财经部举行的围绕“中欧共同迎接新挑战”为题的座谈会上的发言撰文,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干事说,为了继续成为未来四,五十年世界上重要一极,欧洲不仅应该在其生产力,工业基础以及政治领袖方面加以改善,而且,欧洲还应该在多边组织中赋予新兴国家应有的位置,这一切将从中国开始。

《回声报》署名科尔比耶以“中国和欧洲对共同的前途提出疑问”为题的文章写道,危机无论是在中国和在欧洲都引起疑问与担心,原因是中欧贸易伙伴关系已向包括全球治理,援助发展以及气候挑战等其他领域扩展。

《世界报》还就雅典寻求北京的支持以在经济领域转败为胜发表文章。

《费加罗报》常驻北京记者拉格兰日就中国从吉尔吉斯坦撤侨撰文强调,吉尔吉斯坦处于对中国至关重要的战略区域,因此北京对吉尔吉斯坦局势很谨慎,但又不可能等闲视之。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