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关注中国

中国增持欧元国债是危险还是机会?

音频 11:18
欧元
欧元 路透社
作者: 小青
31 分钟

中国外汇储备高达两万8千473,38亿美元。这些钱中,美元和欧加起来元占了一半以上。以前,中国外汇储备主要是美元,为了规避风险并使外汇储备多样化,从而增加了不少欧元,但谁知如今欧元也遇到了严重的危机。中国本来希望用一定的财力拯救欧元,但目前看来欧元区的经济令人担忧,中国外汇储备面临大幅缩水的危险。法国论坛报和其它报刊最近纷纷刊登有关的文章,在今天的关注中国专题节目时间我们来综述一下中外媒体的有关报道。

广告

是‘危’还是‘机’

法国论坛报网站以“中国担忧大西洋两岸的债务危机”为题指出,‘危机’两个字用汉语分拆来解释,就是危险和机遇。这说明中国人经常将危险看作是一次机会。但今天,随着大西洋两岸债务问题越来越严重,震撼着欧美国家。这次危险也许很难再是一次机会了。
近年来,中国经济飞速发展,出口量大增,手中掌握大笔的外汇。当时中国曾经豪赌美元,认为大量购买美国国债既安全又有丰厚的回报,因此中国成为掌握美国国债最多的国家,但谁曾想,美元危机日益加深,本来对美国十分宽容的国际评级机构也不得不警告美国,他的债务危机已经到了“需要监督”的阶段。因为美国的债务已经占其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之九十以上。
目前,国际上的几个评级机构都是美国的评级机构,这些评级机构经常将其它国家金融问题说得十分严重,将希腊既西班牙等国的信用级别降至‘信用违约’。信用违约是什么意思?就是要破产了。就像一个家庭如果欠债过多,无力偿还,只好失信,或者说赖账,债权人干认倒霉。这些评级机构本来对美国网开一面,现在连美国都有被下调级别的危险,说明美国的债务问题有多么严重。而中国手里攥着如此多的美国国债,如果美国一旦也被降至‘信用违约’级别,中国手里的这些美国国债便成为废纸一张。中国几亿人辛辛苦苦劳动换来的这些外汇便如飞灰湮灭。上周三,中国一名发言人专门呼吁美国采取适当的措施保证投资人的利益。

担心美元,增持欧元和其它货币

专家指出,中国自今年一月起大幅度增加其他货币的储存。国际资讯机构一名经济学家格林Stephen Green指出,今年的情况就很明显,中国今年的外汇储备数额和美国债务之间相差1500亿美元。而中国在同一阶段储存的外汇增长了76%。这意味着中国已经不去买美国的国债了。而是越来越多地储存其他货币。但是如果中国不买美国国债,谁去买美国国债呢?经济咨询公司Standard Chartered指出,欧洲便成为吸收美元国债最多的地区。中国以为将外汇储备多元化就能解决问题,但是事实可能相反。中国购买欧元,可是欧洲一方面自己岌岌可危,另一方面,欧洲手里也攥着大量的美元国债,最后还是中国吃亏。
中国总理温家宝去年访问希腊表示,中国要支持欧元区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中国认购了10%至15% 的欧元稳定基金。中国目前掌握的欧元债务高达7000亿美元。由于中国手中大笔欧元,因此,欧债危机攸关中国利益。中国方面曾表示,欧洲是中国的重要经济伙伴,中方十分关注欧洲经济形势,欧洲国家能否克服困难、走出经济低谷攸关中国利益。在欧洲国家陷入债务危机时,中国非但未抛售欧元资产,而且主动向希腊、西班牙、葡萄牙、意大利等国伸出了援助之手。此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洪磊也在6月21日的例行发布会上表示,中国政府已经采取了增持欧元债券、推动中欧经贸投资合作等一系列积极举措,支持欧元区国家克服危机。

美债不行欧债不行,中国买什么?

