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中国人权 陈光诚

陈光诚向温家宝提出三要求的视频和文字实录

维权人士陈光诚
维权人士陈光诚 protectthehuman.com
作者: 法广
20 分钟

山东盲人维权律师陈光诚成功逃出后,在网上发布视频,向中国总理温家宝提出三要求:要求中国总理依法严惩迫害他的罪犯,依法保障他的家人安全,依法惩治腐败。下面就是陈光诚发布的视频和文字实录。

广告

敬爱的温总理;

好不容易我逃出来了。网上所有的流传,以及临沂对我实施暴行的指控,我作为当事人,在这里向大家来证明那都是事实,而且事实发生得比网上流传的有过之而无不及。

温总理,我正式向您提出如下三个要求:

一、 依法严惩罪犯

对这件事情您亲自过问,指派调查组展开彻底调查,还原事实真相。对于是谁下命令,命令县公安、党政干部七八十人到我家里入室抢打,并加伤害,而且不出示任何法律手续,没有一个人穿制服,打伤了不让就医……谁做出这样的决定,要展开彻底调查,并对此依法做出处理,因为这件事情实在太惨无人道,有损我们党的形象。

他们闯进我家里,十几个男人对我爱人大打出手,把我爱人按在地上,用被子蒙起来拳打脚踢,长达数个小时,对我也同样实施暴力殴打。像张健(音),县公安的很多人我们都认识,像贺勇(音),像张生东(音),像在我出狱前后多次打我爱人的李献立(音)、李献强(音)、高兴建(音)等,这些人员要做出严肃处理,还有一个姓薛的,我不知道名字。

我以当事人身份,对所有这些违法犯罪的人做出如下指证:他们在入室抢打的过程中,像张健,他是我们双堠镇分管政法的副书记,多次扬言说,我们就是不用管法律,就是不用管法律怎么规定的,不用任何法律手续,你还能怎么着?他多次带人到我家里,对我家实施抢劫,对我家人实施殴打。像李献立,他是我们那里长期领着二十多个人对我实施非法拘禁的,其中他是第一组长,这个人多次对我爱人实施殴打,曾经追到半道把我爱人从车上拖下来实施殴打,而且对我母亲也大打出手,凶恶无比。还有像李献强,去年的十八号下午(原文如此),把我爱人打倒在地。据说他是我们乡镇司法所的工作人员还是所长,当时把我爱人的左臂严重打伤。

在我们村口打来人、打贝尔的那个人,据我所知叫张生和(音),是我们乡镇的工作人员,他应该就是网民们所说的“军大衣”,他在去年2月份还曾向CNN扔过石头,就是他,没错,这个我知道。我听说还有很多网民,被一些女看守打了,但是当时我并不知道雇的有女看守,后来一了解才知道,这些所谓的女匪,都是从各村调来的妇女主任,也有的是这些组长们的亲戚,但绝大多数都是妇女主任构成的。还有像高兴建和其他很多不知名的人员,但我知道他们都是公安系统的,虽然他们不穿任何制服,虽然他们没有任何法律手续,但他们自己竟然扬言说,我们现在不是公安。那我问他,你们不是公安是什么?他们说,现在是党叫我们来为党办事的,我想这个我是不相信的,他顶多是为党内某个不法干部办事的。

从各方面信息显示,除了这些乡镇干部,每个组里有八个人以外,最少的时候每个组也还雇来二十多个人,一共三个组,也就是七八十人。今年在善良的网友们不断参与、关注下,最多时他们雇佣的达到了几百人,对我们村实施整体的封锁。大体的结构是,以我家为中心,我家里一个组,我家外面一个组,外面这个组分散在我家周围四个角上和路上,再往外,以我家为中心,所有的路口都有人,从我家向四面八方不断地分散开来,一直到村口。最严重的时候一直到邻村,在邻村的桥上也坐着七八个人。这些不法干部还利用手中的权力命令邻村的干部在那里陪着。还有雇来的一批人开着车不断地巡逻,巡逻范围可达我村以外五公里甚至更远。这样的层层看守,在我村里至少有七八层。而且把我们村周围所有进村的路都编上号,据我所知,都编到了28号路。他们来“上班”的时候都分到“谁谁谁去28号路”。所有的路口都是这样。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草木皆兵。

