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法律生活

侯舒梅律师:对中国在司法公开上的努力乐观其成

音频 05:06
作者: 尼古拉
16 分钟

今天1月23日春节,农历大年初一。首先我们祝听友们龙年快乐。本次“法律生活”节目邀请从事政府和司法公开研究的澳大利亚华人律师侯舒梅女士谈谈她对中国公开制度改革前景的看法。

广告

RFI : 侯律师您好!新年好!
侯舒梅律师:“新年好!听众朋友新年好!”

RFI : 在今天这个除旧迎新的节日,能否首先展望一下您对中国公开制度改革的前景持怎样的看法?
侯舒梅律师:“我相信中国政府能够一步一步的往前做好。”

RFI : 这就是指您持乐观其成的态度的啰?
侯舒梅律师:“对!”

RFI : 请问您持这种乐观态度的理由是什么呢?
侯舒梅律师:“大家都知道,中国在任何时候政府信息都是国家秘密。但是,实际上2007年中国政府颁布了《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各个政府机关都建立了自己的门户网站主动公开政府信息。并且,如果在网站上查不着、找不到,则可以向政府机关申请,要求政府公开信息。从这么一个信息条例来看,这种状况和中国以前来比的话,那么中国在政府信息公开这一块做了很大的进步。另外,就是在2010年的时候,全国人大修改了《国家秘密法》。这个《国家秘密法》当时的内容非常广泛,基本上所有的政府信息都是国家秘密。这样的话,老百姓很难知道中国政府在做什么,很难拿到中国的政府信息。那么,中国全国人大修改了这个《国家秘密法》就是为了和信息公开让路。另外,还有一块在司法公开这方面,最高法院已经做的力度也是满大的。比如,有一项就是判决书上网。”

RFI : 哪您是如何评价中国在司法透明层面已采取的各种努力的呢?
侯舒梅律师:“判决书上网这块,当然有利的是,老百姓看到判决书以后可能会‘息诉’了。就是说,看到这个状况以后,可能会认为他的情况和这个案件相似,那么,判决结果在这。这样的话,他就没有必要在去起诉了。所以,‘息诉’这个情况可能会有利于社会稳定这一块,我认为是做得还是比较好的。另外,我觉得不利的地方可能是,中国的这种法律体系,在判决书中的理由部分叙述的有点少,力度不大。如果在理由的地方再加强力度的话,更具有说服力的话,那么这种情况就比较完美了。当然,现在中国法官也都在判决书里面尽量多的叙述判决理由。但从网上也可以看到,有一些判决书的判决理由并不那么充分。这样的话,导致大家对这个案件还是不那么了解。所以,这一块我觉得还是有一些弊端。但是,有利的条件也很多。我不能在这一一列举。弊端这方面,我觉得从我这方面角度来看,可能就是这个判决的理由这块,可能缺少力度。”

RFI : 您觉得国际社会对中国推动“司法透明”持怎样的态度?
侯舒梅律师:“国际社会对中国的司法公开这块,我可以这样说,他们持怀疑态度。因为,他们认为,中国是一个秘密的国家,有很多的秘密在挡路,挡这个公开的路。这么能够在这种情况下实行公开制度呢?所以,他们认为是不可能的。当然,这是一部分人认为是不可能的。但实际上,中国政府也在做这个信息公开。刚才我说了,政府发布了《信息公开条例》,另外,有修改了《国家秘密法》。这种情况看,中国政府也在往前做。海外一些学者就提出了一个疑问,中国政府为什么要这样做?因为,信息公开不光是中国政府,每个国家政府都不喜欢的。像美国、澳大利亚这些政府,西方一些国家政府也都不喜欢把自己所有信息都公开出来。那么,中国为什么要这么做?中国是有背景的。中国尽管长期以来是个保守国家秘密的国家,但是,因为目前中国的一些不稳定的状况、上访的情况,还有拆迁等等。。。这些社会现象出现后,中国政府也不得不去做一些信息公开这方面的工作。只有敞开渠道,让老百姓认识到政府在做什么,这样有利于社会稳定,也有利于老百姓对信息的知晓情况,如果他知道了,可能就会减少一些社会不稳定的状况。另外,从国际角度,中国加入WTO(世贸组织)的一个承诺也是公开信息,所以,国内和国际情况来看,中国政府实行政府信息公开是一点都不奇怪的。”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