但自从欧元债务危机在整个欧元区蔓延,而欧元区领导人又很难采取统一的政策,希腊面临无力偿还的破产境地,中国手里的欧元债务看来也将大幅亏损。经济专家格林指出,中国人目前越来越担忧欧元区的债务问题。那么,中国是不是决策错误,不应该认购欧元国债呢?文章指出,到目前为止,中国尽量保持低调和沉默。上周四,中国商务部长陈德铭和欧盟官员发表共同声明指出,中国和欧盟将尽快就达成一项相互投资的协议展开谈判。
现在的问题是美债不行,欧债也不行,中国外储还能买什么?此前,曾有建议外储应加大对黄金和大宗商品的投资,外汇局副局长王小奕最近在北京表示,用外汇储备来投资大宗商品并不现实。王小奕解释称,2009年,中国外汇储备额已经相当于当年全球黄金市场价值的22倍、当年全球铁矿石的12倍、当年石油的1.2倍,而这些资产每年供需缺口则非常有限。“现在每年黄金供需差仅300吨,价值138亿美元。这意味着大规模采购黄金就会迅速推高黄金价格。”
专家指出,事实上,外储投资“池子太小鱼太大”的尴尬一直存在,中投公司副总经理汪建熙2011年年初时曾表示,外储规模太大不便于进行有效管理,“很多市场是比较小的,一进去以后就把这个市场塞住了,这个市场就转不动了,池子太小鱼太大。去年投资韩债和日债都是这样。”因此,从规模上看,欧元区的债券市场就成了现在唯一能盛得下外储这条大鱼的地方。但是欧元债务的风险更大,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对《第一财经日报》记者表示,相对于欧元及其他非美元资产持有总量的增长,美元资产的变化在外汇储备中所占比例还是很小的。“相比美元,欧元债券的收益虽然高,但是风险也更大。”因为美元资产在外汇储备中的主体地位还是难以撼动的。加之欧元债券是由欧盟各国分散发行的,欧洲各国的财政和货币状况不一,相比美元来讲还是风险较大。

中欧均感到成立自己的评级公司的重要性

尽管中国面对欧洲债务问题不大吱声,但是中国早晚要面对欧债问题,中国人如何看待欧洲债务呢?
首先,中国批评穆迪评级机构对欧洲的评级,中国媒体指出,惠誉国际、标准普尔、穆迪这三家世界上最著名的评级机构都生于美国,并且能对国际金融界产生巨大影响。在一两个月时间里,三大评级机构轮番“炮轰”欧元区国家。欧盟苦于为希腊债务危机“灭火”之际,还不得不应付它们的轮番“发难”。7月5日,穆迪将葡萄牙政府债券评级连降4级,至“垃圾级”。而上周二,爱尔兰也难逃“垃圾评级”的魔掌。连日来,市场恐慌情绪加剧,欧洲股市和欧元剧烈震荡。媒体指出,在唱空欧元区的同时,三大评级机构也将“枪口”对准了中国。11日,穆迪发布报告,给61家中资企业插上了“红旗”标志。所谓“红旗”,是指该公司在运营中存在危险迹象。穆迪的报告遭到了中国公司的反驳,其中被插了9面“红旗”的恒鼎实业表示,穆迪的批评中有多处不符合事实。穆迪此前还表示,中国地方政府债务规模超出国家审计署预期,并警告中国银行体系经济性不良贷款比例将上升,中国银行业信用展望可能会转为负面。
包括欧盟在内的诸多受评级机构“祸害”的国家纷纷表示,不能坐以待毙,应自立门户,对抗三大评级机构带来的不公。与欧盟还停留在口头上的决心相比,中国已迈出了实质性的步伐。去年7月,大公国际资信评估有限公司发布《2010年国家信用风险报告》和首批50个典型国家的信用评级。这也被誉为第一个非西方国家评级机构第一次向全球发布的国家信用风险信息。社科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安国俊认为,如果能有我们自己的权威评级机构,而不仅仅是仰赖国外的三大评级机构,会提高我们在这个问题上的话语权,也可以避免金融市场受到不必要的打压。
法国媒体指出,中国的评级机构已经开始令人信服。中国评级机构大公宣布法国已失去AAA级,现在只有AA级。大公还宣布,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也将失去原有的级别,只有瑞士还保留最佳级别。法国论坛报认为,中国的评级显得更为严肃。
其实欧洲也在酝酿成立自己的评级机构来抗衡美国三大评级机构,使欧洲在评判企业和各国信用问题上更具独立性和公正性。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