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节目

田喜打官司无门反而“被”打官司

音频 10:13
作者: 杨眉
22 分钟

中国著名导演张艺谋主导的秋菊打官司这部电影在中国可能已经是家喻户晓,然而,象秋菊一样希望讨一个公道的河南艾滋病患者田喜的故事却可能在中国国内鲜为人知,尽管田喜在海外已经享有一定的知名度。今年二十三岁的田喜九岁时不幸在医院的一次输血治疗过程中感染上了艾滋病病毒,2004年确诊为艾滋病之后,田喜就先后在河南新蔡县法院以及驻马店法院要求立案,要求上告使他感染艾滋病病毒的新蔡县第一人民医院,然而,法院却拒绝给田喜立案,并且拒绝给予书面回答,只是表示,这是上面的指示。

广告

在中国,法院拒绝给公民立案,肆意侵犯公民上诉权的例子举不胜举,上海公民冯正虎就因得罪了上海市政府高官而多次被法院拒绝立案,那么,河南法院为什么拒绝给田喜立案呢?

长期关注中国艾滋病感染事件的中国著名维权律师江天勇向本台表示:

江天勇:“田喜的案件是一件非常敏感的案件。我们爱之行工作组长期关注河南艾滋病感染事件,也因此受到直接的打压。河南的艾滋病感染事件直接涉及到中国政府高层的李长春和李克强。河南的血浆经济当初是河南官方极力推导的,这里面有许多的黑幕。当时的主政者就是李长春。而对那些要求经济赔偿、要求追究政府责任的受害者极力压制的就是李克强,李克强当时在河南省先后是代省长、省长以及省委书记。”

田喜在寻求通过法律渠道追究责任无门之后,就同他的父母一同走上了上访的道路,2004年开始,他同他的父亲先后多次在北京被关进黑监狱,就在今年的六月,他还去黑监狱走了一遭。但是,令人惊讶的是,上告无门的田喜居然反而被河南新蔡县告上了法庭,当局指控他故意毁坏财物。四年前,中国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就是按照这一罪名被判处了四年监禁。那么田喜是怎么会受到上述指控的呢?江天勇律师向我们介绍了事件的经过。

江天勇:“我们从田喜被召回以及被指控的过程可以看到田喜完全是被构陷的。我们从网上可靠消息得知,今年三月四日,当地新蔡县政府出了一个文件,对田喜等五人包案稳控,七月九日,又出了一个报告,说田喜影响当地稳定,建议公安部门整理材料、严厉打击。七月二十三日,新蔡县县委书记破天荒发短信要求田喜回家解决问题。田喜星期一按约定时间去会见书记,书记不在,田喜被告知下周一再去。田喜按约再前往,书记仍然失约。而且田喜家人发现他们家周围已经受到监控,田喜本人也受到跟踪。实际上,田喜即使不会到新蔡县,当局也会派人到北京去逮捕他,他一旦回去之后,就不可能再离开新蔡县。”

那么,田喜破坏财物的罪名是否成立?江天勇律师认为田喜虽然确实破坏了财物,但是,首先田喜破坏财务是有背景的,其次,田喜所破坏的财物的总价值没有达到法律规定的五千元的最低限度。再说,田喜虽然曾经五次毁坏财物,但是,前三次已经受到了行政处罚,因此,不能再加以惩罚。

九月二十一日,河南省上蔡县人民法院公开审理田喜涉嫌毁坏公物一案,来自各地的网友和律师二十余人前往声援。田喜的律师梁小军向我们介绍了庭审的情况。

梁小军:法庭除了不准对田喜感染艾滋病的前因后果做进一步的阐述之外,田喜作为被告的基本权利还是得到了保障。离开法庭之后,田喜本人、家属以及律师都没有受到骚扰。一些前往旁听的非政府组织成员随身携带了摄像机,他们受到了不明身份的人员的骚扰,期间曾经发生肢体冲突。

法庭表示要在国庆节之前,很快做出裁决。但是,到目前为止法庭还没有做出判决。江天勇律师就法庭可能做出的判决结果分析说:

江天勇:现在很难预测,从目前来看,他们既然不愿意对田喜采取取保释放的方式,他们不太可能判决田喜无罪。按照我们的分析,他们很可能将田喜判处一年徒刑,缓期执行,这样,既可以达到控制田喜的目的,又可以给外界造成田喜可以自由活动的假象。另外,政府还可以避免负担田喜在遭关押期间的医疗费用。

对田喜本人来说,且不说当局可能会将他判刑,即使他被无罪释放,也丝毫也不能满足他的诉求。因为,正如江天勇律师所说的那样,对田喜来说,重要的是要同秋菊一样,要讨一个说法:

田喜坚持要讨一个公道,而不是政府以救济的方式给予补偿。田喜要求的是立案、赔偿。根据中国现有的法律,要求医院等有关部门承担责任。而法院就是不敢给田喜立案,拒绝依法处理。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田喜北上北京,走上了上访的道路,也因此成为当地政府维稳的目标。在这样的矛盾前提下,湖南当地政府决心要真正控制田喜,那么,对他们来说,最理想的方式就是就是将田喜送入监狱。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