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闻解说

彭剑对赵连海解除与律师委托关系感到费解

音频 06:53

十一月二十二日是结石宝宝之父、捍卫三鹿毒奶粉受害者利益的北京维权人士赵连海一审上诉期限的最后一天,本月十日,赵连海被北京市大兴区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零六个月。法院认定,赵连海纠集多人在公共场所起哄闹事,造成公共秩序严重混乱,其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罪。

广告

赵连海本人则在法庭上表示自己无罪。赵连海的儿子也是结石宝宝之一。赵连海及他的律师当天都表示他们对一审判决不服,将继续上诉。海内外舆论都高度关注赵连海一案,观察家普遍对北京当局作出如此重判赵连海的决定感到费解。

 

赵连海的律师李方平和彭剑二十二日前往看守所要求会见赵连海,看守所不仅未允许双方见面,而且给他们两人递交了一张有赵连海签名的字条,声称要解除与两位辩护律师的委托关系。使两位律师感到震惊。彭剑律师在从看守所回来之后接受了本台的采访。

彭剑:今天上午看守所所长递给我们一张纸条,上面写着从本月十七日开始,赵连海解除和李方平、彭剑两位律师之间的委托关系。上面没有说明任何原因。

法广:在您看来,那么这个纸条可信吗?

彭剑:这个字体确实是赵连海本人的字体,签名在我看来也象是赵连海本人的签字。

法广:您觉得赵连海本人会做出这样的决定吗?

彭剑:事实是这么回事,我们也觉得非常地惊讶。因为赵连海在整个案件的受理过程中没有表现出对我和李方平两人有什么不信任。

法广:既然赵连海今天通报和你们中止委托关系,今天又是赵连海上诉期限的最后一天,这是否意味着赵连海已经作出放弃上诉的决定了呢?

彭剑:除非他本人已经通过看所有直接作出上诉。不过看守所方面并没有对我们作出通告。他本人直接上诉的话,今天也是最后一天。

法广:另外,中国官方新华社昨天以「赵连海一案在香港引起关注」为由发表报道,引述原审的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提出,赵连海早有前科,指他在1990年非法侵入他人住宅而被行政拘留十日、95年重伤他人身体而判囚两年。新华社的报道符合事实吗?

彭剑:90年的事情我不太清楚,95年他确实被判了两年,但不是重伤他人,而是轻伤他人。但是,这些都与本案无关,因为法律规定是在犯罪之后,刑法处理之后五年内再度犯罪可被视为是再犯,可以从重量刑。而赵连海的所谓前科是发生在很久以前。

法广:如果赵连海本人没有在看守所自行提出上诉的话,这是否意味着一审判决就开始生效了呢?

彭剑:对,赵连海就从现在开始服刑,从去年十一月十三日被拘押之日算起。

法广:您对赵连海作出解除和律师委托关系有什么感想?

彭剑:我们感到十分地突然。今天从看守所回来,我们还去看了赵连海的妻子。她也一样表示要解除和律师的聘用关系。她也没有解释理由。我在一审判决之后的第三天,也就是十一月十二日曾经在看守所与赵连海会面。那时他的精神状况很好。那时他已经绝食三天,他表示要全权委托我们继续上诉。但是,看守所方面通报说,赵连海在十二日会见律师之后就已经恢复进食,并且在十六号决定不再会见律师,十七号决定解除和律师的委托关系。

法广:您怎么理解为什么赵连海会做出180度大转弯的决定呢?

彭剑:我无法理解。

感谢彭剑律师接受本台的专访。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