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潮与政见

中国将长期屈居 “经济老二”?

音频 05:53

随着中国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和近年中国外交的强势出击,西方舆论对中国社会的走势更为关注。中国能否最终接受国际规范,融入国际社会?中国是否是二十一世纪主导全球的超级大国?中国模式能否对抗现存西方民主加市场经济模式而对外输出?对于这些问题,法国中国国际问题专家高敬文教授(Jean- Pierre Cabestan)的新书《中国国际战略》均提供了回答。此书由法国巴黎政治学院出版社2010年3月推出,全书分两大部分,第一部分回述1989年六四事件之后中国外交如何走出全球性困境,并渐渐于二十一世纪初年形成一套完整的外交路线的过程。

广告

第二部分则分析自2000年以来中国外交的发展与演变。作者按照中国与美国、中国与日本、中国与欧盟、中国与俄国等双边框架,条分缕析地总结了本世纪十年来中国在国际社会最重要的双边关系。比较遗憾的是作者没有辟出专章探讨中国与东南亚国家的关系。不过全书资料翔实,说理透彻,并对中国外交的取向及走势提出了谨慎但明确的预估。在目前中国无论内政还是外交均遇到重大挑战之际,此书不仅对了解中国与国际社会的关系还是对全面把握中国未来的演变都具有重要价值。

中国外交的三个不同阶段

按照作者的归纳,自1989年以来,随着中国国内政治经济局势的变化,中国对外战略也相应转变。从九十年代至今,中国外交大致经历了三个不同阶段。

1989年六四之后至1994年,中国曾经以低姿态冲破外交孤立,此为第一阶段。1995至2001年则是中国外交展示力量的阶段,台海危机、中美冲突、民族主义情绪发作是这一时期中外关系的重要特征。2001年之后,一直到2008年,中国取道中庸,力图展示一幅融入世界秩序并进而承担责任的大国形象。其间,“和平崛起”、“和谐世界”、“软实力”等口号曾经为中国外交赢得了声誉,国际间“中国威胁”的说法也相对消沉。

没有放弃列宁式的帝国主义

然而2008年之后,尤其是2009年十二月哥本哈根世界气候峰会,却使得中国外交十年间“韬光养晦”修炼积成的形象资本受到重创。正当一些观察者从“和平崛起”中看到了中国强大的必然性和中国文化敦厚尔雅的证据之时,中国却突然改道而行,换上了一幅咄咄逼人、颐指气使的外装。将1989年后中国外交轨迹分成以上三个时期,自然只是一家之言。但将2008年底,中方因法国总统萨科齐会见达赖喇嘛而单方面取消中欧里昂峰会的举动看作是中国外交的重要转折的观察家却大有人在。

自然,中国外交的走势是不能脱离中国国内政治演变的。《中国国际战略》一书的优点是在论述外交问题时也尽量同中国社会内部发展联系起来分析。上述中国外交三阶段与中国社会内部变迁、中国经济增长息息相关。值得注意的是,作者在梳理中国内政与外交的关系的同时,也发现中国外交不同于其他国家的一个特点。作者指出,正常的民族国家只是作为国家公共事务的代言人出现于国际舞台,但中国政权则企图在世界范围内控制所有对外活动。到目前为止,中国仍然没有放弃列宁式的帝国主义,企图从意识形态与国际战略两方面与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竞争。

注定不能成为真正世界大国

作者认为,中国这种企图改变国际秩序的想法注定使中国无法真正融入国际社会,中国日益严重的国内问题也注定使中国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世界大国。在没有政治变革的情况下,中国将既无法在国防上给予足够投资,同美国在军事上竞争;也无法同欧盟的软实力进行较量。

从这一意义上讲,作者指出,中国目前这种发展模式不可能对外输出,中国很可能会长期屈居于一个远远落在后面的“经济老二”的位置上,而无缘同美国比肩。作者甚至认为,即使是在亚洲区域范围内,中国想恢复昔日中华帝国的荣光,也必须同日本、俄罗斯、印度妥协,而在其他地区,中国不仅需要正视欧盟和其他新兴国家如巴西、南非的力量,尤其不能同美国对峙。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