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特别节目

王丹:方励之是80年代启蒙时期的代表人物

音频 13:09
作者: 瑞迪
32 分钟

2012年4月6日,中国天体物理学家方励之在美国亚利桑那州去世,终年76岁。如果说方励之是一个科学学者的话,他的名字与22年前震荡中国的八九学运与六四镇压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他被中国当局指责为八九学潮的幕后黑手,但在不少80年代的中国年青人的眼中,他更是那个时代的启蒙者。1989年6月5日,方励之携夫人李淑娴进入美国驻华大使馆避难,一年之后才得以离开中国,辗转美国,开始了他长达22年的流亡生活。

广告

方励之的哪些思想启发了八九六四那一代人呢?当年的北大学生、学运领袖之一王丹对我们说:

王丹:“我想主要是两点。一点是,方老师经常讲,作为一个科学家也好,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也好,关心社会是你的权利。这个观点对我来说有很大意义,后来衍生出来的对人权、对维权运动的重视,都来自这样的思路;第二点是,方老师也讲道,知识分子关心政治不仅是权利,也是一种义务。这一点对我影响更大,(让我)认识到,一个知识分子如果不去关心社会,那应该说他背弃了这个社会,没有尽到他的义务。所以,这么多年以来,我都坚持继续表达对社会的关心,这来自方老师的教诲。”

“我想,整个80年代不仅被称作是理想主义年代,也被称为启蒙的十年,方励之老师就是启蒙的一个代表人物。80年代有一批像他这样的知识分子,就人权、民主这些基本的观念反复在社会各界呼吁。89年学生能够站出来表达对社会的关心,提出民主自由,我想,同这一批知识分子的启蒙是有直接关系的。虽然方老师没有直接介入89年的学生运动,但他的精神感召了当时天安门广场上的学生。”

法广:方励之先生已经离世。您觉得他留下的最重要的精神遗产是什么?

王丹:“最重要的遗产是知识分子和社会之间的关系。其实,方老师自己是一个成功的天体物理学家。如果不是走上持不同政见者这条道路的话,他也许在学术上会有更大的成就,也许社会地位、安定的生活,他都会有,但是,他为了履行一个知识分子的社会责任,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他同时也给我们树立了一个榜样,告诉我们怎样做一名知识分子。我想,这是他留给我们的最大的政治遗产。”

封从德:方励之去世标志着体制内改良时代的结束

同是当年学运领袖之一的封从德告诉我们说:

封从德:“对于我们来说,在89年,甚至在86年的学潮中,方老师都算是学运活跃分子,是精神导师的地位。86年的学潮是从科大开始的,他因此被邓小平点名,87年时,他和王若望、刘宾雁三人被开除出党,跟胡耀邦一起被邓小平整肃,说他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典型代表。89年初,方励之先生写了一篇文章:中国的失望与希望,对我个人影响比较大。(这篇文章)正好契合了我当时的心情:对中国非常失望。这篇文章发表在运动之前,好像是2、3月份,发表在北大“三角地”。他87年被整肃后,我们还特意选他的太太李淑娴老师当上了人大代表。我当时曾跟他们通信,李老师也曾回信。我当时很想出国,去美国的大学也已经联系好了,但是,心情很纠结。那时候离开中国,是因为对中国非常失望,也不想再回到中国,但是,(八九)运动给了中国很大的希望。(方励之)他们当时虽然和学运保持距离,因为政府要抓所谓“长胡子”的幕后黑手,但是,他还是接受了我们学生自治会的采访,我自己还记得当时为这份采访录音翻印了二百多份,到处分发,广播站也反复播放,他对这次运动的影响是很大的。“

法广:那具体是他的什么思想对当时的年轻人产生影响呢?

封从德:“他主要是提倡人权、民主和法制。他当时写过很多公开信,有很多公开的言论,有在校园里的演讲。作为一个科学家,他对我们这些学生的影响非常大。如果说五•四运动的精神导师是胡适之的话,那么六•四的精神导师,我觉得应当首推方励之先生。我觉得,他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可以类似于一百多年前日本的???或者是前苏联的萨哈罗夫。”

“他有很多公开性的讲话,比如,在“中国的失望与希望”里,他非常明确地提出了对中共的5条建议。第一条就是希望保障人权,要求法制,要求民主,要求增加教育经费,这些后来都变成我们北大学生自治会请愿的主要内容。“

法广:在运动开始以后,他本人事实上与游行活动并没有很多关系。

封从德:“我想,他和李(淑娴)老师是刻意回避和学生组织发生直接联系,可能也是出于保护这场运动的考虑。他知道,他自己是共产党员,五七年已经被开除出党,八七年又被开除出党,所以,他很懂、很清楚共产党的做法,如果发现有幕后黑手的话,就给他们一个借口,镇压运动就比较方便。因为这一点,他(方励之)可能受到外界一些误解,但其实,他们的这个选择是比较明智的。”

法广:流亡美国22年间,他对八九六四是否有一些反思,是否有新的认识呢?

封从德:“我想,他(的观点)一直没有太大变化。他在国内的时候就认为中国应当推动人权,(后来)他也一直还是推动人权方面的工作,对于六四来说,我觉得,他除了写了一些具体文章以外,没有像国内的,或者海外的知识精英那样持一种批判的态度,他还是很认同这次学运的方向的。因为,实际上,这场运动大致的方向和他的思想非常接近。当然,这场运动有自己的局限性。”

“方励之的逝世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同时也预示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像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甚至胡耀邦、赵紫阳,他们本来都是党内的人物,但他们被邓小平整肃。所以,这就结束了一个从体制内努力,去改良的时代。随着方先生去世,这些人都离开这个世界了。方先生在80年代初期的时候,还号召青年学生,青年学者加入共产党,去改良共产党。随着方教授自己客死他乡,这样的时代,我觉得,已经划上了一个令人叹息的句号,改良的希望已经完全破灭了。”

“但改良成为过去,革命终将成功,一个新的时代 我觉得现在是革命的时代,就是说已经不能指望中共自己改良,民主革命正在蓬勃兴起。”

法广:那在您看来,方先生最宝贵的精神遗产是什么?

封从德:“我想是他独立的精神和人格。他提倡的人权、法制和民主肯定会在中国得到进一步推动和实现。他在国内的时候唯一没有提到的是结束一党专制、结束共产党统治。在海外,他做的努力其实都是朝着这个方向,就是在中国要实现民主宪政,要实现人权、法制。”

封从德也十分敬佩这位前辈的宽大胸襟:

封从德:“方先生走得很突然。大家很悲痛。我们平常见到他,感觉他精神一直很好。一年多以前,我是和方教授夫妇一起去奥斯陆,参加刘晓波的诺贝尔和平奖颁奖典礼,我看到他还很精神矍铄。那时候,他本是去奥斯陆大学做学术演讲,但是,他也很乐意地参加了颁奖活动。其实,80年代,刘晓波对方先生的批评非常严苛。刘晓波可能把方教授当作是体制内的学者来批判的。所以,我觉得方先生的胸怀还是很宽大的,所以才会去参加诺贝尔和平奖颁奖仪式,恭喜刘晓波,这让我很佩服方教授。”

方励之去世消息传出后,美国国务院对此表达哀悼,称他是中国人权与民主改革的先驱。藏人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也致函方励之遗孀李淑娴,为逝者祈祷,称他“不但是卓越的物理学家,也是现代中国的指路明灯之一”。中国官方媒体沉默几日之后,《环球时报》于9日发表评论文章,虽然承认方励之曾是中国有名望的科学家,但将他归类于“受西方庇护的中国人”,是逆民族复兴潮流而动。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