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视窗

伊春鞭炮厂爆炸死难者数字暴增前后

音频 05:42
作者: 上海特约记者 曹国星
17 分钟

010年8月16日9时40分左右,伊春市乌马河区华利实业有限公司(烟花爆竹企业,以下简称华利实业公司)发生爆炸。新华社在事发一天内,也就是8月17日凌晨引述伊春市政府消息称,截至17日零时,爆炸已造成19人死亡,5人失踪,住院伤者则有153人。8月20日,事故发生四天后,伊春市官方公布的数据是20人死亡、4人失踪  失踪数字减少一人,死亡数字增加一人:这一数字或可合理推断,一名失踪者在20日被确认为死亡。这一切在9月2日,事发半个月后,忽然发生变化。

广告

当天,新华社再次发出电稿,仍引述伊春市政府消息称,经进一步确认,“8·16”烟花厂爆炸事故直接造成30人死亡、3人失踪,还有关联死亡3人   但官方并未解释什么是“关联死亡”。

新华社称,“根据相关规定,由于死亡人数的上升,这起爆炸已属于特别重大安全生产事故,事故调查将由国务院及相关部门组织进行。”

死亡者与失踪者数字为何忽然在半个月后忽然大幅攀升?

根据《南方都市报》的报道,爆炸现场搜救18日就已结束。

爆炸发生后,心急如焚的工人家属们从爆炸发生后,一直聚集在爆炸现场附近,等待家人的消息。18日开始,当地官方就已经开始进行尸体辨认和失踪者DNA比对, 失踪人员统计工作也同时开展。

一些遗体在爆炸当天(16日)晚上就被确认。遇难者李长波、王桂芝、侯春伟、温雅范的遗体都是16日当晚被搜救人员找到的,家属也于当晚就确认了。

因此,并不存在有官方不掌握的死亡或者失踪者的情况。

与此同时,官方却展开了对遇难者家属的“维稳”部署。

17日,先是爆炸现场被封锁起来,官方解释说现场仍有危险,这个说法很合理,但是,到了第二天,也就是18日早上,要求进入现场的家属们被乌马河区政府有关部门召集在一起。

遇难者家属说,政府把他们送到了会议室你,但等了一个多小时后,并没人接待他们。家属们提出,要求见亲人遗体未果,便要求去现场亲自找。但通往现场的道路已被警察封锁。

家属们在通往现场的乌马河桥上与警察发生推搡,最后终于进入现场,最后他们在当天又陆续找到几具尸体。

但到了8月20日,官方公布的数据是仍是20人死亡、4人失踪。

爆炸事故后后,官方公布的20人的死亡人数在伊春民间引发极大争议。记者采访期间接触到的17位遇难者家属均不相信这个数据。而官方对实际情况也讳莫如深。

而根据2007年国务院颁布的《生产安全事故报告和调查处理条例》,造成30人以上死亡,或者100人以上重伤,或者1亿元以上直接经济损失的事故,即属“特别重大事故”。

因此,官方为了降低事故的严重等级,有很明显的动机去隐瞒死亡人数。

有当地民众认为,这次爆炸事故死亡人数最终的披露,与发生在伊春的另一场灾难,河南航空“8.24”空难有关。

“8.24”空难发生后,云集在伊春的大批记者均听到烟花厂爆炸死难人数与上报人数不符的传言。

8月28日,伊春发生四名记者被警方扣留事件,当日下午,国内十多家媒体的记者冲破警方封锁进入爆炸现场查看,伊春市宣传部派出三部车辆尾随记者。

《都市快报》一名记者向该市宣传部一名官员表示要调查爆炸实际死亡人数时,该官员神色顿时紧张起来,称安监部门已经调查过了,此事已经定案。

此后,伊春当地宣传部门更是对全国记者在当地的采访严加监视。而此后不久的 9月1日,就出现了最新的33人死亡、3人失踪的数据。

这张爆炸事故中,当地政府的责任相当清楚。

事实上,在安监系统,这家肇下大祸的华利实业有限公司已早有关注与查处。

2010年6月11日,黑龙江省安监局下发《关于切实加强烟花爆竹生产期间安全监管工作的通知》(黑安监发〔2010〕53号)。

“对暂不具备安全生产条件的富裕县吉庆花炮厂、伊春市华利公司烟花厂不允许开工生产,擅自开工生产的,吊销安全生产许可证并没收非法所得,销毁非法生产制品。”

在这份文件中,最后爆炸的华利公司烟花厂的监管责任人是:省安监局危险化学品安监管理处科员黄耀武;伊春市安监局局长吴庆文;伊春市乌马河区安监局局长程传信等官员。

遗憾的是,这份例行通知并未阻止事故发生。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