据我所知,参与对我实施迫害的,县公安刑警,双堠镇党政干部,加起来有九十多人到一百人左右,他们数次对我们实施这种非法迫害。我要求对他们展开彻底调查。

二、 依法保障家人安全

我虽然自由了,但是我的担心随之而来,因为我的家人、我的母亲、爱人、孩子,还在他们的魔爪之中。长期以来他们一直对我的家人实施迫害,由于我的离开,他们可能会实施疯狂的报复,这种报复可能会更加肆无忌惮。

我爱人左眼框骨曾被打得(应该是)骨折,到现在还能摸得出来。曾经被他们蒙着棉被拳打脚踢,到现在为止,第五腰椎和骶骨的地方还有明显的突起,左侧第十、第十二肋骨,明显还能摸到疙瘩。而且惨无人道的是,当时打伤以后还不让就医。

老母亲在生日那天,被乡镇的一个党员干部掐着胳膊推倒在地,仰面朝天,头撞在东屋的门上,害得母亲大哭一场,而且母亲向他们指控说,仗着你们年轻,你们行,这些人还恬不知耻地说,对呀,年轻、行,这是真事,这是事实,年轻就是行啊,你老了就是打不过我们呀。何等无耻,何等惨无人道,何等天理不容啊。

还有我几岁的孩子,每天上学要三个人跟着,每天都要进行搜查,所有东西都要从书包拿出来,书本挨页去翻。在学校里看着不让出门;一回来就关在家里,不让出大门。

还有我整个家的处境,从去年的7月29号断电,一直到12月14号才给恢复。从去年2月份就不让母亲出去买菜,让我们生活急剧困难。所以对此我非常担心。我也要求网友们不断地关注,加大关注力度,以了解他们的安全情况。也要求咱们中国政府,本着捍卫法律尊严、维护人民利益的角度,保证我家人的安全,否则他们的安全没有保障,如果我家人出任何问题,我都会持续地追讨下去。

三、 依法惩治腐败

大家可能会有些疑问,为这么这件事情持续了数年,始终没能解决呢?我在这里告诉大家,地方上不管是决策者还是执行者,他们根本不想解决这个问题。作为决策者,是怕自己罪行暴露,所以不想解决。而作为执行者,里面有大量的滋生腐败。

我记得八月份他们对我实施文革式批斗的时候曾经说,你还在视频里说花了三千多万?你知不知道这三千多万是2008年的数字?现在两个三千多万都不止!你知道吧,就这,还不包括到北京到上层去贿赂官员的钱。你有本事你再往外说吧。他们当时就说过这样的事情。

还有很多被雇来的人说,我们才拿多点钱?大头都让人家给剥净了。这的确是他们发财的一个很好机会。据我所知,乡里拨的钱到组长手里,每雇一个人一天一百块钱。这些组长再去找人的时候,就明确地告诉他,说的是一天一百块钱工资,但我一天只给你九十,那十块我扣下了。在当地,劳动一天也就是五六十块钱工资,做这样的事情不需要付出多大劳动,很安全,还一天三顿管着吃,他们当然都愿意干,九十块钱也愿意干。可是这一个组二十多个人,对于组长来讲,一天就是二百多块的收入。这个腐败是何等的厉害。

另外据我所知,我在被关押期间,在家里跟(监视)我爱人的这些人,他们的组长在家里把土地拿出来,全部种上菜,然后他们组里吃菜的时候就从他那里买,他自己买自己卖,从中谋取利益。这些事情民众都知道,但是一点也没有办法。

据我所知,他们有一次告诉我说,这个维稳经费县里一次性就能给乡镇拨几百万元。而且他们说,我们能拿多一点,大头都让人家拿了,我们顶多也就是喝点汤。可见里面的腐败是何等的严重。这种金钱和权力是何等地被乱(滥)用。因此,对这种腐败行为,我要求温总理展开调查处理,我们老百姓纳税的钱,不能白白让地方不法干部拿去害人、去损害我们党的形象。他们在做所有这些见不得人事情时,都是打着党的旗号去做的,都说是党让他们去做的。

温总理,这一切不法行为,很多人都不解,究竟是地方党委干部违法乱纪、胡作非为,还是受中央指使?我想不久您应该给民众一个明确的答复。如果对此展开彻查,把事实真相告诉公众,那么其结果是不言而喻的。如果您继续这样不理不睬,民众又会怎么想呢?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