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世界

陈光诚出狱后的境遇仍受关注

音频 05:30
作者: 肖曼
14 分钟

山东的维权盲人陈光诚先生,在坐牢四年三个月 后于9月9日出狱。当天清晨6点半,陈光诚在当局严密监控下被送回沂南县他的家中。各方信息显示:陈光诚尽管出狱,但仍受到严密监视与控制。陈光诚家的四周仍有身着便衣的不明人员在严密监控。

广告

 

陈光诚,1971年出生在山东省沂南县一个贫穷的山村。不到一岁的时候因为发高烧没有及时医治,他的双眼变得模糊不清,五岁时在当地医院做一次失败的手术,他的双眼永远失去了光明。陈光诚18岁时终于在山东临沂一个盲校开始读小学一年级。五年以后到青岛读中学,三年后提前毕业考入南京中医药大学,2000年毕业后被分配到县中医院工作。为了维护自己和其他残疾人的权利,陈光诚不断学习研究法律,能说英语,会使用互联网,成为一个出名的“赤脚律师”。 2002年3月美国《新闻周刊》封面故事讲述了陈光诚维护残疾人权益的故事和他成立乡村法律图书馆的梦想。2003年陈光诚被评为临沂市“十大新闻人物”之一。

2005年春季,临沂市发动了一场“计划生育运动”,一些违法者采取了“连坐”、办学习班等方式抓捕关押殴打了很多无辜的村民,他们用棍棒迫使妇女做俯卧撑,迫使60多岁的亲兄妹互相殴打对方的脸,有的村民被他们殴打致死。为了乡亲们的人身权利,陈光诚来到北京寻求帮助,滕彪等一批有良知的学者到了临沂,通过互联网公布了调查结果,国家计生委也确认了临沂计生过程中存在违法现象,“查处了一些违法官员”。但陈光诚却被当地政府跟踪、监视、迫害和非法关押,失去人身自由。

2006年1月,在律师被殴打,证人被绑架不能出庭的情况下,陈光诚被以"故意毁坏财物罪和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刑四年零三个月。而他的家人四年多来一直处于不同形式的监控之中。日夜监控她妻子的人员曾经多达20多人。这些人甚至蹲在陈光诚家的院子墙上,贴在陈光诚家的后窗上。外出打工的陈光诚的哥哥也受到最多达4人的贴身跟踪。4年多来,在农村务农的陈光诚的妻子袁伟静长期被剥夺了到监狱探视丈夫的权利。

陈光诚虽然被判以刑事罪,但他不是真正的刑事犯,而是一个“良心犯”。监狱或许可以改造一个刑事罪犯,但很难改变一个“良心犯”的思想和立场。陈光诚是这样,其他进过监狱的“良心犯”也是一样。据报道:浙江异见作家、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成员陈树庆被杭州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4年,本月13日将刑满出狱,而另一位同样被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刑11年的,前中国民主党浙江筹委会发言人吴义龙,也将于14 日刑满出狱。他们出狱后也会受到严密的监视。

任何一个有正常理智的人都会明白:对付“良心犯”,监狱永远没用,永远都不够大。而把监狱扩展到监狱之外,只能说明政权本身的荒谬而已。近年中国逐步改善监狱条件,甚至开始对死刑犯实行较人道的注射死刑。但如何对待一个刑满释放的维权人士?这是对号称法制健全、人权受保护的中国的严峻考验。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案一直受到国际社会的密切关注,他被释放后的境遇也将成为衡量中国法制程度、人权受保护程度的标尺。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