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问主要内容
北京话题

一场由破皮鞋引发的中国食品药品安全新危机

音频 05:34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Soldiers from the honour guards of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PLA) line up against a backdrop of a portrait of late chairman Mao Zedong hanging on the Tiananmen Gate, during a welcoming ceremony for Kuwait's Prime Minister Sheikh Jaber al-Mubara REUTERS/Petar Kujunzic
作者: 北京特约记者 周西
19 分钟

不久之前,央视两名工作人员以实名通过微博爆料称:市场上颇受欢迎的老酸奶以及果冻中,很有可能使用的都是工业明胶,也就是从旧皮鞋等皮革废物中提炼出来的原料。我们今天的话题就从这里说起。这让中国消费者不禁大吃一惊,舆论哗然:原来我们一直在吃的竟然都是旧皮鞋啊!

广告

据《联合早报》的报道,当这条新闻刚刚被爆出时,相关企业纷纷否认,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甚至还表示,要起诉微博爆料人。可没想到,随之而来的,却是多个地方政府纷纷下令果冻产品下架,搞得人心惶惶,而那些原本气焰高涨的生产企业,如今却是噤若寒蝉。

随后,央视《每周质量报告》4月15号的报道更是爆出猛料说,在浙江省新昌县“全国有名的胶囊之乡”,用皮革下脚料提炼出的劣质工业明胶,竟被大量用于制作药用胶囊。包括修正药业和通化金马等知名药企被指涉嫌卷入其中,其多种药物产品经检验,重金属铬含量严重超标,其中,超标最多者竟达到90多倍。更为严重的是,有媒体经追踪调查后发现,这些工业明胶不仅流向药用胶囊生产企业,还流向了众多食品企业,成为生产雪糕、冰淇淋、乳制品和饮料等的重要原料。

什么是明胶?根据中国环保联盟网站提供的资料,明胶可分为食用和工业用两大类。食用明胶(Gelatin)是由动物的胶原蛋白提炼而成,其使用范围广泛,例如果冻、酸奶、冰淇淋、糖果等食品,都含有食用明胶。食用明胶是胶原的水解产物,是一种无脂肪的高蛋白,且不含胆固醇,是一种天然营养型的食品增稠剂。食用后既不会使人发胖,也不会导致体力下降。明胶还是一种强有力的保护胶体,乳化力强,进入胃后能抑制牛奶、豆浆等蛋白质因胃酸作用而引起的凝聚作用,从而有利于食物消化。

生产工业明胶的原料则是垃圾中大量的皮革下脚料,其中含有大量的铬、铅等重金属。显然,基于提炼过程及原材料的成本悬殊,食用明胶的售价也远远高于工业用明胶,中国市场上的工业明胶一般价格在人民币9000多元/吨,食用明胶价格则是至少高达人民币19000元/吨左右,冻力越强,价格就越昂贵。很明显的,为了追求高额的利润,部分丧心病狂的企业老总,让工业明胶进入了食品和药品的生产之中。但问题是,这些企业如何可以钻监管漏洞?为何这一现象至今未能得到有效的遏制?相关部门的监管显然存在严重漏洞。

对此,《南方都市报》的分析认为,经历了三聚氰胺、苏丹红和地沟油等诸多考验的中国人,虽然已经自我调侃是“百毒不侵” 了,但看到上述报道还是感到震惊不已。有毒果冻和老酸奶的疑云还未散去,毒胶囊风波又起,于是,中国互联网上出现了不知道是谁编的段子,说破皮鞋很忙:“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爬得了高山,涉得了水塘;制得成酸奶,压得成胶囊;2012,皮鞋很忙”。忙着被提炼成工业明胶,被无良商人掺入食品中,又被消费者吃进肚子里。对此,我们还能说什么呢?也有新童谣唱道,“两只皮鞋,两只皮鞋,跑得快,跑得快,一只变成酸奶,一只变成胶囊,真奇怪!真奇怪”!

另一方面,重金属铬超标的“毒胶囊”事件曝光之后,不少中国民众都对胶囊药品产生了排斥心理,有些人干脆选择直接服用胶囊内的药粉。据新华社的报道,浙江杭州的黄老太日前在服用胶囊感冒药时,因担心胶囊有问题,就把胶囊拧开直接吞服,结果却被药粉呛得喉咙疼,经医院检查后,发现她的食道已经被药粉灼伤了。在得知胶囊药粉不能直接服用后,网友们又发明了许多新吃法,比如说,将胶囊药粉倒入馒头片,再把馒头片揑成团状的“馒头包药”吃法,类似的方法还有“香蕉包药”、“汤圆包药”以及“黄瓜包药”等等。

不过,对于网友们上述五花八门的“新吃法”,有相关专业人士随即指出,这些方法都不科学。究其原因,无论药品是做成片剂、冲剂或是胶囊装,都自有其医学道理。“有些定位型的胶囊,目的就是只能在肠中溶解,如果它在胃中溶解的话,则有可能导致胃出血”。由此可见,胶囊对于药效发挥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以上种种“剝壳服药”的方法均不可取。另据《中国青年报》的报道,由于首先发明“馒头包药”新吃法而迅速窜红网络的一位网友,风行网原创中心总监侯志辉,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看到新闻播出的毒胶囊事件之后,本来只是想借微博宣泄一下情绪,没想到却引起这么多人的关注”。不过,也有网友给我留言提醒说,小心,谁知道那馒头有没有毒呢?!

显然,在缺乏科学支撑的情况下,来自民间的种种应对方式和自救行为,常常只能是悲剧的代名词,更多展示出的还是一种无奈和悲凉。综上所述,作者沈泽玮的文章感慨说,中国现在不仅可以人工控制降雨,舆论监督也是滴水不漏,能够独立上太空又下深海,为何打击起黑心食品来却往往总是难于上青天呢?究其原因,不尊重他人的生命和尊严,是许多问题的核心所在。文章引述微博上中国作家余华的观点强调说,“只要中国的食品安全检查,能够拿出电影审查那样的力度和强度,再加上如同电影审查一般的精益求精和吹毛求疵,中国食品安全问题的解决也就指日可待了”。

 

电邮新闻头条新闻就在您的每日新闻信里

下载法广应用程序跟踪国际时事

Download_on_the_App_Store_Badge_CNSC_RGB_blk_092917
页面未找到

您尝试访问的内容不存在或不再可用。